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现况与展望(3)

四、维权的高度层面

但是我们不能停在这里,还有维权的第三个层面,就是维权的高度。

维权的长度就是指维护自己的权力,宽度就是指推己及人,那么高度就是在维权的过程中帮助中国重建信仰,帮助中国重建一个道德体系,用马丁.路德.金的话来讲就是「向上攀登寻找神」。刚才有一点我没有讲。法轮功是一种信仰。他虽然是基于真,善,忍的一种信仰,是有神论的信仰。可是他对于正教,包括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犹太教,他都抱持包容的态度。

我本人对歷史文化很感兴趣,实际上我是学理工科的。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文理科分班,就是文科班和理科班分班。印象中就是一些不太聪明的人他们比较容易选文科,觉得自己很聪明的人比较容易选理科,因为当时中国大陆有句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因为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文明,它愈往前发展愈发展成一种感官文明,就是说越来越看重我们眼睛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比如说造一个电话、或者造一个汽车出来会被认为是了不起的发明创造。但是我们却愈来愈忽略精神文明,这种精神层面的文明。

西方有很多国家,他们很聪明的人都去学法律,去学社会学,去学心理学、哲学等等,中国的聪明人都去学工程,都去赚钱去了。中国大陆最近公佈了一个民意调查,这个民意调查讲的是民众最关心什么问题。或许我们会觉得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是腐败问题,对政府不满。但是不是,中国大陆民众最关心的问题是社会风气问题,因为一个社会不是光靠法律来约束就完事了,社会是靠道德来整合的。人和人之间最起码的信任,人和人之间最起码的关怀,我一出门,我不会觉得你骗我,我骗你的,我必须随时随地防着别人,觉得人都像刺猬一样,靠近的时候就可能会互相伤害。那这个时候,这个社会才是一个比较正常的社会。

社会风气的败坏和人们心里的道德约束的减弱有直接的关系。西方的哲学家柏拉图曾经讲过这样一句话,他说,能见的是不能见的所投下的影子。马丁.路德.金曾经讲过「你看见我的时候,你以为你看见的是马丁.路德.金,你不是看见了马丁.路德.金,你能够看见我身体,但是你必须明白我的身体不会思考,我的身体不会辩驳,你不能看见使我成为我的我,你永远无法看见我的人格。」

就是说一个人在社会上做什么样的事情,他是靠他的人格,他的信念去做事。如果一个人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觉得没有什么绝对的道德,那么这样的话,他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可以没有任何顾忌。因为我本人是一个有神论者,我个人认为有神论跟无神论有一个非常大的差别,就是道德到底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问题。

比如说在有神论中,每一个宗教都会规定一些你不能做的事情,比如说基督教他讲摩西十诫,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摩西十诫里面有一条就是不可姦淫,你不可以跟别的人通姦,不能乱来。佛教中有戒律,比如说你一入了佛教就要受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饮酒,不淫邪,不妄语,就是说不能犯戒。那么如果一个人他相信有神的存在的话,他会认为道德是绝对的。这个事情,我为什么不能做呢?因为神规定了不能做。按神戒命的不能做的话,就是不能做,它是一个绝对的标准,任何借口都不能违反神的戒命。

但如果说一个人不信神的话,他会认为,比如说通姦这个事情,两个人你情我愿,无所谓啊,它只是一个社会道德,不牵扯社会法律问题啊,他会找很多借口,比如说,人是动物进化来的,所以说人会有动物性,人会控制不住自己啊等等,他会自己找很多很多这样的借口,这些借口如果在一个有神论的人眼中看,都是不能成立的。所以说在有神论的人眼中,道德是绝对不变的东西,而在一个无神论的人眼中,他认为道德是人来规定的,是人约定俗成的。只要大家认可,只要大家谁也不说这个问题不好的话,那这个事情就是好的,就是可以做的。这是对于人在道德约束方面,有神论跟无神论的一个最大区别。

对一个真正有神论的人而言,他又信的是一个非常正的信仰的话,他对于道德有一个非常好的约束。事实上中国五千年歷史一直贯穿着有神论。我们都说自己是炎黄子孙,都说自己是轩辕黄帝的后代,而轩辕黄帝是道家的始祖,「黄老道」嘛,「黄」就是轩辕黄帝。所以中国的文化从一开始就是道家文化;后来等到东汉汉明帝的时候「白马驮经」,在洛阳建白马寺的时候,佛教开始正式传入中国;那么在西汉汉武帝的时候「独尊儒术」,就是把儒家思想变成民间的一个主流思想。所以中国这样一个文化也是儒释道并存的一个文化,这个文化对民间的道德约束是非常好的。

