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章天亮:中华国殇日再论中共


【大纪元10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明天是“十一”。五十六年前的这一天,中共在中国大陆正式建立共产政权,开始以国家的名义屠杀人民。中华民族落入了魔掌,中国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海外民众、各个团体将以集会游行、研讨会等形式,举办十一“没有共产党 才有新中国”系列活动,并倡议将“十一”定为控诉中共的“中共窃国日”、“中华国殇日”,将十月定为告别中共的“全民觉醒月”。

大纪元记者辛菲今天(9月30日)就此话题采访了大纪元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下面是采访实录。

记者:明天,也就是“十一”,海外民众,各个团体,会举办系列活动指出,“十一”不是中国的国庆,十一更不是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民族的“生日”,这道理正如中共不代表中国一样。您能谈谈为什么中共建政日并不是建国日,而是国殇日吗?

章 天亮:中国这种所谓的“国庆”有一个特点,它完全是中共的庆祝,而不是民间的庆祝。我们在海外都知道,到了美国的国庆节,就是独立日,都是民众自发地穿上 民族服装,载歌载舞地游行,费用也都是老百姓自掏腰包,租花车、买服装、做气球和其它庆祝的道具。但是,中共的这种“国庆”都是它自己花钱组织的,这就跟 这次胡锦涛来美国访问,中领馆要花钱雇上千人来欢迎它一样。属于中共自娱自乐,但是花的却是老百姓纳税的钱。而且它的庆祝是建立在累累血债和白骨之上的, 是罔顾它给人民造成的巨大痛苦的。

其实,中共的老百姓,每一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有几个人敢拍着胸脯说,我所认识的亲朋好友,没有任何一个 受过中共迫害的。我看这样说的人恐怕一个都没有。中共光杀人就杀了8000万,出卖领土就达到几百万平方公里。“十一”不就是这个恶党夺取政权的日子吗? 实际上是中华民族苦难的开始。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中共干的坏事也就罢了,如果知道还去庆祝这个日子就有点儿没心没肺了。

从被迫害致死的那些冤魂来说,“十一”就是一个时间的分水岭,是中共系统地利用窃取的国家政权屠杀民众的开始,所以说它是国殇日。

记者:有的民众庆祝“十一”,可能是被党文化所灌输的认为是爱国的表现。您觉得爱国的真正衡量标准应该是什么?

章 天亮:如果中国人真的爱国,那就必须了解共产党给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的灾难,继而抛弃共产党。其实这个世界上,包括其它西方国家和中国大陆的民众,没有一 支势力是反华势力。这个世界上,没有反华势力,只有反共势力。一定要把中共和中国分开。能否抛弃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共产党,抛弃还在杀中国人 和出卖中国利益的共产党,那才是一个人爱国和不爱国的衡量标准。

记者:49年10月1日,中共领导人声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您怎么看呢?

章 天亮:这是一个巨大的误会。中国人民不是1949年“十一”才站起来的。我们都在东方站了5000年了。我们的汉唐盛世,万国来朝,那才是真的站起来。一 个国家的伟大,不仅仅在于经济上的强大,更重要的在于你的政治制度是不是先进,人民的权利能不能得到保护,文化是不是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方向,全民的道 德素质是不是高尚。这些方面综合起来,才能体现一个国家伟大与否。这在我们汉唐盛世的时候,哪怕一直到干隆年间,我们都是世界上站得最高的,被人称为“天 朝上国”。

清末民初时,我们确实受到列强的侵略,但废除不平等条约的,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二战以后,中华民国在蒋介石先生的领导下, 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非常坚苦卓绝的努力和杰出的贡献。所以当时除了苏联以外,英国、法国、美国等废除了所有跟中国的不平等条约。日本归还了台湾和澎 湖列岛,东北三省。中国作为二战的战胜国,成为了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之一。真正让我们获得民族解放和独立,在国际上享有尊严和地位的,那就是蒋介石先生领 导的中华民国政府。

所以,中国站起来,不是在“十一”站起来的。哪怕是从近代史来看,中国实际上是从1945年的双十节,中华民国的国庆。

如 果不是后来中共要打内战,优秀文化也不会被破坏、损害到今天这个程度。如果不是中共执政,我们现在的生活水平应该跟台湾一样,甚至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 但是我们现在的国家名誉被中共这个流氓政党拖累着,要不然我们的国家也更会得到其它自由民主的国家的认可,发自内心的敬佩,而不是现在中共在国际上用大把 的银子买来的所谓“承认”。

