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英雄之死——纪念刘成军

今天中午十二点,在华盛顿DC的中国大使馆门前举行了刘成军先生的追悼会。之所以选在这个地点进行悼念活动,是因为刘先生于2002年3月5日在长春的八个有线电视频道插播了《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法轮功真相资料片,随后他被捕入狱,在歷经了21个月的残酷折磨后被迫害致死。

在美国歷史上也曾经有一位元资讯自由的英雄,叫做凯萨琳.葛莱姆(Katharine Graham),她曾经是《华盛顿邮报》的掌门人。1972年6月,当共和党总统尼克森谋求竞选连任的时候,五位潜入民主党总部「水门综合大厦」安装窃听器的男人被捕,后来其中有人招供他是为争取尼克森连任的竞选委员会工作的。这起重大的竞选丑闻被称为「水门事件」。尼克森总统随后被证明与这起窃听案有关,并一直在利用职权妨碍司法公正和干涉新闻自由。在强大的证据面前,尼克森于1974年8月宣佈辞职。

在这场长达两年的较量中,《华盛顿邮报》可以说孤军奋战,一直以第一版无情地刊登两名名不见经传的记者对水门事件的调查结果,而其他报纸却无一跟进此事。《邮报》受到了来自政府的巨大压力。葛莱姆收到一些恐吓信,威胁她说如果关于司法部长米切尔控制着一个秘密基金用于侦察民主党活动的报导见报,她将受到难以形容的报復。米切尔甚至直接警告说,葛莱姆如果继续刊发这一报导,她的乳房「将被塞入一个巨大的脂肪绞压机」。而与此同时,涉嫌丑闻的尼克森总统却竞选连任成功。在葛莱姆后来的回忆录中,「我惊恐不已」和「我吓得发抖」这样的句子不断出现,可想而知她当时所受到的压力。幸运的是尼克森指示属下掩盖丑闻证据的谈话被录了音,而且录音带被找到,真相才得以大白。《邮报》也因此获得了普利策奖中份量最重的奖项——公众服务奖。

「水门事件」和中国的「法轮功事件」相比,其相似之处在于都是涉及国家最高领导人的犯罪,其严重程度却有天壤之别。「法轮功事件」是江泽民一手策划的在中国歷史上波及范围最广的残酷迫害,因为中共歷次政治运动的直接打击物件从来没有达到一亿人之巨,如果加上这些人的家属,人数会达到几亿人,远远超过中共歷来的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镇压比例。而这种基于人的最基本良知和信仰自由的迫害,造成了数千人死亡,而且这些死者无一例外地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受到了灭绝人性的毒打和酷刑折磨,最终失去生命。同时还有数十万人仍然被关在洗脑班、拘留所、劳改营和精神病院受到酷刑的摧残。

为了镇压法轮功这个在道德上无可挑剔的团体,江泽民不得不命令所有媒体连篇累牍地播出诋毁法轮功的谣言,最终不惜在天安门导演了一场「自焚」伪案,并嫁祸法轮功,以煽动起全民对法轮功的仇恨。此时,谁能揭开镇压背后的血腥,谁能传播法轮功的真相,谁就是和葛莱姆一样顶着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压力,而还给民众知情权的英雄。遗憾的是,中国的所有媒体都是「党的喉舌」,不但不能公佈真相,反而在镇压之中推波助澜。对于那些被迫害致死和仍然在遭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说,这些媒体都扮演了江泽民帮兇的角色。

长春电视插播事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刘成军和他的几个朋友切开了有线电视电缆,而把法轮功真相的信号切入到千家万户,播送时间长达40到50分钟。

当葛莱姆披露「水门事件」的时候,尽管她受到了总统的压力和司法部的威胁,但是她背后毕竟还有一个独立的司法体系可以主持公道,而当刘成军插播法轮功真相时,他面对的不是司法保护而是假借「司法」之名的迫害;葛莱姆可以自己作主决定是否继续刊出她的报导而让民众知道内情,而当刘成军第一次插播成功后,他却没有第二次说话的机会了;葛莱姆没有被扣上「洩漏国家机密」的帽子关进大牢,刘成军却被指控「严重危害了公共安全,破坏了社会秩序,侵犯了公民合法的权益」被非法判处19年徒刑;葛莱姆是在揭示一个无涉人命的竞选丑闻,刘成军却在试图阻止数千人人头落地的血腥镇压;葛莱姆仅仅受到了口头上或书面上的威胁,而刘成军却在面对江泽民「杀无赦」的密令。

2002年3月24日,刘成军被绑架时,员警蓄意朝已被戴上手铐脚镣的刘成军的腿上开了两枪,造成刘成军重伤。中新网2002年4月1日的图片显示,备受摧残的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此照片为一贯粉饰江氏集团暴行的中新网所公开发表,不难想像刘成军被摧残的实际情况一定更加严重。 5月初,刘成军被转到铁北看守所,遭酷刑逼供,被强制坐老虎凳52天。刘成军被非法审判时,是被人抬入法庭的。后来刘成军被非法判刑后关在吉林监狱。直到刘成军被折磨得脱相、吐字困难的情况下,吉林监狱仍然不让刘成军保外就医,最终他被迫害致死。

如果中国存在一点点的新闻自由,刘成军先生一定不必去做什么电视插播。他会以更大的道德勇气,比葛莱姆更加勇敢地揭示真相。

当2001年7月葛莱姆逝世时,小布希总统亲自致上悼文,他说:美国的首都和整个国家今日全体哀悼最令人敬爱的华盛顿及美国新闻界的第一夫人凯萨林•葛莱姆的去逝。她伟大的一生及影响力扩及许多领域,不管是对具有影响力的出版人、为善不欲人知的慈善家、具有非凡成就的企业女强人、普立兹奖得奖人、还是对挚爱她的朋友。

刘成军没有葛莱姆那么幸运,他的遗体在他去世七小时后被不法员警强行火化。中国大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去了。刘成军不但没有得到象葛莱姆那样的荣誉,反而还被江泽民诬陷为罪犯。

在刘成军的身上,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中华民族捨生取义的民族精神,更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为揭露真相不畏生死的道德勇气。歷史会见证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也许那时民众才会意识到「真善忍」对于一个生命的意义,才会瞭解到江泽民镇压的残暴和血腥,才会明白刘成军的壮举对于我们的民族意味着什么。

在北京,有一些道路是用在抗日战争中阵亡的将领名字命名的,如张自忠路、佟麟阁路,为的是纪念这些民族英雄。我在大华府地区曾经见过一条以葛莱姆夫人的名字命名的道路,也许有一天大陆也会有刘成军路,以纪念这位元资讯自由的英雄。

我们还要努力把他的故事告诉给海内外的每一个人,尽早地结束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群体灭绝式的迫害,以告慰刘成军先生在天之灵。

谨以此文,献上我的哀思。@

2003年12月29日于华盛顿DC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3/12/30/n439450.htm

点击 (401)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