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记者的天堂 记者的地狱

苏家屯事件已经曝光一月有余,消息人士指出中共早已将那里的法轮功学员转移走,并销毁物证之后才公开回应。如今大量法轮功学员仍然被关押在各地集中营中,活体摘除器官的罪恶正在大量发生。医务人员公开说明,器官来源都是20至30岁的健康人体,且并不讳言是法轮功学员。同时医务人员也指出,过了「五一」货源就没有了,这说明中共正在迅速进行最后的集体灭口。

在苏家屯的证据毁灭后,近日我看到法新社和美联社在苏家屯的採访,整篇报导基本类似新华社的通稿。採访的对象包括苏家屯区的一位政府官员郑滨和血栓医院的一个副主管张旭。郑与张二人所做的回应相当笼统,除了说一些「无中生有」之类的场面话之外并未给出有价值的信息。唯一令我有些意外的是,张旭声称血栓医院正在考虑起诉大纪元。

迄今法轮功方面起诉的中共官员或组织鲜有被告主动应诉的先例。如今,血栓医院倒扬言要起诉大纪元,我认为这种行为付诸实施之可能性万中无一。中共绝无胆量让自由社会的执法机关与律师到大陆独立调查取证,那样曝光出来的惊天罪行绝不仅仅是苏家屯透露出的冰山一角而已。若真的诉诸国际法庭,那倒会成为法轮功方面讲真像的大好机会。我们不妨且拭目以待。

另外一个令我意外的倒是法新社和美联社竟未报导法轮功方面的质疑。比如渖阳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CITNAC,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该中心在其网页上宣称:肾移植一般等待一週时间,最多一个月就可等到合适的供体。由于肾脏摘除后最多可以保存24小时至48小时,否则该器官移植后就会无法成活。这意味着该中心有大量的活人资源,如果哪个供体组织配型成功,此人将被立即活体割除肾脏,然后被推入焚尸炉烧死。

该移植中心并不讳言器官来自活人,其网页上宣称「我们的器官不是来自脑死亡病人,因为那样的器官其状态可能不好。」同时,该中心还称由于中国政府的支持,所有内脏的来源都是免费的。如果如中共声称器官来自死刑犯,死刑犯通常都是每年定期集体处决,又如何保证一个星期就可以为器官受体找到供体?

这些问题,中共都无法回答。令我吃惊的是,法新社和美联社似乎也并未提出这些常识性的问题。换句话言之,记者竟然无职业常识,採访中共前未做好家庭作业;採访后也未请法轮功方面发表评论。所谓「平衡报导」的惯例,到了中共那里就失效了。

这让我想起一种说法:中国既是记者的天堂,也是记者的地狱。

说中国是记者的天堂倒不是说记者可以躺下来睡大觉。确实,在任何重大事件发生时,中共都要求发新华社通稿,记者的工作因此变得毫无挑战性。然而此时恰恰是良心记者一举成名的时候。例如《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Ian Johnson)因为 报导中共山东警察虐杀法轮功学员陈子秀并追踪报导陈子秀女儿六个月来试图让警 察开出她母亲死亡证明的毫无收效的努力,而获得了2001年度新闻界的最高奖项—— 普利策奖。该报执行编辑Paul E. Steiger就有关法轮功报导获奖一事评论道:「这是一个面对强大的警察反对报导的压力,以勇气和决心,通过敏锐有力的笔法将一个故事报导出来的范例。」

相比之下,中国确实也是出卖良心的记者的地狱。他们为了取悦中共而自我审查,必将导致他们的报导引述大量中共谎言,如此他们不仅将在真相显露后失去信誉,更可能不知不觉成为中共捆绑合谋犯罪的帮兇。

美联社记者的运气似乎一直不佳,2005年,就曾经被中共利用发了一篇对 「天安门自焚」伪案当事人的採访。所谓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自焚」一事,早已被法轮功方面驳斥得体无完肤,且成为法轮功真相资料中最有力的一种,盖因其电视镜头仅仅是对中共「焦点访谈」进行慢镜头播放和分析。中共漏洞百出的「自焚」谎言曾由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公开提供。「华盛顿邮报」等大媒体也对「自焚」伪案进行过调查和报导。然而美联社竟似乎对此惊天伪案一无所知,继续大幅转载中共谎言,採访中共特务扮装的「自焚当事人」。其对中共伎俩的麻木实在匪夷所思。

等到中共垮臺时,新华社无疑会与中共一起完蛋。但是美联社的信誉也会因真相的更多曝光而损毁,这对于以「公信力」为生命的媒体来说,是不可承受的损失。

当然,更值得谴责的是中共那些撒谎毫不脸红地发言人。在犯下反人类的滔天罪恶后竟然若无其事的一口否决,毫无羞恶之心,此等事绝非人类所为。正应了孟子所言「无羞恶之心,非人也。」对于这样的「人」,我们无话可说,但是记者们何苦去报导 「非人」之「人」的话呢?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14/n1286978.htm

点击 (370)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