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章天亮对话〈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

(大纪元记者高凌採访报导)1月5日,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发表了〈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一文,阐述了《九评共产党》及退党的意义远远不止于解体中共,这个精神运动对于现状採取「好的留下,坏的去掉」的态度,对未来中国还具有积极的建设意义;而能够退党的正义力量也为中国的「后共产党时代」准备了过渡政府。应读者的要求,我们就此对专访了章天亮先生(以下简称章)。

记者:可否谈一下您这篇文章的写作背景?是甚么样的事情触发了您写这篇文章的想法?

章:我在2005年12月接触到美国政界的一些人士。他们瞭解许多中共的罪恶,但是也对中国在转型期是否会出现动盪心存疑虑。我们需要指出,这种疑虑是中共刻意伪造并灌输给中国民众和外国政府的。

许多人觉得西方民主国家都是甚么反华势力,巴不得中国越乱越好。实则大谬。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中国如果乱了,全世界都没有甚么好处。美国和欧洲的经济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西方现在许多政要,他们知道中共不好,但是他们有一个错误的思路,就是要准备好一个中共的替代组织,比如反对党,然后再让中国转型到自由社会。或者让中共自己慢慢改良,走向民主。

我想,《九评》出来以后,如果真的去认真地读《九评》,就会发现中共不可改良,没等改良完成,中共就必会被觉醒的人民所抛弃和清算,因为它歷史上的罪恶实在太大了,大到不会得到人们的谅解。然而我们都知道,中共对于任何反对力量的出现,都是立即强硬镇压的,就是所谓「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那么也就是说,西方人等待在中共的治下出现一个有规模的反对党,我看永远也无可能。

到此为止,西方的思路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我写这篇文章就是提出一种新的看中国和看中共的思路。当《九评》在解体中共的同时,就在同时造就一个新的团体,这个团体有良知、有理智、有眼光、有勇气。他们就会成为未来中国社会安定的力量,过渡政府也会在这些人中间产生。这就是《九评》对于中国的建设意义。

记者:也就是说,你认为西方政府最大的忧虑是解体中共后这个国家怎样得到一个有序的治理?

章:对。当然,《九评》的意义也不仅仅是我刚才提到的。等到这件事情过去以后,人们会发现《九评》给了人很多东西。

《九评》除了还原歷史真相外,还通过人们的道德觉醒达成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开启未来中国的社会和解之门,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上次文章中没有提到的,但是《九评》的公告里说了,「反思这段歷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

现在你想在德国復兴纳粹主义就比较难了,因为人们在反思当时的罪恶。同样的道理,当中共解体后,有了《九评》,中共邪教就无法死灰復燃。这个效果,它的意义也是不可估量的。

只要中共在一天,它就会折腾一天。我们看到它从夺取政权到现在,运动就没有断过。现在还在搞「保鲜」。另外,它还有一个改不了的规律,就是週期性的杀人。所以,中共解体后,国家得到一个有序治理的机会要大得多了。

记者:那么可否理解为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写给那些有志于解体中共后有意参与国家及政府建设的有政治抱负的人士?可否具体举一些例子呢?

章:不完全是这个目的。我主要的目的是让人们能够认识到《九评》的建设意义。「准备过渡政府」只是其中的一项。

「准备过渡政府」也是「和平转型」必不可少的一环。重要的是转型期的「和平」,以及转型后的「和解」。当然更深层的意义还有,这里也很难用几句话再把它简单概括出来。以后可能需要专门撰文去谈。

我一直在揭露中共的罪恶,但是至于具体的一个个中共党员,许多人都不是坏人。他们做坏事都是被中共逼着的。你说朱镕基有多想镇压法轮功,胡锦涛、尉健行有多想镇压法轮功吗?就他们个人来讲,当时都是反对的,现在也不见得贊同,就是因为有中共的邪灵控制机制,使得他们服从于江泽民的独裁,或者现在为了党的生存,不敢把这个邪恶的镇压停下来。这就是「人性服从于党性」。许多中共在歷史上造成的悲剧都是因为「人性服从党性」造成的。

