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现况与展望(1)

3月21日,美国「华府论坛」在马州洛城举办了一场有关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研讨会。以下内容由慈玲小姐根据当时的即兴发言整理,小标题为整理时后加上去的,仅作为一家之言:

谢谢主持人,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现况与展望」。这个题目事实上是让人感到非常沉重、非常悲哀的一个题目。因为我们在美国,恐怕任何一个人对一段话都耳熟能详,就是美国国父们在《独立宣言》里面讲的,「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力。为维护这些权利,人们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这是美国《独立宣言》中开篇的话。

从《独立宣言》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它体现一种社会契约的精神,就是卢梭讲的社会契约。就是说,我们为什么要建立政府?我们建立政府本身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权利,也就是说维权本来是政府的责任。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探讨民间维权,也就是说当政府不能维护权利的时候,他不但不维护你的权利,反而去压迫你、剥夺你的权利的时候,那么我们民众就不得不自己站出来去维权。这就算是「中国民间维权」的起源吧!

那么从这个起源看,我们可以讲,虽然中国有那么悠久的歷史,那么多自豪的发明,在世界上也出现过很多有影响的人物。但是今天我们民间的权利却受到这样的一种践踏,这个事情是令人很沉重的一件事情。

我今天的演讲基本上是想把中国民间维权做一个总结。我是借鉴了美国着名的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的一个演讲,叫做「完整生命的三个层面」。他所讲的这三个层面,就是指生命的长度、宽度、和高度,就是我们目力所及的这个三维空间。我总结一下中国民间维权运动,我认为中国民间维权也存在这三个层面,维权的长度、维权的宽度、维权的高度。我下面会详细地讲。

一、2003年的维权运动

实际上这个维权运动为什么现在这么受重视呢?在去年三月份的时候,在大陆暴发出SARS疫情。当时中国正在召开两会,江泽民就不许在民间扩散这个疫情的消息。但是这个传染病嘛,你不扩散关于它的消息,可是病毒本身还是要扩散,造成民间很多人发烧、咳嗽、住院,还有很多人失去生命的。

但是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卫生部长张文康在对记者的谈话当中,他还是採取隐瞒的态度,他说:「我可以负责任的跟大家讲,在中国生活、学习和旅游,都是安全的。」因为301医院的蒋彦永大夫呢,他知道在另外一个解放军医院,就是309医院,死亡的人数就远远高于官方公佈的数字,所以他就写了封信给美国《时代週刊》。

这个事情让中国民众突然间认识到一个政府如果去剥夺民众知情权的话,那么给民众的生命都带来威胁。老子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大陆这次天灾加上人祸,却使老百姓从中意识到维护自己权益的重要性。

接下来就是爆出广东的大学生孙志刚,他是被收容遣送人员给打死了。大陆有一种制度,叫做「收容遣送」制度,就说你没有带户口本、身份证、暂住证什么的,就可以把你收容起来遣回到原籍去。那孙志刚是个大学生,他当然不服了,他就去跟那个遣送人员理论。结果他就给打死了。

这个事情在网上被爆出来之后,很多网友非常愤怒,在网上写了很多文章去揭露这个事情,后来导致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像去年除了SARS事件、孙志刚事件之外呢,还有网络作家被当局逮捕的事件,还有乙肝患者的维权运动,和一直持续的法轮功学员的维权运动啊等等。

在很多维权运动过程中,新上台的胡温政府啊,他们採取了一些跟江泽民不太一样的作法。你比如说SARS疫情,蒋彦永在揭露之后,他本人没有被中共抓起来,而且胡温政府还罢免了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孙志刚被打死这个事件呢,导致了胡温政府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民间从胡温这一系列的举措来看,他们看到了一种希望,我们先不讨论这个希望的真假问题,但是很多人感到政府在逐步走向开明。

海外有一种说法,说2003年是中国的维权元年,就是说中国民间真正开始去大规模维护自己的权利。他们是这样讲的。那么我讲呢,中国维权运动实际上从刚才郑义先生的说法啊,可不只是去年一年而已,至少走过了几十年的歷程。

二、维权的长度层面

基本上,中国维权运动中的很多人他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利,从维护自己的权力出发所採取的一些行动。因为很多权利是人与生俱来的,比如人权就是与生俱来的,我们都有信仰的自由,我们都有思想的自由,我们有言论的自由,这个就是天赋人权。还有一些权力就是社会认可、法律赋予和保障的,比如我们的人身安全和私有财产不受侵害等等。

我们当然不主张斤斤计较,也在社会上提倡一种和平和宽容的精神,但是当权利受到违法的严重侵害,真正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认为这里就不仅仅是他个人维权的问题,同时他也是在维护社会的公平和公正,甚至是维护人类的尊严。大陆有许多强制拆迁户上访,他们几乎已经被逼迫得无法生活下去,但是原因却是地产商与官方勾结,牟取暴力的结果。你比如说,我房子可以给人拆了的话,如果说我就默不做声,我就认倒楣了。那么这个拆房子的人就更嚣张,他还会去拆别人的房子。此时,我如果站起来抗争的话,我不仅是争取了自己的权力,而且同时也在帮助社会维持一个秩序,一个公正的秩序。这种基于对自身权利的维护,我把它归类为维权的长度层面。拆迁户的维权应该属于维权的长度层面。在这一层面,我认为适度的行为应该提倡。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4/3/n499996.htm

点击 (388)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