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秘密文件及媒体效应——读「追查国际」报告有感(2)

当我和朋友谈起劳教所的残酷时,很多人都说,「没办法,中国的警察就这素质。」

很多人都低估了江的邪恶,把这些残忍酷刑当作是一个个分离的个案。「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显示,这不但不是个案,反而是从江泽民往下层层佈置的系统迫害。迫害手段的极端残酷不但是江泽民鼓励的,那些发明这些非人酷刑的恶警还被江泽民请到北京表彰,并让他们把种种兽行传授给其他那些「经验不足」的警察。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万人上访在朱镕基的妥善处理后和平落幕,江泽民却在当晚给政治局常委和其他领导写了一封信,称「(法轮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繫,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这是一个新的信号,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敏感期已经来临,必须尽快採取得力措施,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在这封信中,江泽民提到「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把意识形态的不同认识定性为敌我矛盾。这封信随后被中办作为通知印发,并特别註明:「请注意中央办公厅的通知要求的是:学习贯彻落实,不是徵求意见、或讨论研究。」

随后江泽民在6月10日成立了「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李岚清、罗干和丁关根负责,成为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统一组织部署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其下设置秘密组织「610办公室」,将公安、检察、法院、劳改、劳教、国安、宣传机构等统统纳入其直接指挥之下。

「追查国际」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构成群体灭绝罪的追查报告」中公佈了在镇压之初:江泽民对罗干(关于「法轮功问题」)进行的一次秘密谈话,其要点大意为:1「对他们要狠点,特别是上访,发真相甚么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2「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能压制住,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约束,整死了人,不负责任。不信我就治不了他法轮功。」3「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穷),肉体上消灭。」4「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就可以了嘛!」2000年,罗干就带着江的密令到各地口传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传后就回了北京。

从2001年年初到2003年年初,罗干六次召开全国性的会议,要求「严厉打击法轮功」、「重点打击法轮功」、「要全力以赴……坚决打击法轮功」。

罗干先后到山东省、武汉、南昌、合肥、哈尔滨、渖阳、鸡西等地督办指挥,每到一地要把炼过法轮功的「一个不剩、全部抓光」,当地迫害法轮功的力度急剧上升。由于罗干传达「打死白打死」的密令,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成员人数迅速增加。

而在长春发生过电视台插播事件以后,罗干暴跳如雷,亲自到吉林省坐镇,下达了对法轮功「杀无赦」密令,并告诉警察发现法轮功人员贴标语,挂条幅,「可以开枪打死」。罗干规定每个警察都由抓人指标,完不成则下岗,相关领导撤职。

罗蹲点过的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和山东省成为法轮功被酷刑折磨致死人数最多的省份。

「追查国际」的报告举例分析说「常小平是长春市委主管「610」事务的第一副书记。2002年3月12日凌晨,长春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因被怀疑为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提供住所被宽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刑讯逼供致死。常小平连夜赶到了宽城分局,对这一事件如何处理做了如下指示:1、对法轮功是一项艰鉅政治任务,不怕流血死人;2、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现洩密,造成国际影响;3、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对法轮功人员出现的死伤不要介入调查。一切以大局为重。这是事实上的格杀令。以中共高度中央集权的体制,该命令只能来自中央最高层。」

江泽民靠「六四」屠杀中镇压《世界经济导报》起家,深谙媒体的力量。从上台开始即严厉钳制舆论。2000年接受CBS记者华莱士访问时公开承认「媒体,应该是党的喉舌」。

610办公室的资料已经被中共官方从网站上大量删除,「追查国际」在「关于『610办公室』的调查报告」中详细给出了该办公室的组织结构、经费来源和主要工作。在「610 」中中共中央宣传政治思想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王茂林任组长,公安部副部长刘京任副主任,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和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兼党委书记李东生任副主任。

在镇压中,媒体的作用有两个,一个是通过栽赃陷害摸黑法轮功,如利用中共自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利用精神病人付怡彬杀人案、精神病人陈福兆投毒案等嫁祸法轮功,煽动民众仇恨心理,为镇压张目;另一个就是通过粉饰太平来美化镇压,把残酷的迫害说成是「无微不至」、「春风化雨」。把那个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剥光衣服推入男牢房的马三家劳教所标榜成「教育转化的摇篮,改造灵魂的导师」。

「天安门自焚伪案」是一个典型的栽赃案例。江泽民利用焦点访谈揭露不法行为与贪官污吏而在民众中建立的信任,将原不属于中央电视台编制的「记者」李玉强塞进「焦点访谈」节目组,专门从事诋譭法轮功的节目制作。有关自焚伪案,网上已有诸多分析文章,这里只引述追查报告中的一点:

2002年初,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採访王博时,曾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黑焦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李玉强公开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说这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7/8/n590342.htm

点击 (421)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