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基督徒如何对待中共的各种迫害

大纪元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 (大纪元)


【大纪元4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採访报导) 基督教徒高智晟律师3月31日在陕北老家,流泪併发表演讲说,「如果基督是今天来到中国的社会,当他看到如此之多的生灵,这么多法轮功修炼者,如此大规模遭受迫害,基督他会怎么做?耶稣基督会怎么做?因为他们都是非基督徒,而不去拯救他们、替他们仗义执言的时候,耶稣基督他还敢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还敢说吗?」



就高律师的这番话,大纪元採访了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章天亮认为,即使按照基督教的教义,所有的基督徒也都应该站出来对共产党说「不」。而法轮功传播《九评》,不仅仅是在结束自身的迫害,也会为其他人争取到自由。同时传播《九评》也是在和时间赛跑,一定要赶在中国社会出现矛盾总爆发和暴力冲突前,把《九评》传出去,才能真正避免社会危机,才能真正推动中国的和平转型。以下根据採访内容整理。

记者:高律师认为基督如果重来世间,对法轮功受到如此迫害也不会坐视不理,您对此如何看呢?

章天亮:高律师说的完全是对的。其实仅仅是按照基督教的教义,所有的基督徒也都应该站出来对共产党说「不」。

国内和海外都有一些基督徒,特别是许多海外华人基督教会和自由知识份子等,对中共在国内迫害基督徒,採取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鲜少见他们曝光中共的暴行或者呼吁国际社会的支持,还有一些人对迫害基督徒不闻不问,反而对于法轮功努力终结迫害的行为难以理解。我觉得啊,国内的基督徒和其他国家的基督徒信的都是同一个主,当国内那些兄弟姐妹受到迫害时,所有的基督徒都有责任把迫害停止下来。

我读到高律师那段话的时候,也很感慨。我想起看过的《圣经》里的一段话。「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里记述耶稣讲的末日审判的一些事。其中提到一个情形说,耶稣把所有的人分成两半,一半在他右边,另一半在左边。耶稣对右边的人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我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那些人就问耶稣说:「主啊,我们甚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或是渴了给你喝?甚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甚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耶稣回答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些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

然后耶稣又对左边的人说:「你们这被咒诅的,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它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没有给我吃;我渴了,你们没有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没有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没有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没有看顾我。」左边的人也问:「主啊,我们甚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没有服侍你?」耶稣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没有作在我这些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没有作在我身上。」

我看到《新约》里面的这些话很有触动。在今天共产党对家庭教会这样强力镇压时,当那些基督徒在共产党的镇压下呻吟哀号、乃至失去生命的时侯,无论是海内还是海外的基督徒都应该看到共产党的这些罪恶哪怕是针对「最小的一个」基督徒,实际上也都是对着基督教在犯罪了。哪怕是对着最小的基督徒做的,也是对着耶稣基督来做的。

这些人如果是真相信耶稣的话,他们是应该有这样的义务去停止迫害。否则他们基督徒自己都会面对基督的问话──当共产党在酷刑折磨你的弟兄姊妹的时候,你在干甚么?

中共夺取政权以来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停止过迫害真正有信仰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有这样义务的站出来终结迫害。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时,很多人觉得跟他们没有关系。比如,共产党成立610办公室是为了迫害法轮功而成立,但是当610办公室一旦成立起来之后,就不仅仅是针对法轮功了,郝凤军曾经披露610办公室的背景,有一大部份是管法轮功的,但还有一部份是管家庭教会的、天主教徒等。

而且中共会把用于迫害法轮功的同样的酷刑、各种各样瓦解法轮功的政治手段用于基督教会上。据我瞭解,中共迫害家庭教会最严重的时候是从2002年开始的,实际上这就是迫害法轮功的一个自然延续。

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它决不会对其他人和群体心慈手软,它为了系统的迫害法轮功而使用了最残暴的酷刑和最残忍的手段,它所操控的遍佈中共专政机器每一个角落的丧失人性的人渣,也绝不仅仅是用来对付法轮功的,而是迟早会祸害到任何别人身上。

当法轮功遭到迫害时,那些基督徒先不要管是不是信仰问题,即便是从一个人最基本的善良出发,那也应该出面制止。而这样做的同时,也会使基督徒现在受到的迫害减轻。

就像高律师在一次家庭教会聚会时,对一位基督徒说:「第一:当我不认识基督的时候,我作为人,人的层面上对社会公义的理解,我去做了,替他们仗义执言;当我认识了基督的公义的时候,我更应该去替受迫害者仗义执言,这是一个层面上我要讲的;第二个层面上,我必须纠正你的一个说法,说我替法轮功说话,我告诉你,我是替中国人说话!我是替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社会上遭遇到非公义的受迫害者说话!」

记者:有的人,其中也包括基督徒,在对待共产党的罪行时,还是在谈宽恕,认为《九评》措辞激烈,多有不善。因此对法轮功学员参与传播《九评》、促进退党、解体中共的行为更加不理解。

章天亮:我们现在谈到共产党时用了很多词,比如:讲它是邪教、邪灵、邪恶、带有黑帮性质的黑社会团体、恶党、邪党等,很多人觉得我们在骂共产党,其实这里面有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区──我们只是说出了真相,并不是我们用词丑陋,而是因为中共的本性就那么丑陋,我们只不过是如实反应它的本性而已 。

