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比纳粹凶残—读追查国际报告有感(1)

【大纪元7月7日讯】“从门口到窗户七步,从窗户到门口七步。”

在中国大陆读过高中的,可能都在语文课本上读过这篇课文《二六七号牢房》,节选自捷克作家伏契克在监狱中写的《绞刑架下的报告》。我相信当时国家教委在安排这篇课文时希望高中生能够看到纳粹的残暴。今天,我看到了另外一份报告,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以下简称“追查国际”)在2004年5月出版了第一部调查报告集,详尽收录了许多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所犯下的罪行,以及所采用的种种卑鄙手段

“走过去是七步,走回来也是七步。紧靠着一面墙壁的是一张行军床……”伏契克如果有幸坐一坐江泽民的牢房,我想他一定会觉得纳粹实在是太仁慈了。在庞克拉茨盐狱这个七步见方的牢房里只关了三个人,而中国的一间拘留所十五平方米却要关二十七、八个,甚至三十多个人。在纳粹的牢房里还有“行军床”,而拘留所那二十七八个人在睡觉的时候不得不把能脱的衣服都脱了,然后一个挨一个地紧紧贴在一起站好,再一起倒下去睡觉。睡的时候只能侧着,谁要翻身的话,就必须有人喊口令,然后大家一起翻身。

伏契克提到“在澡堂洗澡的一些包着人皮的活骷髅”时,可能不会想到在中国这个“人权最好的时期”,在北京夏天温度达到将近摄氏四十度的时候,劳教所是不让这些法轮功学员洗澡的,有的半年也不让洗一次。他们拖着长着疥疮的身体干着苦役,用流血流脓的手抓起筷子用包装袋包好,这批即将被送到各大宾馆的筷子的包装袋上写的是“卫生筷”。

当庞克拉茨盐狱“按规定每周两次——星期四和星期日——分饭的人在我们的盘子里放上一勺土豆,再浇上一汤匙带几根肉丝的红烧肉汁”的时候,中国的劳教所却让法轮功学员吃着发霉的窝头,一天从事18个小时以上的奴工劳动,并将这些免费劳动力生产的产品出口到欧美,为进一步的镇压筹集经费。

当伏契克因为酷刑折磨而无法进食时,庞克拉茨监狱那个一身党卫队制服的医务官竟亲自给他端来一碗病号稀饭,并站在他身旁,看他咽完最后一口。而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却被绑在铁椅子上,被恶警用未经消毒的粗粗的塑料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灌进去高浓度的盐水。

当同一个牢房的难友“彻夜不眠地守护在我身旁,用浸湿的白绷带为我裹伤,驱走那逼近我的死亡”时,中国劳教所中的狱警却在指使犯人想方设法地毒打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羞辱他们的人格,逼迫他们放弃信仰。

伏契克可以在二六七号牢房中祈祷,法轮功学员被禁止在劳教所炼功。伏契克可以在牢房中唱歌,而在劳教所,犯人们唱歌却是被迫的,为的是掩盖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残酷毒打时发出的惨叫声。

伏契克没有描述纳粹如何折磨他,但他一定没有见识过中共对付法轮功的一百多种酷刑。他没有连续几个星期被剥夺睡眠,没有被强迫吞下去正在燃烧的火红的烟头,没有被强迫放弃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没有被关进精神病院注射“冬眠灵”,没有被脱光衣服在铺满半干半湿的洗衣粉的地上被拖来拖去,直到一地的泡沫被血染红,人痛得昏死过去;没有被灌屎灌尿,没有受到那些更加残忍但却过度恶心和过度侮辱人类尊严的刑罚和性虐待。

“追查国际”用了四十七页的篇幅记叙了江泽民使用“虐杀、酷刑和强制性奴工对法轮功学员实行肉体的群体灭绝”。如果“世界反酷刑委员会”读到这个报告,他们一定会觉得无论是纳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还是斯大林的古拉格群岛,只能算江泽民治下的劳教所的灰孙子,纳粹党徒和苏联内务部哪里能够象江泽民雇佣的打手们这般“聪明”,想出这些比“满汉全席”还要花样翻新的百种“酷刑大餐”。

中共总是会创造出一些新的“记录”,当你觉得希特勒杀人如麻的时候,中共建政五十年所制造的八千万冤魂远远超过二战时所有国家阵亡人数的总和;当你认为希特勒或者斯大林已经坏事做绝的时候,中国又出了一个江泽民,其邪恶与愚蠢让人类有史以来记录的所有暴君和大奸大恶之徒都黯然失色、望尘莫及。(待续)

追查国际网址:http://www.zhuichaguoji.org/

7/7/2004 12:42:57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4/7/7/n589555.htm

点击 (386)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