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尘》作者自序

马丁路德金博士是美国著名的民权领袖,那一篇《我有个梦想》的演说如天边滚过的阵阵春雷,激励着千百万黑人和其他种族的人投身于他所倡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并最终导致美国废除种族隔离法。金博士也因此获得196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与民权领袖的身份相比,可能较少有人知道金博士还是一位基督教的牧师;与《我有个梦想》相比,可能更少人知道他还有一篇精彩的布道词,称之为《完整生命的三个层面》。其中所提到的三个层面分别是生命的长度、宽度和高度,也就是我们目力所及的这个三维空间。

“长度”是指一个人应竭尽全力实现自己生命的价值,这里的“价值”并非指如何达到出人头地、富贵无极,而是“找出自己被造的意义和目的。一旦发现自己的使 命,便应当竭尽所能悉力以赴。”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发现神在当初创造他这个生命时所赋予他的使命,那么努力完成使命的本身,就已经成为“一切意义的所在” 了。

“宽度”是指对他人福祉的关怀。当人突破自我的利益,转而关注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此时他就跨越了长度层面,而迈进宽度的层面了。然而当我们试图去关注他人的时候,我们势必要放下我们手边正要完成的工作,花费我们本来已经拮据的金钱,甚至要冒着生命的危险。此时,我们就需要跳出“如果我停下来帮这个人,那我会 有什么遭遇?”的想法,将这个问题反过来问:“如果我不停下来帮这个人,他会怎样?”生命在这里会体现出他的闪光之处,即一种“敢于牺牲的博爱主义精 神。”中国文化中称之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许多人一生也未能突破生命的长度和宽度,而真正的智者却从这个长和宽组成的二维平面中站起身来,去实现对生命最最重要的第三个层面,即“向上攀登寻找神”, 这是生命的高度。实际上生命的长度和宽度也都来源于对神“尽心尽性尽意”的敬畏,失去了这一点,一切常人中的道德说教都会被轻易淹没在世俗滚滚横流的物欲 之中。

曾经有一个记者采访一个穷山沟里的放羊娃。记者问他放羊干什么,回答说是为了“赚钱”。记者又问赚钱干什么,放羊娃回答说是为了“娶媳妇儿”。记者追问说娶媳妇儿为什么,回答说是“生孩子”。记者再问生孩子干什么,回答说“放羊”。

放羊娃固然看上去孤陋寡闻,但我相信对大多数人来说,如果问问自己每天工作或者学习的目的,我们的思维几乎与放羊娃如出一辙,只不过是把“放羊”变成“编程序”或其他什么更加体面的工作而已。我们与放羊娃一样转了一圈又回到原地,为了活着而活着,维持生活成了生活本身的目的和意义。此时的生命无疑是缺失的生命。

所以说,完整生命的三个层面对于我们来说既是生命的目的,也是价值和归宿,而实践完整性的道路却常常会充满艰险,甚至令人望而生畏。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当一个人终于找到并皈依于自己的信仰之后,他绝不愿意再回到生命无人指引的黑暗之中。

《出尘》是我的第一部自传性长篇小说,它既是我的爱情故事,也包含了我对信仰的追求、对生命的反思和对历史及文化的探讨。作为一名理工科的博士研究生,我的文笔绝没有专业作家那么生动、简洁和优美,然而我衷心希望读者能够透过这些文字的背后,感受到我在写这部小说时所怀有的信念、盼望和真诚。

章天亮
癸未年中秋节于
美国首都华盛顿DC

点击 (849)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