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章天亮:销毁一切中共宣传品

【专访】章天亮:销毁一切中共宣传品
销毁一切中共宣传品 脱离党文化 抛弃罪恶思想和宣传

【大纪元3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大纪元今天(3月22日)有一篇文章“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文中,大纪元倡议:“销毁共产党的一切书籍、画像、雕塑,清除共产党的旗帜、党徽等物品,不给邪灵附体留任何空子。”

针对这篇文章,大纪元记者辛菲今天采访了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章天亮先生指出,共产党的一切书籍、画像、雕塑、旗帜、党徽等物品,实际上都是党文化的 一部分,而且是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而党文化既不是为了叫人向善,也不是为了人能够娱乐,完全是以维护中共政权为目的的。因此从脱离党文化,就是抛弃罪恶思想和宣传的过程,从这一点来看,销毁相关的书籍、画像、音像宣传品等是很有必要的。

下面是采访实录:

记者:今天大纪元上有一篇文章“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不知您对此文怎么看?您认为这个倡议有必要吗?

章天亮先生: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很有必要的。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也是有先例的。比如二战给欧洲人民带来的灾难很深重,所以在二战结束后,现在德国制定了一个“反法西斯主义法”,就是禁止出现一切纳粹的徽章、标记、服装等等,把这个事情看得非常严重。

前段时间,英国第三号王位继承人,哈里王子,在一个化妆舞会上穿了纳粹的军装,结果招来一片指责,说他对历史很无知,整个欧洲都要通过法律禁止纳粹方面的宣传品。

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比纳粹更深重,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比如从杀人的数量来讲,它超过纳粹的十倍,这样的一个邪恶的政党,它的一切的音像制品、书籍、画像、党徽、党旗,这些东西,我想也是应该可以参照针对纳粹的这个方法来处理掉。

中 国人从骨子里是很在乎这些东西的。比如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都要大骂,政府也要抗议。不就是战犯的画像吗?不就是点几炷香吗?确实没有表面看来这 么简单。人是有灵性的,所以,他本能的就觉得这个形式不好。你问问中国人,说把日本战犯的像拿出来烧,我看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愿意。那共产党比日本人可杀得 多多了,日本战犯杀了三千万中国人,共产党杀了八千万,那中共领袖的书还怎么能当个宝贝似的存起来,不烧等什么呢?

中共的一系列书籍、画 像、音像宣传品等,实际上都是党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可以讲个故事:我有一个朋友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这个电台有一个藏语部, 专门做藏语广播的。当年在59年中共所谓的“平息叛乱”的过程中,打死了很多很多的西藏人,而且对西藏文化的破坏也是很严重的。对西藏的破坏达到什么程度 呢?西藏的宗教信仰是以达赖为最高活佛的,当时已经把达赖的画像换成毛泽东的像了,也象“早请示,晚汇报”一样,把毛泽东的像象达赖一样供奉起来,达到了 宗教崇拜这种程度。

后来,等西藏人明白过来之后,他们对这段历史是觉得很耻辱的,王力雄有本书讲过这个问题。这个做藏语广播的自由亚洲电台的这位朋友,一提起共产党对西藏的镇压,包括对西藏文化的破坏,他就恨得咬牙切齿的,非常痛恨这个事情。

但 是,有一次,中午吃完饭回来的时候,他一边走,一边唱歌,唱的是“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不可思议吧?他很恨共产党,但是张 嘴一唱歌就是歌颂共产党的。共产党曾经使一个时代的人没有其它歌可以听,都是歌颂共产党的。因为人唱歌是一种自然的东西,一唱就唱成这个了。

还有象“东方红”,实际上本来是陕北的民歌,没有任何政治色彩,老百姓也都唱得很熟了,共产党把这个曲调拿过去,然后把歌颂共产党的词填进去,之后老百姓一张嘴唱这个调子的时候,就唱的是歌颂共产党的歌了。

所以我想,如果在文化上都是共产党宣传的这一套文化的话,那就很难把共产党的邪恶真正认清。从脱离党文化的这一点来讲,销毁它的所有宣传品是很有必要的。

记者:《九评》里有一种提法,说共产党是邪灵附体,或者说共产邪灵。那么与共产党有关的东西,就都带着共产党的东西,带着邪灵的信息,您觉得可以这么理解吗?

