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对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深层思考

章天亮先生在「全球论坛」现场发言(大纪元)



【大纪元4月23日讯】在苏家屯死亡营曝光两周后,中共导演了一场邀请美国参观苏家屯医院的骗局。事实上,中共早已销毁了証据。法轮功方面也要求中共全面开放劳教所接受调查。在此大背景下,希望之声、大纪元与新唐人于4月15日在法拉盛通过网络广播举办「全球论坛」,讨论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对中国未来的影响。以下是大纪元专栏作家兼新唐人特约评论员章天亮的现场发言,根据录音整理。



林晓旭:各位听众,各位现场的嘉宾,欢迎来到我们节目的现场,今天您正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和《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一起主办的,在纽约法拉盛所举办的社区论坛,叫做「全球论坛」,我们的主题是关于苏家屯集中营和中国未来的探讨,下面请章天亮先生。

章天亮: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今天我想主要谈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想说我们对类似于像苏家屯这样的死亡营罪恶的惩罚,绝不能仅仅侷限在参与这些罪行的人。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知道这个罪行,绝不仅仅是真正动手术的那些人、真正负责把法轮功学员从各地运到苏家屯,或其他别的类似于死亡营的那些军队;也绝不仅仅是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那些公安;也绝不仅仅是辅助参与的那些护士等等这些人。

他们尽管参与了这个罪行,但是我们要知道他们的参与仅仅是一个表面的现象。我们知道不仅仅是苏家屯一个地方有死亡营,一位渖阳总后勤部的老军医揭示在全国有三十六个这样的死亡营。

这样大的一个灭绝性的工程,需要中国许许多多的部门来进行配合:它需要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它需要法院可以对这些违法抓捕的行为的漠视;它需要司法部的配合,让那个律师不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它需要医生亲自来动刀;它需要军队来进行押运;它需要军队对人防工事进行封锁;它需要大陆所有的媒体对这个事件噤声,它需要大陆的检察院不介入这样的调查。

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东西,它绝不仅仅是这些参与的部门它们本身能够决定得了的,缺乏任何一个环节,缺乏任何一个中间有效的协调,这种罪行都不可能发生。

那么到底是谁在协调这件事情?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揪出来协调这个罪恶的罪魁祸首——那就是共产党!

在《九评》的公告里面有这样的一句话,中国从中共夺取政权以后,所有发生的那些巨大的灾难,都是「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协调下发生的。」没有这样的一个共产党,这样的一个对整个社会从头到脚的一个集权的控制的话,这些罪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我们不能光看到共产党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是不一样了,它们现在的共产党员已经穿起了西装,是吧?它们去吃西餐的时候会用刀叉,它们到国外的时候甚至讲很多流利的外语,它们可以把人权民主这样的美丽的词藻挂在嘴上说得非常熟练,但是它们的本质从来没有变!

就像一个人做假帐一样,过去他是拿纸跟笔作假帐,现在他是用计算机了,但是他做的还是假帐!就像一个流氓,过去他只是穿着马褂,现在已经穿上西装了,但是还是流氓!过去他吃人不吐骨头,现在吃人已经开始用刀叉了,那么他们还是在吃人!

所以我们必须知道,共产党它在类似苏家屯这样事件中的角色,我们必须要知道,共产党的本质绝对没有变,而且就是它在背后协调这个事情!所以当我们在解决苏家屯这个事情的时候,类似于苏家屯这样一个死亡营的事情,我们绝不能仅仅侷限在这个个案上,我们一定要结束造成这个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那就是共产党!

我们在过去已经受共产党很多的骗了,文革的时候,给很多人平反,这些人感激涕零。其实没什么可感激的,他们虽然可能已经从劳教所放出来,或者从监狱里边放出来,但是造成他们当时入狱的那种机制一点儿都没有变。他们当时被放了,但是共产党想收拾他们的时候,还是可以把他们抓起来,所以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

很多人觉得你法轮功怎么整天为自己呼吁啊?你们怎么不整天为别人呼吁呼吁,难道被割除器官只有你们法轮功吗?难道没有其他别人吗?是,有很多其他别人也遭受同样的痛苦。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现象里边有两个层面。首先法轮功学员有权利自己呼吁。我打一个比方,就像一个人在面临生命危险时,他大喊救命时,这时一个过路的人过来说,「哎,你怎么只为自己喊救命?难道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受到生命危险吗?那么多人都面临生命危险呀!」

这种指控是非常无理的,做出这种指控的人不但逻辑有问题,而且人品也有问题!我们看到很多人指责法轮功仅仅在为自己呼吁,可是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法轮功现在在面对着多么残酷的迫害?这是第一点,法轮功有权利全心全意的、百分之百的为自己呼吁。

