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中国之行考验布什政治智慧

布什总统访华在即。这次访问实际上也是对布什政治智慧的考验。概因中美关系极其复杂,歷史恩怨纠结,既有经济和反恐方面的合作,又有严重的意识形态对抗,因此各路专家、各国政府见仁见智,各执一词。以下试从三方面论述之:

一、制定对华政策的三大难点

要对正确判断一件事,有三个要素不可或缺。第一个要素是获得关于被评判对象的完整而清楚的资讯;第二个要素是要有一个正确的判断标准;第三个要素是要有一个正确的思维和推理方式。这三个要素,无论是对中国民众来说,还是对各国政府来说都存在欠缺,也就成了各国政府制定对华政策的三大难点。

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他们对于中国的认识来源主要有两个:其一为中共的媒体宣传;其二为自身的亲身经歷和经验。这两个来源恰恰并不可靠。中共的媒体宣传属于洗脑性质,关键问题上或者假话连篇(如股市问题、台湾问题、镇压法轮功问题),或者三缄其口(如「九评」、「退党」、「出卖领土」等问题)。而民众自身的经验范围却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无法在心目中构建中国的全貌。加上中国民众的道德判断标准是被中共刻意污染的,思维方式是被中共「党文化」严重扭曲的。因此,让中国民众来判断中国,得出的结论可能相当片面和偏颇。

对于外国政府来说,这三方面的问题同样存在。他们的消息来源大概有三类,一个是中共的宣传机器;第二个是他们的驻华记者走访普通民众;第三个是他们的情报机构。他们比普通百姓所多出来的情报机构仍然不能瞭解中共这个黑箱集团的决策,他们的驻华记者和情报人员在中国旅行更要受到诸多的限制。

就像西方人很难读懂《三国演义》或《东周列国誌》中记载的诈术、游说、诡道和权谋一样,对于集中了中国几千年来积累的诡谋权术的中共,用西方人的逻辑思维和善恶价值根本无法瞭解中共之黑之恶之邪。更加上外国政府常常因为不得不考虑经济利益,而故意对中共的歪理邪说(如人口素质太低;搞民主就会导致内战;中共在改良,要给中共时间;经济发展会产生中产阶级,接着会令中国民主化;从村级选举开始,用几十年的时间实现普选等等)信以为真,因此判断标准和思维过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扭曲。

孙子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在对中国无法做出准确判断的情况下,制定的政策充其量也只有一半的正确概率。

要破解这三大难点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通读甚至反覆通读《九评共产党》。在当今中国这样一个极权社会,要瞭解中国,就必须瞭解中共,包括中共的歷史和现状。从资讯的完整性、判断标准和思维方式,《九评》可以给各国政府和中国民众十分有益,乃至振聋发聩的启示。

二、布什要和哪个中国建立友好关系

在克服制定对华政策的三大难点之后,布什接下来需要决定和哪个中国建立友好关系。现在有两个中国可供布什选择:一个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另一个是正在摆脱中共暴政,并走向自由的新中国。

布什访华前,有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发生。

11月8日,布什在接受凤凰卫视採访时谈到,他将与中国领导人会谈货币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反恐问题、朝核问题、伊朗问题和贸易顺差的问题。对于人权与宗教只字未提。

就在同一天,美国国务院按照1998年通过的《国际宗教自由法》,发佈了第七期《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国因为严重侵犯宗教自由而被列为「特别关注国家。」国务院在报告中指出「宗教自由状况不仅本身具有重要意义,而且还是整个社会容忍与稳定程度的反映。倡导宗教自由能够促进言论、集会和良心等其他自由。宗教自由取得进展,民主事业也会更进一步。」

11月9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及几位国会议员,在美国国会山庄内联合举办记者招待会,发佈《关于中国人权策略的报告》。多位国会议员在发佈会上抨击中国人权现状,呼吁布什总统借访问中国之机,大胆、公开地表达美国对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的严正关注。

同一天,布什在白宫会见了达赖喇嘛,做为他尊重人权和宗教自由的一个暗示。

也同样是在11月9日,21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布什总统,要求他把人权作为双边会谈的实质性议题,并敦请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政治犯、人权活动人士,停止封锁互联网等等。

