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调查盗器官未果 专家学者指迷津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 (大纪元)
着名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 (大纪元)

美调查盗器官未果 专家学者指迷津



【大纪元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採访报导)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上週五说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渖阳领事馆的官员参观了苏家屯医院,没有发现医院被不正常使用的证据。

着名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指出,按照美国的司法制度和国际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须迴避。在中共活取器官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预。应该由国际中立机构、独立于政府部门的民间团体组成调查团进行客观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综合性调查。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指出,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别是涉及调查一些危及中共统治的罪行,比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所有个人或团体都应该在出发前做好一个功课──认认真真地读几遍《九评共产党》,否则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会出现失误。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参与《九评》的相关事宜,更因为他们在迫害中已经蒐集了大量的证据,并对中共的邪恶有着亲身体验、瞭解和反思,此次调查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调查的结果就极有可能被中共的伪证所操纵,至少难以得出全面的结论。

中共掩盖 不可能看见

章天亮指出,在中共操控下的走马观花的调查,一定是看不到甚么东西的,这是意料中的事情,尤其是三週之后中共已经将罪证大量转移和销毁之后的情况下。所以现在应该呼吁国际社会全面调查中共所有的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以及法轮功接获的证据中指向的嫌疑地方。

另一方面,「没看见」并不等于「不存在」。一百年前,人们看不见原子,但是并不等于原子就不存在。对于中共这样善于高效而精心伪装的邪恶团体,需要加倍的耐心、严谨的态度和高科技的手段去调查。事实上,许多大案的破获都是从微小的证据开始的,而在中共带领下的走马观花的「调查」不会得出中共不希望的结论。

同时,法轮功方面提出此案许多常识性的疑点,中共没有回答,而去苏家屯血栓医院参观的美国方面也未提出这些疑点,更不可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因此现在说苏家屯没有对法轮功进行活体器官摘除是十分轻率和不负责任的。

陈破空指出,中共一贯造假撒谎,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人没有看到甚么证据,一点都不奇怪。中共官员完全可以让你看见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东西,而让你看不见他们不想让你看见的东西,尤其是在当地作了大量根本性改变的紧急部署之后。

他说,根据我坐牢的经验,中共可以在一夜之间让劳教所改头换面。中共干瞒天过海的事是非常拿手的好戏,三週时间足够他们改变一切和做出一切的掩盖措施。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到中国去考察监狱中的酷刑感到非常不满,因为中共不仅反覆拖延时间以作准备,而且限制起考察范围,所以联合国专员根本见不到他们想见的设施或人。由联合国的经歷完全可以想像,这次器官摘除的恶性事件,中共更不可能让国际社会看到任何真实的情况。

要由国际独立机构调查

陈破空指出,仅仅是美国政府派出大使馆和领事馆官员去调查,这是远远不够的。这件事应该由国际中立机构、独立于政府部门的民间团体组成调查团进行客观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综合性调查才行。

根据中共独裁专制的本性,集中营有其逻辑存在的理由,因为中共专制和独裁的本性决定它没有甚么事情干不出来的。专制和独裁的本性就是此案的最大嫌疑。在这种嫌疑下,国际社会应该採取最深入、最广泛、最科学的调查和取证,扩大调查范围,对调查取证的方式也应该公开,在媒体的报导和监督下进行。

章天亮指出,调查应该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中共由于是一个以「无神论」为教义的邪教组织,因此它可以做出一般人不敢想像的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的罪恶,也可以把各种诡诈权谋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如果一个人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没有足够的瞭解,对它的思维方式没有足够的瞭解,对它的行为模式和种种骗术没有深入的研究,在和中共打交道的过程中,就极其容易地被中共欺骗。

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别是涉及调查一些危及中共统治的罪行,比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所有个人或团体都应该在出发前做好一个功课──认认真真地读几遍《九评共产党》,否则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会出现失误。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参与《九评》的相关事宜,更因为他们在迫害中已经蒐集了大量的证据,并对中共的邪恶有着亲身体验、瞭解和反思,此次调查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调查的结果就极有可能被中共的伪证所操纵。至少难以得出全面的结论。

嫌疑人必须迴避

陈破空指出,按照美国的司法制度和国际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须迴避,不得成为一个案件的主导者或参与者。

在中共活取器官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预,不得参与,因为它已经是被调查的对象,就应迴避,让国际社会主动调查。当地政府官员也都必须迴避,由国际社会进行独立客观的取证。中共本身不迴避 ,而是直接安排,不可能构成司法公正。

章天亮指出,美国政府有义务向公众说明:调查是如何进行的,採用了甚么样的高科技探测手段?调查何时进行?进行了多长时间?有哪些人的参与?调查人员是否受过严格的刑侦或特工训练?调查过程中,中国政府是否迴避了?调查人员是否可以和别人随意交谈,他们如何确定回答他们问话的人不是中共事先演练好的?

