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绝食维权,路在何方

大纪元时报的员工在香港的中共代表处抗议中共迫害律师AFP/Getty Images

章天亮:绝食维权,路在何方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2月22日讯】在网上阅读高律师等人有关绝食维权的文章,常常被他们无畏的精神所触动。随着海内外声援或加入绝食维权的力度和范围持续扩大,中共也加大了其流氓手段的力度。

在《对绝食维权运动的四个预言》中,我曾预计「维权方与中共进入一种僵持。」这种僵持我们曾经在1989年的天安门绝食运动也见过。如何避免重蹈「六四」,我们有必要重新思考那段歷史。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中共怕的并不是绝食本身。

任何一个人就算是饿死了,中共也不会在意。大饥荒的时候,中国饿死三千万人,毛泽东照样在全国各地给自己修筑豪华行宫,舞会也照开不误。1989年,几千大学生在天安门绝食,中共的「老革命干部」照样吃得下睡得着。2001年深秋,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的中共大使馆前绝食,最长的达连续十天之久,参加绝食的崔尽染、王靳威等人瘦得脱了相,中共大使馆不但不闻不问,反而故意烹调味道浓烈的川菜,让香气从使馆飘向这些飢肠辘辘的绝食者,更恶劣的是,一再把绝食者塞进使馆的请愿信从门里丢出来。

去年七月,共军少将朱成虎说的「准备以西安以东所有城市被摧毁为代价」来与美国进行核大战。迟浩田说「但是如果歷史一定要我们选择:……是保全几亿中国人的生命重要还是保全我们党的生命重要?我们只能选择后者。……谁叫我们是共产党员?从我们入党那一天起,党的生命就是高于一切!」这都在在反映着中共对于生命的轻贱。

如果我们指望绝食本身的痛苦会给中共甚么压力,或者良心不安,那么未免将中共想得过于善良。

因此,我们就顺理成章地要谈第二个问题,即绝食的主题至关重要。

应该说,在1989年的那场运动中,从学生到社会普通民众,包括中共官员都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清。因此将绝食的主题选取为:请中共与学生「对话」和为学生运动「正名」。而整个学潮的主题则为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

中共虽然镇压了八九年这场运动,但是这些话在现今的中共听来,是相当顺耳的。因为它还是把中共摆在了执政的地位,呼吁中共改革和改良。不但当年学生对中共抱有希望,即使是旁观的百姓和国内外的媒体,也仍然对中共抱有希望。

应该说,这些口号和厚望反而成了中共耍流氓的本钱。中共发表甚么民主建设的「白皮书」,处决胡长清、成克杰等人,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等措施,忙得不亦乐乎,倒好像在努力完成学生运动的未竟事业一样。这个邪教在尽量让世人相信,它正在顺着人们的「希望」向改良的方向努力。

而实际上中共的邪教本质一直没有变,流氓本性一直没有变,杀人机制一直没有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哲学一直没有变,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慾望一直没有变,欺骗和镇压的统治手法一直没有变……这一切的「没有变」不是因为中共「不想变」,而是「不能变」,一变中共就死。因此这一切不但「没有变」,而且永远也不会变。这就是我们一直到今天,无论是个人的苦难,还是民族的苦难还未终结的原因。

因此,这次绝食的主题就必须直指问题的关键。我们之所以绝食维权,并不是因为中共的个别官员的不法行为,我们抗议的就是中共这个罪恶制度本身。正是因为中共邪教的存在,才不断造成了过去的问题,并不断制造新的问题。绝食的目标之一在于唤醒民众认清中共的本质。

这个主题藉助绝食这样一种具有自我牺牲精神的运动来推广,才会给中共造成压力。这种压力的目的,并不是迫使中共改良,而是依靠绝食的媒体效应和社会效应,迫使中共在国内外的关注下不敢对绝食者轻举妄动。

最近,中共派流氓特务在美国的亚特兰大毒打大纪元技术总监李渊,并抢走他的两部笔记本电脑。中共之本意在于恐吓这些在海外敢讲真话的人,并寻找李渊用于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核心技术,结果招来美国方面的强烈反弹。国会就中共的网络封锁和西方公司屈膝协助封锁之事举行了规模近年罕见的听证,各大媒体充分报导了听证内容,期间李渊被美国国会议员誉为「美国自由的英雄」,多次起身答谢议员和听众的掌声。美国国会准备通过法案,推动网络自由。

这种高调的回应,将迫使中共在採取某一项行动前就要考虑其巨大的政治后果了。我们必须看到的是,中共之所以快速的黑社会化,恰恰证明了它的虚弱。它甚至不再有把坦克开上天安门的勇气。因此国内外的关注和媒体的持续报导,对于抑制中共的邪恶发作是非常有效的。

第三、如何打破僵局

现在维权方与中共进入一种僵局。维权方本来是反对中共的迫害,而中共正因为你反迫害,所以就更加要迫害你;于是维权方就更加要反迫害。如高律师所说:「但就是这样被迫无奈的、始终表示出适度敛控的小规模抗争,得到却是各地警察更黑社会化的、更流氓的、丧失基本人性的打压。」

这是两个互相激励的系统,局面的破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某一方不存在了。中共当然不会自己消失,因此它现在施展黑社会流氓手段,传唤、软禁和关押维权人士,目的就是要让维权方消失。

因此我们要知道,我们绝食维权仅仅是手段,让人认清中共本质也是初级目标,终结中共邪教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而在另一方面,因为我们除了道义资源上佔据优越性之外,物质上和舆论上,我们仍然在和一个劫持了整个国家资源的邪教对抗,因此我们就更要利用好我们的道义资源。

近日看到高律师与跟踪者发生肢体冲撞,这也许就是中共受到启发,下一步去制造「打架斗殴」而陷害高律师的前奏。所以这里顺便请高律师制怒。

我们必须避免和中共的暴力冲突,而要高举道德的大旗,揭露中共十恶俱全的邪教本质,揭露中共在歷史上犯下的一切罪恶,让人们从道德上唾弃中共,从形式上离开中共。简而言之,就是「传九评,促三退。」

今日高律师提出「遏制警察全面黑社会化的和平抗争不能停止」,其中对为何不能现在停止绝食抗争的解释,让我尤为钦佩高律师的勇气。而在另一方面,我认为,在把控制暴力(枪桿子)视为生命的中共那里,警察的一切行动必然是中共指使的结果,而警察黑社会化的根源在于中共本身就是带有黑帮性质的邪教团体。因此,我们绝不能用一个正常的「人」的思维,去衡量那些被中共邪灵「附体」的警察,除非他们能退出中共,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

解体中共,才能打破维权方与中共的僵局。因此,「这次绝食维权运动需要向广度发展:告诉更多的人瞭解和参与这一运动;更重要的是,这一运动必须向深度上发展:传九评、促三退,帮助中国人摆脱共产邪教,重获新生。绝食维权运动如果能与『九评』『退党』有效结合,则会将其性质从弱者向强者的抗议,昇华为正义对邪恶的宣判。」◇(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22/n1232752.htm

点击 (387)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