刚才说的是对外是不是站起来了。我们再说说对内,老百姓有没有站起来,也就是说,老百姓能不能跟政府面对面地站 着,面对面的对话。你政府站着,我老百姓也站着,平等的交流、对话。但是,我们看看我们跟中共的关系,不用说平等的对话了,而是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中国 根本没有言论自由,象连法轮功学员别说站着,坐那儿打坐都不行。

大家还记得,八九年“六四”时,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请愿,政府不接请愿书。学生都跪下了,可是政府还是开了枪。你跪着,他都要杀你,你还想站着,共产党会觉得那还了得了!

记者:还有中共所谓的“解放”也是一个误区。

章天亮:对,“解放”也是个错误的概念。解放本来指从束缚中解脱出来。但实际上中共给人们带来的恰恰是束缚。

过去人家说的奴役,都是身体上的奴役。共产党高喊“思想解放”,其实它对人一直在进行思想上的奴役。

所谓“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不仅仅是说社会从上到下都被控制死了,连人的思想都要控制。“统一思想”,全国一个大脑。

中国人都是很聪明的,古代的我们先不说它,近代社会得诺贝尔奖的华人也不少,但是中国大陆就一个没有。那不是中共控制的结果吗?再看看海外,华人的平均收入一般都比所在国家的人总体平均水平要高。我们没有了中共管着,好像哪个人活得也不差。

一个社会的进步和人在坚守道德的同时能够充分发挥创造性有很大关系。中共就是一切都束缚着。经常全国上下搞人人过关的政治表态,什么“和中央保持一致”,那简直是对我们中国人智力的侮辱。不让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特别是信仰自由。

中 国传统文化被破坏殆尽。包括中共自己的所谓崇尚科学的结果,也使得中共自己的科学变得非常落后,因为所有的都是由党委来领导。你象江绵恒这样的一个普通留 美博士就能当上中科院副院长,他做过博士后、副教授、教授、系主任、院长吗?带出过博士生吗?在科学上有什么建树?完全因为江泽民的权力,就把他提拔到了 中科院副院长。台湾的中央研究院院长是谁?是李远哲,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让江绵恒当中科院的院长,不仅对那些院士是个侮辱,对于博士生都是侮辱。这样的人 领导中科院,我们还能对中国科学的发展有什么指望?

记者:所以中国一切的问题都是共产党造成的。

章天亮:对。我们一定要知道,中国发生的所有灾难,都是共产党造成的。前两天,卡吹娜飓风来的时候,小布什因为救灾不利受到批评,后来还发表一个演讲,说对这个救灾不利承担一切后果,为什么?因为权利大的人,当然责任也就相应的大。

共产党掌握了国家的一切资源,那干的一切坏事,所有发生的一切坏事都得算在共产党身上,就都得让共产党负责。而且很多坏事的发生,还不是说共产党的政策失误、工作失误的问题,而是共产党非常精密地策划、组织和实施了那些灾难。

比 如:大饥荒饿死3千万人,首先是政策失误,搞大跃进,但饥荒发生时,总得采取一些补救措施吧。他们非常恶劣的是,饥荒发生时,他们不但不去补救,开仓放 粮,反而还派军队封锁粮仓,有粮食也不给老百姓吃。不但如此,还封锁村庄不让老百姓逃荒,因为他怕老百姓逃荒会造成他的谎言的破灭。让一个村子一个村子活 活得饿死。当时叫灭火封锅,哪怕你们家有粮食,也不能煮着吃,就是让你活活得饿死。

已经不是过失杀人,而是故意杀人了。而好象当时GDP的20%都是给了世界上其它国家,自己国家还在饿死人的时候,他要把大量粮食运到苏联去,还朝鲜战争借的债。

中国的灾难,SARS掩盖,对法轮功的迫害,对道德、文化的破坏,整个生态的破坏,全是中共有预谋、有组织的,非常精密地策划的。

你 看看中国的历史,如果一个组织随机的犯了些错误,还不至于把中国折腾到今天这样,还不至于搞死这么多人。这中共干好事的本事没有,干的坏事简直太“精致” 了,时机、分寸、力度、范围等等,掌握的火候那叫一个精确,比计算机设计的程序还精密。所以,很多人都说它是个邪灵,我看它干的很多坏事,不是人能够干出 来的,甚至想都想不出来。