另外,美方得出结论的依据是甚么?可否公佈调查报告?没有发现证据,是否就等于没有证据?是否说明此事不存在?他们是否联繫过海外的法轮功学员,是否提出过法轮功方面一直在追问中共的常识性疑点?如果提出过,中方如何做答?如果没有提出过,那么调查人员如何回答法轮功方面的疑点?等等。

美国政府表态的背后

陈破空指出,美国政府现在急于仓促表态,可能出于两个原因,一方面,法轮功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使得美国政府对于这样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不得不去做点甚么,不得不去表个态。

但另一方面,来自中共方面的压力,尤其是在胡访美前怕这个问题成为双方经济利益交换的障碍,因此急于表态。也许中共对美国政府说,既然你已经来看过了,那你们就表个态吧,这种压力就造成美国政府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个阶段性的表态。

美国政府深知此事严重,肯定会成为左右整个访美形成的焦点话题,因此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就先表这么一个态,希望让这件事暂时平息一下,但是只是说他们没有看到证据,并没有做进一步的结论或者评论。

据我所知,当年杨建利刚被捕后,他的太太去美国国务院要求解决时,美国国务院告诉她千万不要声张,并表示「我们会考虑的」。当时正值时任副主席的胡锦涛要访问美国。后来杨建利的太太后悔了,说上当了,本来以为美国政府会及时解决,因此没有去抗议、静坐,失去了施压的良机。

法轮功这次一定不能上当,还是要继续高强度的施加压力,呼吁国际社会进行更大范围、独立、全面、深入的调查。

对胡温不利

章天亮指出,美国政府的表态,中共的掩盖和否认,其实对胡温是非常不利的事情──江泽民罗干干坏事,胡温为之揹黑锅。即使在胡温的位置上,对迫害法轮功的全貌也未必完全清楚。当关押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曝光后,胡温就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承认?还是不承认?

现在中方和美方的表态,给胡温树立了一个极坏的样板。罗干会藉此说:你看,我做对了吧?这事被隐瞒住了。结论是:做多大的坏事都没关系,只要隐瞒的手段好,就能将这个事情瞒住,就可以免于罪行的追究。

这对胡温是个非常不好的示范,等于在鼓励他们干更大的坏事。

《伊索寓言》有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小时候偷鸡蛋,他妈妈说,你干得真好,把鸡蛋煮给他吃。他就放开干,长大成了一个强盗,最后又犯了死罪,要被送上刑场的时候,他跟他妈妈说,有一个秘密告诉你。他妈妈凑过去,他就把他妈妈的耳朵咬下来,然后说:如果我偷第一个鸡蛋的时候,你打我一顿,我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对于中共邪恶的这种放纵,不仅仅对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一种巨大的伤害,对胡锦涛也是一种伤害。这件事情本来跟胡温还没有直接关系。如果能够揭露出来,那么也许就杜绝了胡温参与类似坏事的可能性。否则这种隐瞒的经验会延续,类似的罪恶还会发生。胡温会被深深捲入其中,越来越难以自拔。

如果走到那一步,胡温可能也会说:如果当初美国对我们再强硬一些,我们说不定就会把首恶江泽民和罗干抛出去,就不会被江罗捆绑着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

林肯说过:「你可以在某一时刻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永远的欺骗一部份人,但你不可能永远的欺骗所有的人。」法轮功被活体摘除器官的罪恶曝光是迟早的事情。然而主动或被动参与,造成隐瞒和拖延罪恶曝光的人,都将面临良心的审判,乃至法律的审判和歷史的审判。

能够公平一些 听法轮功方面怎么说

章天亮说:美国方面现在已经到中共的苏家屯血栓医院看过一遍了。为公平起见,是否可以来仔细看一下法轮功方面的证据和疑点。法轮功将会欢迎美方的听证,并且也希望国务院能够把听证结果向公众和媒体说明。(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18/n1290612.htm

点击 (384)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