在1919年五四运动的时候,引进民主和科学,这对中国有神论传统已经造成一个比较大的冲击,在那个时候有神论和无神论就局限在学术争鸣的范围内,你信你的无神论,我信我的有神论,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地共存。但是共产党在1949年建政之后,它用暴力把无神论强行推广到社会每一个人的心里面去。它把寺庙拆毁,僧侣要强迫还俗,经书还要烧燬,然后用日復一日的无神论对民众进行洗脑,这样经过几十年,中国人整个的一个道德体系可以说是被共产党给破坏了。

那么很多人会认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应该去追求钱啊等等,他会对自己的行为没有约束,过去还有共产主义道德,什么我要大公无私,什么我要为人民服务等等,现在没有人讲这个了。现在共产党自己都贪污腐化了,老百姓看得很清楚,你再讲为人民服务,你别说老百姓不信,连共产党自己都不信。有神论也没有了,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也破产了,这样老百姓就失去一个道德衡量标准,善恶评判的标准。所以说尤其是共产党故意地使得在中国大陆物慾横流,让老百姓陷入到一种物慾之中去,所以说这样的一个民族,他的民族性就因此被毁掉了。

我认为能够成为一个民族的话,他至少要有两个基本的东西,一个是物质基础,就像郑义先生刚才讲的生态环境,你没有土地、没有森林、也没有水资源,你这个民族是基本不可能存在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基础,就是道德,只有这个东西才能够把一个民族整合起来。

但是中国现在的情况就很成问题了,生态资源呢,就像郑义先生写的《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那样,物质资源被毁得很厉害,物质基础被毁得很厉害。可是他的精神基础也毁得很厉害,所以中国在我来看就是处在一个比较危险的这样一个层面上吧。

法轮功的传出给中国一个前所未有的契机是什么呢?他在一片道德废墟当中重建了中国的道德体系。尤其是在文革之后,很多人的道德观念已经是愈来愈淡薄,你说「为人民服务」,别人就会笑话你,觉得你老古董了,讲这些东西不合时宜。如果一个人他不畏生死地去讲真话,大家可能会劝他「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你不要用鸡蛋去碰石头啊」等等,大家会用很多这样的东西去劝这个人。但是就是说,法轮功居然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里面传遍全国,有上亿人去修炼,而且他们一旦修炼之后,他们真正能够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要求自己。如果法轮功学员他们也是像那种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什么你不要跟他们去对着来,是鸡蛋碰石头啊,如果他们也是这样想法的话,他们就不会坚持到今天了。

而我们今天实际看到的情形是法轮功他们能够一直这样坚持下去,而且是用一种和平的方法。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个现象透露出一个本质,就是说法轮功帮助中国重建了道德体系,所以说给中华民族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契机。而这个道德体系重建的意义呢?我想这个社会虽然物质文明有极大的发展,但是却有很多的困难,有很多的不公,有很的战争,有很多的争吵,但是如果每一个人他能够真正的用一个很高的道德水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对别人宽容忍让,做事情能够先替别人考虑,那我想这些苦难就基本不会存在了。

我们看到现在社会上这么多的问题,问题丛生,包括拆迁户的上访,包括农民耕地被佔,等等等等,这些东西都是一个表象,而真正实质的原因就是我刚才说的,是不能见的东西造成的,而这不可见的东西就是人精神层面的东西。西方社会,比如欧洲跟北美在这一方面的话还是比较重视,所以在整体的社会道德可以说维持的相当好。

如果中国法轮功的维权运动他们能够取得成功的话,对这件事我是百分之百有信心,我非常乐观,这个维权运动一旦成功的话,会有更多更多的人他们有这样的信仰自由,让他们可以去看法轮功的书,他会从中得到身体的健康,他们也会从中得到道德的昇华,这样社会会愈来愈向良性的发展,可以消弭社会中人和人之间的一些仇恨、冲突、争端,让这个社会变得愈来愈安定。所以我说法轮功的维权运动实际上有三个层面,他们真正在维权的过程中去实践神告诉他们的一些事情,他们真正在这个维权过程中能够重建中国的信仰,并且从根本上去解决社会问题。

法轮功好像没有什么心情,没有什么兴趣去维护别人的权力,这是一个表象。法轮功现在是受到残酷的迫害,尤其是中国大陆,他们随时随地都有生命的危险,这个时候他们几乎是无暇他顾。但是法轮功他虽然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力,他所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他会为中国社会带来一个更加稳定,更加开明,更加包容的一个社会。也许这样的一个社会中,更多的苦难就会消失,因为道德的昇华,自然而然很多社会问题就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所以法轮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从一个高度的层面去进行维权。

我就先讲这么多。

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4/8/n504585.htm

点击 (391)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