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给余杰王怡的几点建议

郭飞雄公开信发表后,余杰、王怡、傅希秋牧师也相继发表公开信,高智晟律师发表了关于谈「拒郭事件」的文章。如今基本事实已经相当清楚。网上的各种言论也对余杰和王怡做了尖锐的批评。

这件事情恐怕余波会非常深远。受到伤害的不仅仅是郭飞雄,以高智晟律师等为代表的国内维权团体、法轮功学员、白宫方面、傅牧师所主持的对华援助协会、大陆基督教家庭教会、乃至余杰和王怡自己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本文试图对伤害结果进行评估,并藉此向余杰和王怡提出一些建议,即如何应对,挽回损失。

一、评估负面影响

首先关注国内维权团体。这个群体有几千万之众。去年一年国家信访局接待上访、接受申诉727,440人次(件),最高人民法院接待上访 113,625人次(件),国务院隶属部委接待上访554,195人次(件),全国省一级政府信访局和政法机关接受上访、申诉14,891,650人次。此外还有许多人(如法轮功学员)去年并没有以上访的形式维权。

这些人是受到迫害最惨烈的人群,尽管他们人数众多,却是不折不扣的弱势群体。在中共严重践踏法制,以黑社会手法的掠夺和迫害下,也鉴于中共对包括法律资源在内的一切社会资源的垄断,这些人急需海外的舆论以及政府的关注。而余杰和王怡联手阻击郭飞雄的做法,无疑使布什总统失去了一次重要的倾听中国民间实情的机会。

其次是法轮功学员。尽管法轮功学员是在维护自己的信仰权利,故而可以归结为维权团体的一部份,然而这里有必要把法轮功单独列出。在高智晟律师的三封公开信中所公佈的中共极其残酷和野蛮的迫害,使法轮功的遭遇在众多维权团体中显得格外不同。阻击郭飞雄,使得布什总统失去了一次当面聆听中国大陆律师关于法轮功遭遇的独立司法调查结果的机会。这不但是客观结果,而且可以说是余杰和王怡策划阻击郭飞雄的最重要原因。鉴于,法轮功遭到的残酷迫害以及受到的严重不成比例的关注,余杰和王怡的作为就尤其令人寒心和痛心。

再次,白宫方面也受到余杰和王怡的伤害。按照美国法律上严格的「反歧视」原则,布什总统如果只接见基督徒而排斥并非基督徒的郭飞雄,将面临政敌、舆论界和民间「宗教歧视」的批评,这是一个政治家不能承受的指责。白宫方面发佈的信息在明确无误地指出,这是对中国人权活动家的会见。而余杰与王怡将其刻意扭曲成「基督徒之间的美好交通」,不但是对主人的不尊重,而且将白宫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在「余杰与布什总统会谈要点」一文中,余杰说布什总统「亲自向客人介绍参与会见的副总统切尼、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白宫顾问兼首席撰稿人、白宫新闻发言人等高级官员。国务卿赖斯原定参与会见,后临时有其他事务离开。」如果是基督徒之间的见面,那么就应该是总统私人性质的会面。按照美国严格的「政教分离」原则,所有余杰提到的上述「高级官员」不但没有必要而且也绝不应该出席,更不需要通过白宫对外发佈消息。而白宫网站报导这件消息本身也说明这是一次政治性的会面。

从常情常理推断,主人应该知会客人见面的规格和白宫方面的出席人员。出于最最基本的政治常识,余杰也不应该对这一政治意味明显的动作,做歪曲性的解读。而当余杰和王怡联手阻击郭飞雄成功后,反而一再说「任何人没有权力代替白宫作出这样的决定,任何人也没有能力阻挠白宫见其他人。」把个人错误造成的结果让白宫承担。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第四,对华援助协会的傅牧师本人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傅牧师的道歉绝大多数都是在替余杰和王怡说的。今天傅牧师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採访的时候说「白宫并没有将会面定性,也没有列出邀请的名单,而是将决定权交由主办单位对华援助协会,该组织是在听取王怡余杰的抗议后,考虑中国家庭教会现实情况决定不邀请郭飞雄的。从教会的健康成长来看,不合适和活跃政治人士结合一起。」

傅牧师在一开始并没有不让郭飞雄去白宫,而是在余杰、王怡提出退团要挟后才决定不让郭去的。从时间上看,是傅牧师受要挟在先,报给白宫名单在后。尽管傅牧师在《对华援助协会就郭飞雄白宫事件的声明》中所说的「白宫方面完全同意和接受我们就此事所作的决定」并非假话,然而一方面是为了给余杰下台阶,另一方面该「部份事实」中包含的误导性信息,也会令白宫感到被动。进一步说,余杰在会面期间直接以宗教名义让布什结束中共制度,表现并不比「活跃政治人士」更加温和,也与傅牧师的原则严重不符(尽管「结束中共」是我百分之百贊成的)。