记者:中共建政的日子,也是继续作虐的开始。历朝历代,在建政之后的和平时期不会如此杀戮百姓,尤其是对人们精神和道德方面的全面破坏。

章 天亮:是的,中共这一点非常坏,尤其是非常系统的破坏人的道德。实际上,中国古代是礼仪之邦,现在已经不再是礼仪之邦,汉族的礼仪已经全部被中共给毁掉 了。过去中国人有非常系统的道德教育,小孩子从小读《三字经》,《千字文》,四书五经,对人的道德修养是非常有好处的。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做人准则。

现 在这些东西都没了。中共在几十年以来,用政治教育取代道德教育。做人应该如何做,在中共的教科书里是没有的。一切都以爱党为中心。而这个党又是流氓耍尽, 偏偏自称“伟大光荣正确”,小孩子没有四书五经的道德标准,跟着共产党学,那很容易就学成流氓了。这是带动社会道德整体下滑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记者:您认为中共是否意识到道德下滑是社会的毒根呢?

章天亮:怎么不知道?但他是故意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在夺取政权的时候,干的事情就非常坏。之后,又怕这些坏事让老百姓知道,也怕老百姓团结起来,也怕老百姓用中国传统道德标准去衡量它的所作所为,在这种情况下,它就采取一个办法,让老百姓的道德堕落下去。

孔子说过一句话:“君子敬而无私,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道德高尚的人自然而然就会非常团结,而且互相之间非常尊重,和谐,这种团结就会形成一种社会上正的力量。中共非常恐惧民间出现这种社会力量的。

怎 么办呢?中共就让人互相之间斗争。斗来斗去的,采用的手段又见不得人,那么最后社会上就达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父子反目、夫妻成仇的事情太多了,亲朋好友 之间互相揭发告密、落井下石。最后就把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完全破坏了。每个人都防备着别人,社会就成了一盘散沙。那也就容易被中共各个击破。

中共要想生存,国内国外都需要一个环境。国内的环境是需要把人的道德都沦丧掉。人一旦变坏,就成一盘散沙,就会为轻易为利益所收买而放弃原则,这样就更易于被中共所控制。

同时,在国际上,中共专门拉拢流氓国家,因为世界上需要生存环境,需要别的流氓国家的支撑。哪个国家人权不好,有大屠杀,它就扶持谁,象北韩、伊朗、苏丹、津巴布维、缅甸、乌兹别克斯坦,还有原来的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等等。

所以说,让人道德沦丧这个工作,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中共做起来是不遗馀力的。

记者:中共说它在夺取政权之初打击黑社会、妓女、毒品,剿灭土匪,也算做了好事,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章 天亮:中共当时不是为了老百姓做的这件事,它也不是光取缔和打击这些。这是因为中共是带有邪教性质的政教合一的团体,其鲜明的特征就是排它性,不管是什么 社会力量或社会群体,不在中共领导之下的它都要取缔。它不仅打击黑社会啊,正常社会的结构它也打击,象城市里的行会、农村的宗族制度,民间的工会,儒释道 等正教都要镇压……它是不管好坏,统统取缔,把整个社会都控制在它的手上。

中共对黑社会的取缔,就是大黑社会吃了小黑社会。哪个黑社会也没有象中共杀这么多中国人,是吧?哪个黑社会也没有用人民的纳税钱给自己养活一支军队,是吧?哪个黑社会也没象中共那样还有个政法委,把公、检、法、司都管起来,是吧?

而 中共对于社会负面力量和健康力量同时取缔的结果是,当中共对社会控制力一旦减弱的时候,首先出现的就是负面的东西。你看现在中国毒品、妓女、黑社会的蔓 延,连沈阳的市长慕绥新、副市长马向东都是黑社会成员,而真正能够制约丑恶现象的正的力量、健康的力量,比如信仰团体反而还是被中共强力镇压着。

记者:有的人很难真正认清中共和其它政权的区别。有的人认为中国古代的皇帝也是独裁统治,您觉得中共的独裁统治与中国历朝历代的政权以及现在的西方国家的政权有什么根本性的区别吗?

