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邓小平一语成谶

《三国演义》中留下了一个着名的歷史典故——「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三国鼎立之时,曹操已死,魏国只有司马懿还能与诸葛亮算个对手。曹丕死得早,大权渐渐旁落司马氏手中。到曹髦即位时,司马昭任晋公,尽揽魏国军政大权,久有篡逆之心,曹髦心中自然十分不愤。

一天,曹髦聚集了手下老幼侍卫三百多人驱车出南阙,要和司马昭拼命。司马昭手下有个叫贾充的,事先得到消息,带着数千铁甲禁兵,来迎曹髦。曹髦摆出皇帝的架子,仗剑大喝说:「吾乃天子也!你们拿着刀枪,难道要弒君吗?」君臣之分,毕竟非同小可,禁兵见了曹髦也就不敢再动了。

贾充就叫手下一个叫成济的人说:「司马公养你干什么?不就是为了今天吗?」成济手里拿着戟,问贾充:「要活的,还是要死的?」贾充说:「司马公有令;只要死的。」于是成济一戟将曹髦挑出辇外,再一戟,从前胸穿出后背,结果了曹髦的性命。司马昭这时候才出场,演一场猫哭耗子的戏——「昭入内,见髦已死,乃佯作大惊之状,以头撞辇而哭。」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有意思了。司马昭一边假装哭,一边问:「今天的事该怎么处理啊?」尚书僕射陈泰说:「得把贾充杀了,才能稍解天下的怨气。」司马昭想了半天,又问:「还有什么轻一点的解决办法吗?」陈泰说:「这就是最轻的了,哪还有更轻的!」司马昭说:「成济以臣弒君,大逆不道,应该剐之,灭其三族。」成济大吃一惊,骂司马昭说:「怎么算账算到我头上来了?贾充说是你让杀的!」司马昭也不争辩,让手下人先把成济舌头割了,然后尽灭成济三族(帮兇者的下场!)。后人有诗嘆曰:「司马当年命贾充,弒君南阙赭袍红。却将成济诛三族,只道军民尽耳聋。」

司马昭留着贾充不杀,倒给自己养虎贻患。贾充有个女儿叫贾南风,长得又矮又丑,凶悍异常。司马昭的孙子司马衷则是个白痴,后来娶了贾南风,酿成「八王之乱」,西晋随后就亡了国,这也是报应。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的开篇处有一段「君子小人」的论述,说德胜于才的是君子,有才无德的是小人,无才无德的是愚人。如果按照这个来评价,江泽民连「小人」都够不上,实在是比愚人还愚。

司马昭有着最起码的政治手腕,把坏事儿交给手下的人去做,自己再出来主持「公道 」。袁世凯也是在刺杀宋教仁后,把主使人国务总理赵秉钧毒死了事。

跟这些奸雄比起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可以说是赤膊上阵。先是在中南海事件之后,给政治局写信;接着在7.20下令镇压;九月份在亚太经合会上给各国元首递上诋毁法轮功的小册子;十月份对《费加罗报》说法轮功是「邪教」;转年九月份在接受华莱士採访时继续在电视上给法轮功造谣,永远冲在最前头,没有丝毫遮掩。

江泽民那个时候大概还对镇压的成功满怀信心,所以从来也没有想过承担责任的问题。谁知法轮功几年来韧性十足,镇压力量越大,反而越锤炼出坚贞的信徒。这个手无寸铁的和平团体开始广泛联繫各国政府、议员、媒体,揭露迫害的残酷,直到把江泽民告上法庭,江此时已是想推卸责任而不可得。

法轮功本来是民间自发的修炼团体,教导人「真善忍」,涵养道德,同时又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无论从减轻中国医疗保障体系的压力,还是在维持社会安定方面,都让中国政府和民众深深受益,江泽民偏要把这些好人当作阶级敌人一样镇压,实在是愚蠢到姥姥家了。

共产党在中国夺取政权后,每次政治运动都是镇压某一个阶层的人,包括六四事件,也是以学生运动为主。法轮功信徒却涵盖了中国社会所有的阶层,上至政府高官、下至贩夫走卒,从奥运会银牌得主到军队的将军,从大学教授、医生、大商人到普通农民,汉、蒙、回、藏都有。江泽民等于是在操纵国家机器镇压最主流的民众。这样的镇压规模也必然会在真相大白后,让中共失尽民心。

曹操临死时,梦见三马同槽而食。因「槽」与「曹」谐音,曹操便怀疑是马腾父子为祸,其实应在朝中司马懿父子三人身上。不知道邓小平是不是也做过什么梦,他有句着名的语录说「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以总书记的身份从内部在搞垮共产党,邓小平一语成谶。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8/28/n642887.htm

点击 (49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