另有一百多个团体致信布什,呼吁他帮助被中共非法迫害的良心律师高智晟。

对于布什来说,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民主和自由是他在就职演说中的承诺。然而在接受凤凰卫视採访时对此只字不提,令人非常意外。或许他是出于营造良好会谈气氛的考虑,或者并未准备把人权作为中美双边会谈的突出议题,然而国务院和国会的一连串动作,将人权问题摆在了议事日程的第一位。此次,小布什在日本京都盛赞日本、台湾和韩国的民主成就,并指出「中国人民需要更多的言论自由……中国人民改善社会的努力应该受到欢迎,并成为中国发展的一部份。」小布什强调「我们鼓励中国继续往改革和开放的道路前进,因为中国国内越民主,在国外就会越受到欢迎。」

布什的这种变化一方面反映出:作为民选总统,他必须听取民意代表,即国会议员们的建议。另一方面,民意的支持让布什在人权和民主的问题上採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布什的这种转变并不足够。除了他向中国政府和中共施加压力外,更应该把注意力投向中国的民间力量。从前苏联到东欧各国的经验表明,没有任何一个共产党能够经过改良后被人民接受和继续执政,反而出现齐奥塞斯库被枪决,昂纳克被审判的先例。《九评共产党》已经阐明,共产党是不可改良的,其改良的结果就是下台,乃至受审。这是令今天仍然不断欠下血债的中共尤其恐惧并引以为戒的。

布什如果能够看到一个中共统治下的专制暴政正在解体,一个自由中国正在诞生,就应该全力支持大陆民间的退党运动,这是中国实现和平转型的唯一出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继续把一部份希望寄托在根本就不会出现的「中共改良」上。

三、对布什中国之行的一点预测

对于布什来说,民主和自由固然重要,现实的贸易问题、禽流感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和六方会谈问题也不容忽视。在这些方面,布什希望能够和中国达成一定的妥协和合作。

我们必须看到,这种妥协和合作的最大障碍在于中国共产党的存在。所有的权力都抓在中共的手中,所有的责任当然都要中共来负。

胡锦涛10月28日~30日访问朝鲜时承诺向朝鲜提供20亿美元的援助,11月2日访问越南时,承诺提供10亿美元的援助。外界对中国自身存在九千万贫困人口,却到国外大把撒钱的做法感到不解,然而站在共产党的角度看却再简单不过了。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是民主制度,那么中共的独裁制度就太突出了。因此中共需要竭力在国际上营造一个生存环境。也就是分化民主国家,拉拢流氓国家和扶持恐怖主义国家与美国进行对抗。

中共迫切需要原教旨主义的北韩继续以原教旨主义生存下去。事实上,国际共运的实践已经证明,原教旨主义会造成社会的极度贫困,乃至饥荒。然而当金正日准备经济改革并建立特区新义州的时候,中共却把未来的新义州特首杨斌抓了起来。中共宁可自己每年赔上几十亿美元给北韩,也不希望北韩通过经济改革而自给自足。

道理也很简单,有了北韩专制这个国际上已经恶劣得不能再恶劣的形象,中共的形象看起来就不那么恶劣了。甚至美国还希望通过与中国的合作,在北韩核武器问题上施加影响,这更给了中国对外与美国讨价还价,对内煽动民族情绪的本钱。至于北韩人民会饿死多少,这个完全不是中共考虑的问题。

在六方会谈的问题上,中共最希望的就是拖下去,因此它绝不会有诚意去迅速解决它。

其它的问题也同样如是。只要那些现实问题还存在,美国就不得不花精力去对付,就不得不花时间与中共谈判,那么相应的与中共谈判政治变革的时间和精力就会大量减少,中共的压力就会减轻很多。

中共这样一个极权国家,如果要干一件事情,达到一个目标,可以以倾国之力去完成。邪恶的镇压上亿法轮功学员的运动就是这样实施的。中共只要拿出镇压法轮功不到其中十分之一的精力,上访人士的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和禽流感问题等,早就可以解决了。因此这些问题之所以久拖不决,中共「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布什在京都说「中国的这些(汇率)声明是一个好的开始,然而中国也应该採取行动去实现声明中的目标。」此次,布什的访问,大概还会有很多中共口惠而实不至的「成果。」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1/18/n1124039.htm

点击 (406)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