章 天亮:其实中国古代的所谓独裁是一种误会。皇帝做事情其实是有顾忌的,一个是顾忌真正的道德标准,儒家、道家的思想在民间是被普遍接受的,忠臣孝子,仁义 礼智信,这都是我们歌颂的,皇帝如果做得不好,老百姓是知道的。所有有一个不变的道德标准去衡量皇帝是否做得好。当皇帝如果做的非常坏的话,谁起来推翻 它,反而是替天行道。

孟子说:我只听说过一个叫纣的独夫被杀掉了,我没有听说杀君这件事情。就是说,当真的皇帝干坏事的话,老百姓推翻它是替天行道的。这种情况下,皇帝不太敢胡来的。

另 外一个对皇帝的约束力量是史官,有一句话叫做,史笔如铁。皇帝做的每一件事情,说的每一句话,史官都是要记录下来的。皇帝很怕史官,害怕身后的名声不好。 当时的社会制度,都是有谏官。比如在唐朝,皇帝要做一件事情,也是需要几个省一起讨论,专门有谏官,各种制约力量都存在。

在中共统治下,首先没有道德制约,因为他已经把道德标准全部毁掉了。用政治教育取代道德教育。什么叫好,什么叫坏,没有衡量标准,共产党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

也缺乏历史教育。中共对历史的篡改、隐瞒是非常可怕的。包括今天20岁的人,你问他们赵紫阳是谁,他们一无所知。所以,共产党干起坏事来,那也真是不怕载入史册。

同时,中共跟过去的皇帝不一样的是,皇帝过去只控制到县一级,相当于现在的市一级。但是中共一直控制到农村,社会方方面面都控制,一直到最底层,社会的末梢神经。

再看现在的西方国家的政权。美国总统不见得每件事情都做得好,但是和中共政权的区别,不是量的区别,而是一个质的区别。中共干的坏事不能再称为错误了,实际上都是罪行。

这种情况下,中共指责美国,就好象一个强奸犯跟法官说:你难道没看过黄色图片吗?凭什么来审判我呢?

小布什被指责救灾不利,他不会狡辩说:那他们非典还瞒着呢,我这不算什么。他不会这样讲,因为他不会跟别人比到底谁比谁不好,而是用一个道德标准去衡量的。我错了就是错了,我错了就去改。

中国古代文化中有一句话,孔子说“见贤思齐,见不贤则内自省焉。”就是看到别人好,我要跟他学,向他看齐。看到别人不好,我要反省一下,我自己是不是有类似的错误。

中共不是这样,它看到别人好的时候,它会说“这世上没好人,他这么好肯定是装的,他不贪财不好色,那他肯定就有政治野心。”然后看到别人不好,它会说“你看,他也不好!”言下之意,好像别人不好,就是自己干坏事的借口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思维方式了。

记者:中共毁坏中国传统文化,但有时却自称继承了传统文化。

章天亮:中共对传统文化采用的是批判的观点,是用马克思主义去批判中国的传统文化,所谓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恰恰是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的精华去掉了,把糟粕都留下来了。

比如,你要写一首歌,你歌唱什么,反对什么,这是跟作者的价值取向是非常有关系的。

而中共的价值取向是为政党服务,涂脂抹粉的。这种情况下,它所鼓吹的那套文化非常坏。他可能会采取某种形式,比如京剧,传统文化的一种,但是它是盗用了京剧的外形,去搞样板戏,为它涂脂抹粉。

他在形式上可能是借用了传统文化的形式,服装、乐器等等这些表面的东西,但是它的内涵已经被中共的党文化取代了。

记者:有人还对中共抱幻想,认为中共也在进步啊,您认为中共是否有改良的可能性呢?