余杰和王怡要挟傅牧师在先,违反傅牧师原则在后,再说谎把责任推给白宫,却让傅牧师反覆道歉并收拾和白宫之间的关系。

第五,大陆基督教家庭教会也受到一定的伤害。「对华援助协会」是为数极少的为大陆地下基督教会争取人权的团体。余杰与王怡的行为对白宫与「对华援助协会」之间的关系所产生的负面影响。这件炒得满城风雨的事件,以及傅牧师为保护余杰王怡而不得不提出误导性的解释,会让「对华援助协会」在白宫和美国政要那里失分,从而进一步削弱「对华援助协会」的活动能力和对急需帮助的地下教会的援助能力。

最后,余杰和王怡本人也受到严重伤害。二人之所以曾经赢得了国内外的尊重和很好的名声,是因为他们一直以来对中共的抨击、对民主自由的呼吁。人都说「道德文章」,道德在前,文章在后。如果道德受到质疑,文章也就乏人问津了。同时,尽管个人行为不能代表团体,然而中共特务也一定会利用这一事件攻击异议人士,乃至笔会作家等团体。

二、补救措施

盘点以上被伤害的人群,并不是为了指责余杰和王怡,让他们身败名裂。重要的是,当这些伤害造成之后,余杰与王怡如何一一弥补。

这件事情其实处理起来非常简单,然而却需要勇气,更需要道德上的担当。

首先,余杰与王怡可以做的,就是向郭飞雄道歉,向傅牧师道歉,向高智晟、范亚峰、张星水道歉,并向白宫道歉。解释事件原委,以及他们当初阻击郭飞雄的真正原因。没有人是一个完人,布什年轻时也曾荒唐过,对真诚的歉意大家也容易接受和谅解。孟子说「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犯了错误就继续错下去)。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蚀(过错就像日食月食一样),民皆见之。及其更也(等到改正了),民皆仰之(大家都仰望他)。今之君子,岂徒顺之(何止是继续错下去),又从为之辞(还要为自己辩护,巧言遮饰)!」因此公开道歉,是对余、王二人声名的修復,而这样错下去,后果只会更加严重。

其次,余杰和王怡自己也认为与布什总统的见面,会让他们「离监狱更远一些」。那么他们对于这次因郭飞雄没有出席而未能提及的国内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大陆地下教会就揹负上了道义的责任。应该利用二人的便利更大声地为这些人呼吁。

余杰给布什总统提到的第二个建议是「美国驻华使馆可以定期邀请中国的家庭教会人士、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等聚会,以显示对他们的支持。」而布什回答说「现任驻华大使是我的大学同学,是我的亲密朋友……我一定会迅速地将你的建议转告给他。」因此余杰应该好好藉着这样的机会为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和地下教会呼吁,并请美国驻华大使把这些呼吁转达给他的「大学同学」「亲密朋友」布什。

这种呼吁也应该让媒体都能听到,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若能如此,则不但可以有效挽回此次阻击行动带来的负面影响,还能长期发挥更积极作用。

有时,行动上的道歉比口头道歉更加重要。

三、为受压迫者说话就是为自己说话

江泽民在镇压开始时就发表谈话说「中央鉴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消亡的歷史教训,一直决心对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进行批判,夺回并巩固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一次消毒,法轮功鼓吹『真、善、忍』,给了我们动手『消毒』的机会。……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盪,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对社会稳定起破坏作用,起不到惩戒的效果,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他气功组织。」

该谈话验证了一句话——余杰所衷心佩服的图图大主教也在一次华府的研讨会上引用过这句话——「自由是不可分割的」。中共一定把有神论的基督教视为「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也一定会「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镇压家庭教会,这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大陆的基督徒数量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中共就更会感到威胁。从大陆反正出来的警官郝凤军先生已经透露:超越法律之外的镇压机构「610办公室」不仅仅镇压法轮功,也设置专门的机构镇压基督教家庭教会。

既然自由不可分割,任何一个团体得到自由的时候,也一定是其它团体,包括基督教会得到自由的时候。因此在当下,一切受到中共迫害的团体应该携起手来,制止中共行恶,乃至解体中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拆别人的台。

未来的中国需要具有开放和包容思维的人,如果我们现在离「开放与包容」仍然很远,那么就更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

尽管我们还不清楚「后中共时代」的社会管理和运作模式,然而可以肯定,在一个自由和开放的社会,人们能轻易识破一切公众人物的文过饰非;一个缺乏道德担当的人,未来不会赢得民众衷心的尊敬。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5/26/n1330225.htm

点击 (49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