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吃“白起肉”与踩江泽民

【大纪元6月2日讯】白起是战国年间秦国名将,每次出师必凯旋而归,攻必克,战必取,为秦国打下七十多个城池。秦昭襄王四十七年,白起在长平一战,俘虏赵军40万,但他害怕赵军谋反,遂设下一计,以酒肉安抚降卒,又命令秦兵以白布裹头,吩咐说“凡首无白布者,即系赵人,当尽杀之。”赵国降卒不曾准备,又无器械,束手就戮。40万赵军,一夜俱尽。史载当时“血流淙淙有声,杨谷之水皆变为丹,至今号为丹水”。白起收赵卒头颅,聚为头颅山,又在山上建台,谓之白起台。后大唐玄宗皇帝巡幸至此处,凄然长叹,命高僧设水陆道场七昼夜,超度亡魂,并将地名改为“省冤谷”。

坑杀赵卒的消息传入赵国,整个国家中“子哭其父,父哭其子,兄哭其弟,弟哭其兄,祖哭其孙,妻哭其夫,沿街满市,号痛之声不绝”。后来,白起失宠于秦王,在杜邮自刎而死。《东周列国志》上说“后至大唐末年,有天雷震死牛一只,牛腹有‘白起’二字,论者谓白起杀人太多,故数百年后,尚受畜生雷震之报”。在山西高平一带有一道名菜叫“白起肉”。赵国的百姓痛恨白起残毒好杀,把豆腐切成小块说是白起肉,千刀万剐,用火烤、水煮、蘸蒜泥吃,以解心头之恨。坑杀赵卒的谷口村,至今仍然家家都做“白起肉”。

民间这种对残忍好杀、或大奸大恶之人的形式上的惩罚从古到今也没有断绝过。持续最久的除了“白起肉”之外,还有跪在西子湖畔岳王庙中的秦桧、王氏、张俊和万俟卨。在岳飞墓陵园内有一株古桧,被人自根部劈开,分支为二,人们把它叫做“分尸桧”。传说明代有个名叫马传的郡卒,一天晚上来到岳飞墓前拜谒,为表达对奸相秦桧的痛恨,拔刀将陵墓前的一株桧树劈开,中间隔以木板,以示肢解秦桧。自秦桧铁像铸好之后,就遭游人频频痛击,以至于铁铸的头颅也会从中断开。

无论是吃“白起肉”,还是掌击秦桧的跪像,都是民间自发的对民意的表达。在中国的历史传统中,大奸大恶之人总是遗臭万年,永远是被人唾弃的物件。实际上,在海外也有类似的情况,当萨达姆倒台后,伊拉克民众推倒其铜像,用鞋底抽打雕像的脸部来表达内心对他的痛恨。

如今这样的事情要轮到江泽民了。

海外“看中国”网站上5月27日登载了一幅图片“您今天‘踩江’了吗?——把‘江鬼’踩在脚下的N种理由”。该图片列举了江泽民十大罪行,包括甚于秦桧的卖国行为、甚于白起的群体灭绝行为,以及其他种种丑态。漫画上说“欢迎大家一起来踩!踩!踩!”

江泽民出卖相当于几十个台湾的领土不是因为两军交战后而订的城下之盟,而是未经全民公决、人大讨论的主动奉送;下令打死成千上万的法轮功(2001年内部中共官方统计就有超过7000名法轮功被酷刑折磨致死),并不是因为他们要造反,而是如江泽民自己所说:“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荡,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对社会稳定起破坏作用,起不到惩戒的效果,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他气功组织。”

当中国上百万人卖血为生,感染了艾滋病挣扎于死亡边缘,数千万下岗职工无米下锅,农民流离失所的时候,江却花费40亿人民币修筑国家大剧院,其冷血腐化比之于秦始皇修骊山陵、纣王修鹿台也不遑多让。而他经常在会见各国元首的仪式或国宴上突然弹琴、跳舞或放声高歌,亦或说出谁也不知所云的“外语”,其浅薄轻浮简直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

由于江泽民至今仍然垂帘听政,手握军权,老百姓虽然对他极为反感,但腹诽和私下场合痛駡较多,在公众场合公开表达意见,许多人还有些顾虑。不过看到“看中国”网站上的“踩江”图片,我觉得这张图片要是真放在大陆的通衢大道上,老百姓援引对待白起、秦桧的传统而去全民“踩江”倒很有可能会成了社会潮流,人无分老幼,都去用力地踩、重重地踩、踏破铁鞋地踩。

江泽民对老百姓一直采取“骗”和“吓”两手,如果有人花样翻新地搞成不干胶到处去贴,除了让大家踩还要让大家知道江泽民这比董卓、秦桧还坏,那么就戳穿了江泽民的“骗字诀”,而群?争相践踏他的照片,更是从心理上摆脱对他的恐惧,人们会看到原来这个色厉内荏的家伙也实在没什么好怕的。

这种民意的公开表达既被动又主动。说不定过两天北京人见面时不再说:“吃了吗,您呢?”而改为“踩了吗,您呢?”

不管是董卓、秦桧,还是墨索里尼或萨达姆等等,人们对他们表达憎恶都是在他们倒台或死去之后的事,能在“在位”的时候就这么被人踩来踩去,这种“待遇”江泽民算是头一个“享受”了。(http://www.dajiyuan.com)

6/2/2004 12:50:53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4/6/2/n556104.htm

点击 (422)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