当然法轮功学员绝不仅仅侷限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大纪元时报》的报导,包括太石村事件、汕尾事件,尤其是汕尾事件是我们《大纪元时报》首先报导的,所以我们对老百姓权利的维护其实已经远远的超出对法轮功自身权利的维护。

第二点我想讲的是,像肯尼迪总统讲的,「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当法轮功学员他们的问题解决的时候,就不仅仅是把自己的这个问题解决了。苏家屯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候它有它深刻的制度原因,就是共产党它的这种统治,它这种邪恶的协调能力,同时的话它还有文化的原因。

那么多的医生他们动手术的时候他们知道他们在杀人。为什么动手术?这就是一个深刻的文化原因。因为在共产党长期无神论的教育下,在共产党长期党文化的灌输下,他们觉得对阶级敌人怎么整都不过份。他们觉得当共产党一旦把某一个人化成阶级敌人的话,这个人就不是人了,就变成了一种生产的原料,或是可以用他来赚钱,可以用他来获取超额的利润。这就是对生命的漠视,这种已经在中国普遍形成一种共产党的党文化。

还有道德的原因。看到这么多人被杀戮的时候,不仅仅是那些主刀的人下的了手,周围那些看客很多人他们也默不作声,所以当我们在解决类似苏家屯问题的时候,我们从制度的层面、从文化的层面、从道德的层面我们都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当这些问题解决的时候,那就绝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问题解决了,绝不仅仅是死亡营的问题解决了,整个制度的问题、整个文化的问题、整个道德的问题都要得到解决。

所以我觉得就是说我们可以从类似于苏家屯这样死亡营的事件看到法轮功是如何被迫害的,因为他们被迫害得最残酷。以这样的事件为起点,我们要认识到这一场对中共的揭露和我们所做出的反应的意义所在。

共产党过去经常欺骗我们说我们要团结一致向前看,让我们放过它过去的罪恶,我们要跟共产党讲我们绝不向前看,我们就是要反思这个歷史。「团结一致向前看」这种说法是共产党的一种伎俩。

大家知道高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三次上书以后,中共派了很多的国安到新疆去,到高智晟服兵役的地方去,甚至到高智晟老家去调查他的祖上多少代,一直调查到清朝光绪年间看他祖上有没有什么政治问题。你中共怎么不往前看呢?你往后看都看到光绪年间了,对吧?

我们对中共罪恶的追查我们可以从建党的时候开始就追寻起来,我们一定要把它的罪恶从它的建党到今天,以至于共产政权结束前所有犯的一切罪恶详详细细的纪录下来。

我们过去就是太轻易相信它了,文革结束的时候我们还相信它,认为它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结果后来又出现六四,六四之后又出现了法轮功。我们如果不能对共产党这样一个制度来进行反思的话,如果我们还听信它「向前看」这种说法的话,下一个悲剧可能还会落到别人身上。

所以就像《九评》公告里面讲的:「反思这段歷史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不再发生」。

而且「向前看」这种说法非常具有迷惑性的。首先,共产党所犯下的根本就不是错误,它就是罪行!不能说任何一个人杀了人之后他站在法庭上说:法官先生我过去一天杀十个人,我现在十天才杀一个人,我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多了;我们团结一致向前看,你放过我吧!那不可能的对不对?完全是中共它自己编造出来的。

而且「向前看」的这种说法只有受害者表现出他的宽容的时候,他可以说我们忘记过去,我们一起往前看。你作为加害的一方,你作为犯罪的一方,你根本就没有权力要求别人向前看。

而且当这样的罪行发生的时候,就包括受害的一方,你也没有权力往前看,因为罪恶如果不得到惩罚,这个社会要失去公正。我们一定要追惩这个罪恶,我们不是为了仇恨,我们就是为了要框扶正义。

所以说当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要以这样的事情为起点,要把这个问题跟老百姓讲清楚,就是说我们不把共产党的问题解决了,将来这样的悲剧还可能发生,而且还可能发生更加严重的悲剧。怎么解决?中共现在还面临巨大的危机,就是《九评》的传播跟退党的大潮。当民众读了《九评》的时候他就能够知道共产党的这种罪恶,读了《九评》的人听说苏家屯事件的时候,他一听了就相信,因为他知道这是跟共产党的邪恶是一脉相承的;同时的话就是全民的道德觉醒,抛弃中共。

所以说我想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中国现在社会转型已经不能承受暴力的革命,而传《九评》促三退给中国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一种和平转型的机会。这个机会我们要把握好,我们也要利用好苏家屯和其它类似死亡营的活体器官移植这样的事件,让老百姓真正的看到中共的本质把邪教终结掉。

谢谢大家。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23/n1296224.htm

点击 (378)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