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在佛州研讨会上关于中国和中共的问答(上)

【大纪元3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华迈阿密报导/ 2006年3月4日在佛州举行的“2006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与会者提出了许多两岸民众关注的热门话题。嘉宾们的精彩回答赢得观众的阵阵掌声。以下是当天问答部分精选片断,和大纪元读者们分享:

问: 共产党是否会侵犯台湾?可能在什么时候?在2008年吗?

杨明伦教授:如果问中国什么时候侵犯台湾?我想说,不是怕它不来,而是怕我们没有准备好,这点比较重要。如何准备好?要通过军购,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军事实力防卫台湾,它什么时候打过来,我们都能够万全以待。但是要确保军购能够运到台湾。因为几年前美国售给台湾的潜艇曾经被泛蓝集团挡下来。

另外我想说,对中国政府不能存任何幻想,这点是最重要的。

聂森教授:我想大家首先要知道的是,两个民主国家之间不会打仗。

去年12月,到台湾参加9评研讨会有一位非政府组织领袖 – 美国自由研究基金会总裁、“切中要点”主编 杰克威尔勒博士,根据他的研究,他说:过去30年里,没有2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之间打仗。战争的两方,至少有一个是专制独裁的。如果中国也民主化以后,和台湾之间能不能打仗,是要通过投票才能决定的。所以推动中国民主化是避免海峡两岸发生战争的关键问题。

作家章天亮:据我的感觉,共产党打台湾是虚张声势,但台湾不能放松警惕。

共产党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国民经济的GDP 有70-80%靠进出口,而这进出口中的70-80%是到美国来的,这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靠出口,出口的依存度非常高。如果两峡开战,中国会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制裁,这种经济制裁会导致中国大陆老百姓的抢购和大量提款的风潮,带来大陆经济体制的不安全,共产党对这点是非常清楚的。

再有就是大陆的能源储备是非常糟糕的,在2003~2004年,全国有20多个省市自治区拉闸限电;去年油价飞涨,中国不断在委内瑞拉、加拿大、中东寻找油;中国还与伊朗签了100亿美元的合同,为什么呢?中国的经济发展走的完全是高能耗式的经济,中国每生産一美元的GDP,它的能耗总的要比日本高几十倍。也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对能源的依赖性非常高。共产党为维持它执政的合法性(实际上它没有合法性,它并不是合法民选的,那它就靠执政的有效性来取代合法性,就是説你跟着我就能过好日子),那么它就要拉动GDP增长,这个增长大部分靠高投入、高能耗式的工业。这种情况下,中国大陆的能源储备基本上用于经济发展。而美国什么样呢,如果打起仗来,没有任何人给美国提供石油的话,光美国储备的石油就足够用半年的。日本可以支撑3个月。台湾不清楚,而大陆据説支援不到1个星期。一旦战争机器全面运转起来,本来大陆就没有石油,没有战略储备,没有油田的储备,就会给大陆的能源带来很大的问题。

外面看大陆很强大,就象我们看共产党很强大一样,它内部其实是非常虚弱的。80年代邓小平曾经有百万大裁军;因为他说我们要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当给军队四个字:“军队要忍”——通过削减军队开支,把钱投在经济建设上。后来军队不满意,认为待遇太低;当江泽民当政时,让“放水养鱼”,就是告诉他们都去做生意吧,导致军队走私非常厉害,远华走私案等都与这有关。所以,军队的腐败也是很严重的。战斗力降低得很厉害。这个大家可以去参考一下《江泽民其人》这本书。

所以大陆从外交考虑,从经济考虑,从能源考虑,包括军队内部人事关系的考虑,都有很多东西制约了它,我认为现在还不敢动手。

台湾人公共事务会美东南区理事长许清政先生即兴发言:

美国人赚100元,存3.5元在银行;中国人赚100元,存42元在银行。很高的储蓄率。单是在人民银行,有超过8千8百亿人民币的存款。一旦打仗,那些把8千8百亿人民币存在银行的民众就遭殃了,银行也会因此出现提款风潮,给中共带来很大的问题,这是很实际的。所以估计中共不敢轻易打台湾。

问:共产党有多少会员(党员),现在退党退了多少?对中共政权有何影响?