我打一个最粗俗的比喻,我们看到一堆狗屎的话,我们会说这是一堆狗屎。我并不是在骂它,因为它事实上就是一堆狗屎。

许多基督徒说他们很温和,从来不骂人,我说我们也没有骂人。如果真正看《圣经》的话,耶稣在耶路撒冷上十字架之前,讲过一些很重很重的话。他谴责那些「假冒伪善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诅咒他们要「有祸了!」耶稣说这些人是:「愚拙瞎眼的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显得美观,里面却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还把他们称为「蛇类,毒蛇之种」,质问他们「怎能逃避火坑的审判?」

这些话表面看起来很情绪化,但实际上耶稣讲的是一种实际情况,用他的语言表达出来。我觉得我们对共产党的谴责并不激烈,非常理智。

共产党的一个诡计就是在利用中国人宽容的传统。它歪曲孔子讲的「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 「过之能改,善莫大焉」。

当然宽恕是一种美德,孔子也讲「恕」道,是吧?「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基督教里也讲要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这种宽恕不是无原则的。宽恕和惩罚之间有一个非常严格的界限。

中共的罪行已经远远不是错误,而是严重的罪行,而这种罪行已经远远超过人类可以宽恕的底线,如果共产党的罪恶能够宽恕的话,这个社会就不存在好坏之分了,这个社会就完全失去公平了。如果一个人、一个组织可以犯那么大的罪,还需要人无条件的宽恕的话,这个社会就没有任何公平而言了。

其实基督教里,除了讲宽恕外,也是讲惩罚的。耶和华在定摩西十诫中讲得很清楚,「以命抵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实际上这是一个对等、公平的道理,跟中国传统文化中讲的是一样的。

有人问孔子,「我以德报怨可不可以?」孔子问:「如果你以德抱怨,那你拿甚么报德呢?」那人又问:「那到底是拿甚么报怨?」孔子说:「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就是别人对我好,我也要对别人好。别人对我甚么样,我要公平的还回去。

当然在现实生活中,对于一般的事务或者错误,我们应该更宽容一些。这个世界也会因为宽容而美好。法轮功也讲「真善忍」嘛,就我个人的浅薄理解,这个「忍」中也包含了宽容。

但是这个社会也是要维持公平的,如果只谈宽容的话,这个社会就不需要法律,那也不会有末日审判,也不会有上帝惩罚人。诺亚方舟,还有《创世纪》中谈到的所罗玛城的毁灭,就是因为那个地方的人做的恶已经超过上帝能够容忍的底线,他就是要惩罚。

所以宽恕和惩罚都需要,对罪恶也是需要必要的惩罚,佛家也讲天国与地狱。这种惩罚不是我仇恨你,而是维护社会正义的体现。

只谈宽恕的人,可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并不知道共产党有多邪恶。作为他们来讲,首先应该先瞭解共产党的罪恶。然后再看看对这种罪行还能不能宽恕。

当面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么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时,如果一个基督徒无动于衷的话,他应该想一想:如果耶稣行于世间,看到这些会不会无动于衷,会不会允许这些极其残忍的暴行,甚至把人活体割除器官。这是完全无法容忍的。

记者:有基督徒认为法轮功学员不够忍耐,停止迫害也完全是为了自己。

章天亮:其实以前基督徒遭受迫害时,他们也传福音。如果不传教义,基督教也不会在歷经数百年的迫害之后流传下来。

说到「忍」,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经讲过:「忍是修炼者在一切行为中的表现,而不是没有行为。」我说说我个人的浅薄理解。

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他们表现是:心里没有仇恨,那种对痛苦的忍耐,那才是非常了不起的忍,这种忍才是真正的忍。就像高律师在公开信中讲的那些法轮功学员,他们遭到了那么非人的残酷迫害,仍然能够无怨无恨,还在苦口婆心的善劝那些施暴的警察,这种忍有多少人能做到?

另一方面,法轮功被迫害停止的时候,决不仅仅是法轮功被迫害停止了。肯尼迪总统曾说过:「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人被奴役的状况得不到解决的话,就说明允许被奴役却不被惩罚的机制是存在的,当这种机制存在的话,就也会作用于别人身上。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遭遇,因为是自己的亲身经歷,所以讲出来就更为生动、可信、有力。那么他们讲真象,当然是讲述自己的遭遇了。这不是说法轮功不替别人说话,而是採用了他们最有力的方法去讲真象。

但是,当法轮功争取到信仰自由的话,中国任何一个人都会有真正的信仰自由;当法轮功争取到自由的时候,那必然是所有人都争取到自由的时候。比如,法轮功学员现在广泛传《九评》,这已经远远超出他们解决自身问题的层面。当《九评》传开,当中共这样一个万恶之源、造成中国一切问题和灾难之源解体时,那其它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

记者:这也就是传《九评》的重要意义吗?

章天亮:不仅仅如此。关于这方面我写了很多文章。最近我看到一个问题,其实很多人也都看到了──中共对老百姓的压迫,使老百姓已经忍无可忍,随时可能彻底爆发暴力革命。如果人的道德和文化不能重建的话,以暴易暴,最后必然使中华民族再次陷入灾难之中。

高律师这次经过山西,也看到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但是民间和中共掌握的暴力资源根本不对等,不瓦解中共的军队,到时候它开起枪来,那真是毫无人性的。我们在汕尾已经又见识过一回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传播《九评》也是在跟时间赛跑,一定要赶在最后矛盾总爆发之前把问题解决,让中国恢復到和平转型的轨道上来,让中国人民在道德良知觉醒的基础上重建中国。所以《九评》传得越多越好,越快越好,把中共和平解体掉越早越好,这是对中华民族最好的。(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5/n1277317.htm

点击 (377)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