那么当中共解体后,许多现任政府中的党员等于解脱了「党性」的束缚,说不定他们还能在未来政府中参与意见和管理,说不定他们还是中共解体后看守政府的成员。当然,先决的条件是,他们得主动抛弃中共,就是声明退党。否则,老百姓对他们也不放心。

另外我们看到许多退党的先行者,他们因此积累了巨大的民望。如果他们将来有志参加新政府的管理,这些民望就可以作为他们将来行使权力的合法性来源。具体例子我就不举了,他们现在还在中共的统治下生活,把谁列举出来都会给这个人很大的压力。

记者:您在文章中强调了让中共党团员先站在「党外」去读《九评》,你觉得如果他站在党内的话,就很看懂《九评》的真意么?

章:不容易,特别是那些中共的高官。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维护中共的政权,并因此维护自己的权力。这样的人看多少遍《九评》效果都不见得好。他以为《九评》是在动摇他的权力基础和既得利益,所以就牴触了。他看不到《九评》是在救他。我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齐奥塞斯库当时在罗马尼亚宣佈解散共产党,他会成为和戈尔巴乔夫一样的人物名垂青史,但是他就是为了维护权力而杀人,最后被民众送上了刑场。这就是选择抛弃邪教和维护邪教的区别。「九评」是在救人,在这里我不好说得更深刻,所以只能举这么个世间上大家看得到的例子。

希望党员,特别是胡锦涛这样的中共高层人士,好好看看大纪元的《郑重声明》。如果真有像基督教所说的那种「大审判」,神是不会放过犯下滔天大罪的共产党。共产党的罪恶也会祸及那些不肯退出的党徒。所以,我们向他们呼吁退党,可不是为了我们,是为了他们好。

另外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给老百姓灌输了许多黑白颠倒的是非观念。这些话说多了,形成了一套党文化,最后连中共领导人自己都相信了。谁不放弃这些错误的是非观念,看《九评》时就会为中共辩护。那对他们看懂《九评》就会形成障碍。

记者:您可否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一下是怎样的一个文化思维结构挡住了这些人无法看到《九评》的内涵?

章: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过一段时间,我会专门写一个系列文章谈这个问题。这里只举一个小例子。比如「对中共要一分为二,中共干了很多坏事,但是就没干过甚么好事吗?」

这句话表面上是公正客观,其实是「伪辩证法」。〈九评之四〉已经写过了,中共是反宇宙的力量,它的邪恶是超越相生相剋的,也就是超越「辩证法」的。对于这种邪恶就不能一分为二了。举个例子,一个人杀了好多人,法官在宣判他的时候,他为自己辩护说「为甚么对我不能一分为二?我固然杀了人,但是我当年也曾经帮老师擦过黑板,帮老大爷挑过水。」你会觉得他的辩护是非常可笑的。当犯了死罪的时候,其它东西都是微不足道的。

那些用「伪辩证法」为中共辩护的人,应该跳出这种党文化的思维。

记者:一些读者猜测您的这篇文章是法轮功群体将走入政治的一个讯号,您可以谈谈这个问题么?

章:我信仰甚么是我个人的自由,作为一个社会生活中的人,我也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我只能代表我自己。虽然给大纪元写专栏,但我也不代表大纪元,更不代表法轮功。哪个大纪元的专栏作家也不代表法轮功。法轮功有自己的系列书籍,都是李洪志老师写的。法轮功有自己发佈消息和态度的权威网站,就是「明慧网」。如果谁要看法轮功的态度,那要到明慧网上去看。法轮功也有自己的发言人,像张而平等人。我也不是法轮功的发言人。

