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重温我们的誓言与决心

感谢今天来到这里在烈日下声援退党的朋友。也许一个人的努力微不足道,但正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才汇成了「广传九评,力促三退」的滚滚洪流。

七月六日,加拿大两位独立调查员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着名律师大卫.麦塔斯公佈了一份调查报告,确认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许多省市被秘密活体摘除器官。报告称之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昨天乔高先生在国会说,科幻小说的作者也虚构不出来这样的事情,而它却实实在在发生着。

一、中共失去了和我们沟通的基础

那些对中共心存幻想的人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中共改良的基础是甚么呢?就连「改良」这两个字,我们的定义与中共都截然不同。

我们认为中共停止杀人,「金盆洗手」是改良的第一步;而中共却认为它杀人的方式变得更隐蔽、杀人的技术更精湛、杀人牟利的机制更加成熟,才叫做「改良」。在过去,中共把人处决后跟家属要子弹费,那也不过几毛钱而已,而现在中共不是处决你,而是养你几个月,等找到与你器官匹配的受体后再摘取你的器官,在你还有呼吸的时候把你扔到焚尸炉里去,这样杀一个人,中共可以赚到几十万美元。这就是中共的与时俱进,这就是中共意义上的「改良」。

也许我们认为开放言论是改良,而中共认为进一步钳制言论,用最先进的技术监听电话、封锁互联网,才是「先进生产力」的体现。我们认为「真、善、忍」是一种美德,江泽民认为「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凡此种种,一个是非标准与普世价值完全相反的党,完全丧失了和我们在心灵和语言上沟通的基础。

二、民族的自救

正因为中共不可改良,因此退党运动就远远不止结束中共统治那么简单,他实际上涉及到每一个被中共从小洗脑,用中共的思维方式、话语系统考虑问题的人,从根本上摆脱中共的邪教灌输,不仅是身体上离开了中共的组织,更重要的是从精神上告别中共。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一场退党运动,中共是否会解体?它一定会。因为它对社会财富的贪婪掠夺是没有底线的、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没有底线的、对人道德的沦丧是没有底线的、杀人害命的暴行是没有底线的。它一直逆天而行,最后必将自毁。但是它毁灭以前会出现社会危机的总爆发,也许会出现经济的崩溃、生态的崩溃、也许中共会像朱成虎、迟浩田宣称的那样对外发动战争,也许是官逼民反。

《易经》上说「履霜,坚冰至」。从中共的恶变中,我们感到中共正在把我们的民族、乃至人类拖向深渊,许多人会被中共捆绑着走向末路的劫难,因此,「九评」的发表和这一场退党运动的兴起,也是为了让这一场可能会发生的灾难消弥于无形,从道德和文化的层面解体中共。让中国和平转型到自由社会。

三、解体中共,与时间赛跑

很多人可能都会问:退党1200万了,中共甚么时候会垮?

很多人觉得中共还活着,但中共知道它自己已经无可挽回地走向解体了,它正在一天天地数着最后的日子。它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民心丧尽,它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众叛亲离。在上亿的法轮功学员的心里,中共已经没有了存身之地;在1200万已经退党的人心目中,中共已经没有了存身之地;在那些被迫失业的城市人口、土地被抢走的农民、被残酷盘剥的农民工、上千万的上访民众、拆迁户、以及无数看过「九评」的人的心中,中共已经没有了存身之处。

然而中共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垮,因为还有人在心里给了中共一席之地。只要有人还认同中共,认同它的善恶标准、认同它的思维方式、认同它的话语系统;还在把屠杀八千万中国人的中共比作母亲;还认为对它不要「杀人偿命」而要「一分为二」;还在认为它故意杀人、群体灭绝是母亲打孩子;还在指望中共的「平反」;甚至还在把中共的建政叫做「建国」、把「奴役」称为「解放」,把它暱称为「党」,这些人就在为中共的存在提供着精神基础。

所以说,当退党达到1200万时,我们更应该下定最大的决心:这样的一个罪恶政权必须立即结束。如果我们和平转型的速度不够快,中共就可能会带给我们民族不堪设想的损失。所以我们抓紧时间「传九评、促三退」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四、重温我们的誓言和决心

无论是否退了党,当我们对这条和平转型的道路有怀疑的时候,我们就要再读「九评」,重温「中共必灭」的道理。当中共做了坏事的时候,我们要读「九评」,我们就会明白中共为甚么要干坏事;当中共做出某种「改良」的姿态时,我们要读「九评」,我们就会知道中共是多么的善于伪装和隐藏;当我们对中共心存幻想时,我们要读「九评」,告诉自己中共不可改良的道理。当我们对中共心怀恐惧时,我们要读「九评」,我们就会瞭解中共不过是色厉内荏。

重读「九评」就是重温我们的誓言和决心。

春秋年间,吴越争霸的时候,吴王夫差的祖父阖闾被越王勾践所杀,夫差让一个人每天早上站在庭院当中,高声喊「夫差!你忘了越王杀了你祖父吗?」夫差便会流着泪回答「是!夫差不敢忘!」

每天早上醒来,如果中共还没有垮,我们也可以问问自己:忘记中共屠杀八千万同胞了吗?忘记中共出卖我国上百万平方公里领土了吗?忘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了吗?忘记中共的暴行仍在进行了吗?为结束中共统治我们能做些甚么?我们这样想、这么做不是为了仇恨,我们也永远不会诉诸暴力,但我们需要给歷史、需要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特别对于党员,我们希望他们能够退党,从精神上摆脱中共邪教的控制。

在我们演讲的最后,让我们抬起目光看到明天的希望,看到共产党的血旗灰飞烟灭,看到真正的自由降临到中国大地上,看到我们的民族站起身来走向辉煌。我们有幸身处歷史转折的关头,有幸投身到这场民族自救运动。当中共解体的时候,我们可以无愧地说:我站在了歷史的正确一边,我不仅亲眼见证了歷史的转折,也亲手促成了这个转折的到来。

2006年7月21日于Lafayette广场,华盛顿DC(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7/25/n1397688.htm

点击 (395)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