作家章天亮:大陆的党员人数,中共统计是6千8百万;现在退出中共组织的人数是850万。这850万,不完全是党员,还包括团员和少先队员。我估计党员在200万到300万之间。
但是你要知道,一个人在做一个动作,它可能代表了许多人想做而没敢做。比如説,今天的研讨会,我们看着只有几十个人,然而刚才杨教授提到说,我想请谁谁谁来,他不来,他想来但是不敢来。但是如果共产党不在的话,因为共产党的威胁没有了,你敢不敢来?他可能就敢来了。那么我们要看到,退党虽然说现在是1、2百万人,但是它背后可能有1千万甚至上亿的党团员都有这个想法了。他们只不过还没有付诸行动。这就是1比100甚至比1000这样的比例。所以我们不要光看到有这个动作,它实际代表了一群人。后面还有很多人有同样的思想。
当时苏联共产党解体的时候,退党人数是420万。当时苏联1亿五千万人口中,党员人数在1千万到2千万左右;公开退党的人包括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市长索布恰克,还有当时苏联的一个外长退党,这些人的退党带动了共产党的解体。现在我可以和大家很负责任的讲,在我们大纪元收到的退党的人员中,有现任的部级官员;可能还有更高职位的我们还不知道。
我们相信,一旦民众的恐惧消失的话,那就可能会产生一个巨大的冲击波。就是説,共产党现在是在一个不稳定的、勉强在维持一个平衡的状态,任何一个事件都有可能诱发共产党的垮台。所以我们看到高智晟律师只是写了一封信,简简单单的一封信,为什么中共就怕到这个程度,因为现时的中共就是虚弱到怕一封信的程度。
问:人性是软弱的,例如说,当年许多理想、理念一致的六四事件的领袖,来到海外便争权夺利,各立山头;许多人拿到绿卡,便开始享受赚钱、享受民主自由,而不再关怀中国民众。甚至好朋友也会变成敌人。这就是人性的劣根性。有何积极方法突破?

章天亮:关于人性的善恶问题,一个人如果没有信仰的话,他的人性随时可以被扭曲,一个人如果有信仰的话,那么它就能坚持住。为什么呢?因为信仰确定的是善恶标准。
耶稣讲过一句话:“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永不能废去”。中国人讲,“天不变,道亦不变”。人只要有一个信仰,那么他不管别人说我什么,别人认为这件事对不对,他都会按着神的规定去做。如果我是基督徒,我知道摩西十戒说不许奸淫,不许偷盗,不许杀人,那么不管你说什么,不管你怎么扭曲,我都知道,这是神规定的,我没有解释权,只有执行权,只有服从他的权利,都要按着这个摩西十戒去做;如果我是佛教徒,我一定按照佛教徒的戒律去做;如果我是道家的话,我就要按照道家的去做,儒家的话按照儒家去做。当他有一个信仰的话,他的善恶标准就被锁住了,锁在那个经典上去了。
共产党最大一个问题是,没有一个不变的善恶标准。他每一次都叫做创造性发展,对前一次的善恶标准进行颠覆,让老百姓无所适从。大家知道前苏联有个笑话:一个监狱里有三个人,大家互相说说为什么被関进来:当然大家最后的结论都是因为反革命。为什么是反革命呢?第一个人说,我是反革命,因为我支援彼得罗维奇。第二个人説我是因为反对彼得罗维奇。第三个人说我就是彼得罗维奇。这等于说,你干了什么说了什么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共产党说你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
那么什么才是对的?共产党说我是强权,我就代表真理。你不管支援他也好,反对他也好,反正他要抓你,你就得被他关起来。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标准。那么民众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呢?我也不管它对还是错,你现在有权,那么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这就造成中国道德急剧下滑的原因。共产党又是一个十恶俱全的邪教,做了无数坏事,它就带动了整个社会的道德下滑。
所以我想中国如果要走到一个健康的社会的话,非常需要信仰重建。信仰重建会带动中国的道德重建以及中国的文化重建。中国才是一个和谐的社会,有希望的社会。

(http://www.dajiyuan.com)

3/12/2006 11:26:30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12/n1251837.htm

点击 (417)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