章天亮在大纪元上写的每一篇文章,都是自己要写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法轮功不会参与政治,这是李洪志老师反覆声明的。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读的《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这篇文章。也许是文章标题容易让人误解。我其实已经在原文最后说了:法轮功弟子已经一再强调不参与政治,不谋求权力,「后中共时代」的中国更需要其他「有志有德」的人参与公共生活的管理。我的那篇文章,其实就是向其他「有志有德」的仁人志士、退出中共以及即将退出中共的各界精英喊话,呼吁他们贡献才智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所以谁要说这是法轮功走入政治的信号,他不但没有好好看看李老师写的系列书籍,连我的文章也没有好好看。

记者:最近在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关于人民党成立宣言,称:「加入中国人民党的人被视为自动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即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先锋队。」又说「在现在中共当政时期,人民党党员不用登记。」入党仪式仅仅是念党章,并表示贊同。那么您是怎样看这个事情呢?

章:我觉得这个事情非常蹊跷。成立一个党,如果连个组织部门都没有、党员登记都没有、发起人是谁都不知道、发起人的联繫方法也没有,那就太奇怪了。谁心里念叨一下党章表示同意就是党员了,再念叨一下就退出了,既不享受权利,也不承担义务,这也太随意了吧。

如果我说我成立一个「蓝天党」,凡是认同天是蓝的,就都是我的党员。你觉得这样有甚么意义吗?这样的党等于不存在一样。

我认为,大纪元在退党方面的努力,正在凝聚正义的力量。我想,如果出现甚么干扰而使大纪元上的退党人数减少,最高兴的莫过于中共。如果谁成立一个政党,同样可以使人退出中共和相关组织,当然我们也很欢迎。我觉得也是一个应该支持的好事。但是我觉得至少应该把人数跟大纪元说一下,毕竟客观上大纪元的统计数据已经成为解体中共的无记名投票网站。中共的解体对谁都是有好处的。这一点我们应该有共识,应该共同努力。

记者:由此我也想到了一个问题,有些人认为当年的共产党曾让很多人为之献身,热血沸腾的歷史让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和反感,因此认为法轮功学员为了自己的信仰这样付出和过去的中共没甚么区别,那么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您怎样看待这样的想法?

章:这种想法是非常奇怪的。很多中共特务知道大家都很讨厌共产党,就刻意通过大骂共产党来取得人们的认同,然后利用这种信誉资源把法轮功描述成跟共产党一样,以便激起人们对法轮功的反感。实际上是通过骂共产党的方式来帮共产党的忙。

法轮功学员从来也没有「热血沸腾」过,他们尽管对于信仰非常坚贞,但是表现上是非常理智,非常平和的。你见过法轮功的反迫害游行吗?我参加过很多次,特别是每年迫害週年的时候在华盛顿DC的「7.20」游行。他们连口号都没有,就是举着横幅以及被迫害致死的功友照片静静地走。哪有「热血沸腾」啊?共产党才动不动就宣传「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形式上都是「死」,实质是不一样的。歷史上正教被迫害的时候,像罗马迫害基督教的时候,或者中国古代的「三武一宗」灭佛,教徒们也都是宁可捨弃生命也要坚持信仰的。所以这方面,法轮功的表现也有和歷史上正教教徒类似的地方。

形式上的类似也说明不了甚么问题,信仰的内容才是关键。至少法轮功要求炼功人要做好人,那么法轮功学员宁可承受酷刑,乃至失去生命也要坚定地去做好人,採用的方式又那么和平。这样的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吗?

也许有一些共产党的党徒被骗了,好像为了一个甚么理想而献身,但是看一看中共夺取政权后屠杀了八千万中国人这个事实,我倒觉得当年那些人还不如不那么坚持。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们的採访。

章:我看到许多人,他们不去关心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却来关心法轮功是不是参与政治。其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迫害尽快停止下来。您的採访有助于我们澄清一些疑虑。所以,我也谢谢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19/n1195276.htm

点击 (419)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