章 天亮先生:对,可以这样讲。犹太教和基督教有一种非常严格的诫命——不能拜偶像,这是《旧约全书》,耶和华传给摩西的十诫里讲的,告诉基督徒不能拜偶像。 为什么不能呢?按照中华文化的解释,就是“万物皆有灵”,如果人在拜一个东西的时候,会给这个东西一定的能量,把它拜成一个实物。如果说从这个角度来看, 对共产党的崇拜、歌功颂德之类的,都是象在拜偶像,后果是很严重的。从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上,都可以这么理解。这个不奇怪,全世界都是相通的。

记者:倡议中提到,“天真的人们竟然还把中共党魁的画像放在车中‘避邪’”。人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或者行为呢?

章 天亮先生:这里有两种心态。从90年代开始,大陆有一种说法,如果一个人在社会上混得比较好,就叫“黑白两道全通”。实际上,人出于一种暂时保护自己的目 的,觉得他如果跟黑社会搞得好的话,黑社会就不会算计他。他是这样的一种想法。实际上,对共产党来说,也是这样的。至少,挂毛的像,甭管能不能避邪,也是 “政治正确”,我看还有讨好共产党的因素在里面。

从中国修炼的角度来讲,有的人是拜佛的,但有的拜魔,拜“邪神”吧。那么他们的目的也是为了求得现世的平安、发财等。当时拜毛泽东的时候,毛泽东是枪林弹雨中走过来,身上没有中过一粒子弹,人们就从这个现象本身附会出来一个说法,觉得挂毛泽东的像,可以避邪。

实际上,判断一个东西是正还是邪的话,不能看表面。中国人过去拜关公,这是“义”的一个象征,这是崇尚好的东西。

还 有一种原因呢?作为毛泽东,中国老百姓并不知道他杀了多少人,他的权术,整人,耍流氓之类的,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些东西,长期受共产党洗脑灌输的影响,就把 毛泽东当作正面的形象,觉得可以避邪,但如果知道毛泽东干的坏事,我想很少会有人再愿意去拜他,就象现在没有人愿意把希特勒的像挂起来一样。

记者:您觉得这些中共的宣传品,是不是中共控制人思想和行为的一种手段呢?

章天亮先生:是这样的。如果读者读过《九评》之六的话,有些概念就会非常清楚。文化实际上是道德的具体体现。道德啊,比如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仁、义、礼、智、信,这些概念都是很抽象的,就需要有一个具体的表现形式,让人能够明白。

实际上文化就是道德的通俗化表达。比如:什么叫“义”,光说这一个字是很难懂的,他需要通过比如关羽,通过三国演义里很长的一段故事,人们才会知道什么叫“义”。人们看明白《岳飞传》之后,就知道什么叫“忠”。都是通过一个精彩纷呈的故事去演绎一个概念。

共产党也是一样的,它的文化,尤其是到了现代社会,技术很发达了,它可以做出非常专业化的电影、录相,比如:象《大决战》,《开国大典》,它可以做出非常非常漂亮的电影,但实际上它是通过这样的一些文化来表达共产党所要表达的善恶的标准。

比如:《开国大典》,它通过宏大的场面和气势,想传递一个信息,就是好象是人民选择了共产党一样,这也是共产党一直在给人民灌输的东西。

但 实际上,所谓的“解放”战争,背后是人海战术,靠人铺天盖地往上冲,平原做战呢,用人命往上堆,以至于国民党那边打机关枪的那个人,因为一打就打死一片, 打得那个人手都打软了,不敢再打了。共产党就是靠无数这样的鲜血,不把人的生命当回事,靠这样的人海战术,去夺得了所谓的“解放战争”的胜利。