章天亮:很多人都觉得共产党比以前改好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

就象一个杀人惯犯跟法官说,我现在已经改得很好了,我过去一天杀20人,现在两天才杀一个人。你说我是不是在改好?这是说不通的。中共过去一杀人好几百万,上千万,现在中共一年才杀几万人,但问题是,中共只要还在杀人,就不能说它改好了。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候,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共产党发现一个问题:任何一个共产党,你只要想改好,肯定垮台。

这 里面有个很深的道理,《九评之四》讲出来了。《九评之四》说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就是这样的,这个宇宙中有天理、邪不压正、善恶有报。共产党跟这个宇宙 的真理反着来。整个构成共产党的东西(我不是说共产党员),都是邪恶。它想改好一点,就等于自我毁灭一点,它改好的越多,构成它自身的东西就被毁灭得越 多。所以,它只要想做好,就等于自我毁灭。

东欧共产党是怎么解体的?就是共产党不好意思再杀人了嘛,也就是共产党想改好嘛。结果就是和民众对话,共产党马上就解体了。

共产党也看到了这一点,就是只要它改良,就必然灭亡。这也是它不改良的一个原因。

还 有一个原因,共产党在其统治过程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那是中国第一大巨贪。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担心自己依靠非法手 段积累的财富会被清算。在选择下一代领导人接班的时候,一定也是采用逆向淘汰的制度。就是你越好,越正直,就越不能用你。反而是你越腐败,越要重用。这就 是黄菊、贾庆林、吴官正、罗干、曾庆红、李长春能够进政治局常委的原因。

这是符合共产党的厚黑标准的。为了利益放弃原则,越是这样的人,越可能被提拔到领导班子的地位上去。它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地位和利益的稳定。里面的腐败共产党员为了维持利益,也防止改良。

因此说,共产党是不可能改良的。西方社会和中国民众一定要对这个事情看清楚,一定不要对共产党抱任何幻想。

记者:有的人问,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呢?是否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才有真正的新中国呢?

章天亮:实际上,中国有两套体系,一套是政府体系,国务院,各个部委、司局、处、科,这是它一套政府运作体系。整个这套体系在西方也是这样,只不过可能划分没那么细。

中 国,在这个正常的政府体系之外,又象附体一样,被附加了一个党,这个党,同级的党委要高于同级的政府,就象温家宝要受胡锦涛的领导,每个部的部长要受部的 党委书记的领导。中共在新闻报导的时候,永远是把党放在政府的前面,比如: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中共中央-国务院。

中国所有的祸害、灾难都是这个党造成的。如果把党拿掉,整个政府的架构还是在的,国家也不会乱的。就好象一个人长了瘤子,把瘤子摘掉的话,这个人还在。

共产党解体后,就没有人左右政府去干坏事了。这个时候,政府自然就会干他该干的事情。比如:教育部就是应该办教育,农业部就是应该种粮食,商业部就是做生意。

中 国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中共什么地方不管,什么地方就非常兴旺。过去统购统销的时候,老百姓都吃不饱肚子,后来改革开放的时候,也就是政府不管了,老百姓 自己种地就生活好了。现在的国有企业,除了靠垄断抢钱的,哪个能跟合资企业、外资企业、私营企业比?比不了的原因就是那些国营企业里面是由共产党在管着 的。

如果中共不管的话,中国一定会变得非常好。

记者:您认为中国的未来和希望在哪里呢?国家富强兴盛、社会稳定和谐、人民安居乐业的关键性因素是什么呢?

章天亮:中国最最关键的就是进行道德重建。一个民族如果没有道德,其它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一个社会道德好的时候,社会的管理成本会降得非常低。大家勤劳工作,互相关爱,这是一个正常社会应该有的状态。

一般的社会都是靠柔性的道德整合的,法律起到更加刚性的约束作用。但是中共不是,它是靠特务治国,对官员是采用腐败治国、流氓治国,用非常坏的办法治国,造成人们道德水平的低下,又带来不好好干活,社会犯罪率高,社会不公正现象等等,想完成一件事情,代价非常高。

如果社会要能达到道德重建的话,就应该抛弃共产党。现在的退党大潮也就是道德重建的过程。大家抛弃了共产党那套邪恶之后,其它的事情就要好办很多。

退党大潮实际上就是一场精神觉醒运动。现在不仅是中国大陆民众退党,西方政要、美加议员和政府部门,也渐渐注意到退党大潮,这是一个逐渐摆脱对共产党幻想的过程。

共产党统治很重要的手段就是欺骗,如果老百姓和西方社会不受骗了,共产党的统治也就不可能维持了。退党起到了一个划时代的作用。(http://www.dajiyuan.com)

10/1/2005 4:09:02 AM

点击 (434)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