章天亮: 从《梅花诗》说起

梅花诗的作者是北宋易学家邵雍,他字尧夫,謚号康节。相传邵康节曾经隐居山林,苦心攻易,但是收穫甚少。有一天中午,他睡觉的时候,听见老鼠跑来跑去,叫得他心烦意乱,就抓起头下的枕头朝老鼠砸了过去,结果没有击中。因为枕头是陶瓷做的,砸在地上就摔碎了,从裡面掉出来一个纸条。大概意思是说「某年某月某日,这个枕头会被邵雍摔破」。邵雍非常吃惊,因为不但时间完全正确,而且他的名字也一字不差。

他就按照枕头提供的线索,找到了那个写纸条的人家。刚要敲门,门就开了,出来一个中年人说,「家父前几天去世了,临终前嘱咐说今天会来一个叫邵雍的人,让我把这本书给你,」说完就拿出一本书来。邵雍将那本书研读一遍以后,算卦就变得非常準确,言无不验。这就是梅花易数的由来。

梅花易数的起卦方法非常简单,其依据存乎一心,可能根据顏色,数字,也可能根据声音节奏,不一而足。算卦的时候,要考虑的因素也很多,比如起卦的时辰,方位,问卦人的状态(是站著,坐著,躺著,还是在行走)等,最后将这些因素对应成五行,再按照五行生剋来佔断吉凶。其实这种算卦的方法是真正的「数」学,所考虑的因素相当於现代西方代数中多元方程的变量,只不过是考虑了时空等综合因素的一种更高级的数术而已。

算卦这种方法也是小道採用的一门修炼方式,无论是哪一种算卦的方法都有一个严格的要求,就是在起卦前必须心静如水,摒除杂念,其目的就是达到与天地相通。这样看来算卦就不是「纯技术」了,心灵越清净,杂念越少,也就越能达到天人感应,算出的东西才越準确。而清净心灵和排除杂念,其实就是去掉人对於名利等的执著,达到道德的昇华,从中体现的也是人体修炼的因素。

相传邵雍师法李之才,而李之才是陈摶的学生。

陈摶是道家和儒家都相当推崇的人物。有一个故事说宋太祖在一统天下之前,正是五代十国之际,兵连祸结,陈摶为避乱世隐居在华山。后来宋太祖称帝,陈摶欢喜地从驴背上掉了下来,说「天下从此太平了」。传说陈摶特别能睡觉,一睡经年累月不醒,大家都说他是因为讨厌战乱和当权者,藉著睡觉躲清净。《宋史-列传第二百一十六》中记载「摶好读《易》,手不释卷。常自号扶摇子,著《指玄篇》八十一章,言导养及还丹之事。」从他留下的事跡来看,明显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修炼的人。李洪志先生曾经在《转法轮》的第八讲中说过「道家也有讲这个的,特别是有一些奇门功法讲睡觉,一睡几十年不出定,不醒。」我感觉陈摶应该是属於那种副元神修炼的人。

这种副元神修炼的人除了睡觉之外,还有一种人是靠喝酒。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的第七讲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为什麼有些大道修炼要喝酒呢?因为他不是修炼他主元神,是为了麻醉主元神。」我个人感觉最著名的人物当属唐朝的大诗人李白。他自称是李謫仙,所谓「謫仙」就是贬下来的仙人。

李白好酒是出了名的,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而且不醉不休。《警世通言》中说他听说「湖州乌程酒甚佳,白不远千里而往,到酒肆中,开怀畅饮,旁若无人。时有迦叶司马经过,闻白狂歌之声,遣从者问其何人。白随口答诗四句:青莲居士謫仙人,酒肆逃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

无论从他的名号「青莲居士」,还是自称「謫仙」,都表示他的生命来源非同一般。他妈妈生他之时梦见太白金星入怀,所以李白也称太白先生。唐玄宗对李白非常宠信,曾问李白志向,李白回答说「臣一无所需,但得杖头有钱,日沽一醉足矣。」其淡泊名利的胸怀跃然纸上。在李白的诗中也经常有惊人之句,像《将进酒》,《望庐山瀑布》,《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词句,没有修炼人的胸襟是根本就写不出来的。

李白的另一大特点是喝酒越醉,写出的诗才越华丽奔放或气势磅礡,其实我感觉正像《转法轮》中第九讲所论述的,是那时候他的副元神更能发挥作用。

原来觉得陈摶的睡觉和李白的好酒都是高人隐士的怪癖,学了法轮大法才知道那其中包涵了超越常人的修炼内涵在裡面。过去的人因为不得大法,很多都在小道中修炼,付出得很多,修得也很苦,虽然他们在常人的眼裡很了不起,其实他们能证悟的理比常人高出得并不多。

春秋的时候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琴师叫师旷,可以根据音律占卜战争吉凶。相传晋平公听到楚国要攻打郑国,命师旷占卜胜负之数。师旷弹著琴弦,唱起南北不同的歌曲,然后向晋灵公稟告道:』楚国以强凌弱,必会以失败告终。』果然没过几天,就传来楚国兵败的消息。

歷史上记载师旷是个盲人,《东周列国志》上说他用艾草熏瞎了自己的眼睛。当时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后来才明白他是因为觉得眼睛看到的东西使他无法专心地做一件事,才採取了如此痛苦的方法使自己的心清净下来,这种修炼的意志与禪宗二祖慧可在少林寺达摩祖师前断臂求法如出一辙。只不过师旷是通过小道「有为」的方式达到清净,根本上来说这种做法并不能使他达到真正的清净和很高的修炼层次,那麼他的成就也就局限在占卜吉凶,「闻絃歌而知雅意」上了。虽然在常人眼中来看,他具有超常的本事,但是得了大法的人看他就觉得他还是很苦的。

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中揭示了无数的天机,所阐述的道理涵盖了宇宙极微极洪的奥秘。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回过头来再看中国古代的文化,发现原来有许多觉得很古怪、不合常理的事情,其实都是贯穿了不同层次的修炼内涵在裡面。站在这样一个角度上去把握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发现许多深奥的内容变得非常直白浅显,一目瞭然。这就是佛法所开啟的智慧。(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6384

点击 (48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