但在它的电影中,它不宣传这个,它宣传的是好象给人一个感觉,就是人民选择了共产党。它给人灌输一种错觉“这么多人愿意为了共产党死,那共产党应该是不错的吧”。这样的话,通过它们这一套音像制品,就建立了一套党文化。

而这种党文化里面所传达的正义和邪恶,善和恶,这个标准不是真正的标准,而是共产党的标准,这种标准却是很邪恶的。比如:听党的话就是好,不听党的话就是坏。什么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地主都是罪该万死;资本家都死有馀辜等等。

共产党通过方方面面的包括电影、录相、广播、戏剧,包括日常生活中的装饰、标语——标语在大陆是很明显的,除了社会主义国家,很少有别的国家会把标语作为一种文化——这些都是党文化的具体体现。

实际上,它的存在就起到给民众洗脑的目的。不看也看进去了,你想不看都不行,一抬头可能到处都是标语。一看就看进去了,这都是共产党维护统治的办法。

既然要清算共产党,把这个东西清理掉,当然也是清理自身,把这种党文化挖出来的一种办法。

记者:这个倡议也让我联想到退党,其实不只是个形式而已,具有很深的内涵,表面上存在的东西也是共产党的一部分,也需要去对它做个实际的行动上的处理,才能彻底清除,是这样的吗?

章 天亮先生:对。其实人在想什么的时候,和付诸于实际行动,是有本质区别的。比如,皇帝的新装,皇帝没穿衣服,可能很多人都在想,皇帝可能没穿衣服,但是那 个第一个说出这个话的小孩,就了不起,他第一个说出来的,而且他一说,就给这个事带来一个质的变化。象黑白分明一样,中间有条线,这个小孩一旦喊出这句 话,捅破那层窗户纸,跨过那条线的时候,这个事就出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转机,大家都会认同这一点。

但在这之前,可能有10%的人在想皇帝没穿衣服,但还有90%的人是糊涂的,这个小孩这句话一说出来,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退党这件事也是一样的,它的意义就在于他真正用行动表达出来,相当于在说:共产党是邪的,我要离开你了。这个和皇帝的新装中,那个小孩敢于说出皇帝没穿衣服,我觉得是一样的,意义很重大。

很多人都有随大流的性格,大家都这么做了,那么很多人都会跟着。当退党成为一种潮流的时候,很多处于观望状态的人也会退党,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我相信,退党的速度会越来越快。

记者:有的人可能会觉得这种销毁中共的宣传品和历史上秦始皇烧书、现在的共产党烧书形式上类似,您觉得在本质上有什么不同吗?

章天亮先生:这个当然完全不一样。首先,中共的书都是它那套东西,阶级斗争什么的,大家已经看到了,过去几十年、近百年的实践,已经杀了全球上亿的人,从古到今也没有杀死这么多人的理论,说那些书是在教唆杀人也不过分。那个淫秽书刊都要销毁,教唆杀人的东西当然不能留。

另 外呢,大纪元只是呼吁大家这么做,他没有什么权力强迫大家怎么样,就是看到这个东西留着是个祸害,为了大家好,告诉告诉大家,具体怎么做还是每个人自己的 选择。他们就是劝善。共产党烧书,那个性质不一样,它们是以国家暴力作为后盾的,逼着你烧,不烧就批斗你、打你、甚至杀头。

我再说严重一 点,中国过去有算命的,可能大家都听说过,就是手写一个字拿给算命的看,他不用见你的面,光凭一个字都可以断人的吉凶祸福。因为你的每个字都是你的信息。 就象是全息照片一样。其实人说话也是一样,有的话你一听就知道这是毛泽东的,有的话一听就是邓小平的,等等。

要是这么说呢,毛泽东的书其实就带着毛泽东的信息,别人的书也一样,中共的东西看了对人确实有害。如果中共真是个邪灵的话,它也是依托这些世间的具体物质而存在的。既然清理它嘛,那就销毁这些东西,彻底一点。

3/23/2005 3:50:49 PM

点击 (368)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