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秦始皇》纽约恶搞中国历史

(希望之声报导) 汪洋: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听今天的《时事经纬》节目,我是汪洋。最近由大陆导演张艺谋所编导的歌剧《秦始皇》登上了纽约大都会的舞台。一听这个名字,您就应该知道这是个歷史剧,但是这部歌剧却非常的特别。因为这部歌剧有众多的大腕儿的参与,比如说像张艺谋、谭盾、还有多明戈等等,很多媒体都非常关注这个剧。

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就请《大纪元时报》的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和我们一起来谈谈他对这部歌剧的看法。您好,章先生!

章天亮:您好,主持人!

汪洋:章先生,我看您在网上写文章有分析这个剧,您说《秦始皇》这部歌剧的剧情是在恶搞中国的歷史,违背了歷史、篡改了歷史。在这儿您可以给我们举例说明一下您的观点吗?

章天亮:因为张艺谋他经常是以秦始皇做为原型,来编一些电影、包括歌剧,我们看到他所编的这些电影和歌剧跟歷史的史实出入非常大。比如说这一次在纽约要上演的《秦始皇》,他实际上是讲了一个故事,说秦始皇跟高渐离曾经是好朋友,这个本身就是他自己编造出来的,秦始皇想给秦国做一个国歌,就把高渐离叫到了秦国。在这个过程中他虚构了许多的情节,跟这个歷史完全是不一致的。

在歷史上高渐离曾经像荆轲一样刺过秦王的,他的筑乐器弹的非常好;因为非常好,秦始皇就把高渐离叫到宫里,因为他知道高渐离和荆轲是好朋友,他就用马粪的烟,薰瞎了高渐离的眼睛,让高渐离为他演奏乐曲。高渐离就找了一个机会在自己的筑里面灌上铅,想用筑去打死秦王,当然他也失败了,高渐离于是就被秦王杀掉。这个是真正的歷史的真实。

汪洋:章先生,刚才您讲的这是歷史的真实。那么在歌剧《秦始皇》当中,他们又是怎么改编这个歷史的呢?

章天亮:这里边很多的细节他们都给篡改了,当然从整个剧情来讲都是虚构的,除了秦始皇和高渐离这两个人物是歷史上确实存在过之外,他们之间的恩怨与整个剧情发展过程全部都是由编剧虚构出来的。

比如说他虚构了一个秦始皇的女儿叫栎阳公主,虚构成一个下半身瘫痪的人。高渐离因为不肯为秦始皇写国歌,就绝食抗议;这时秦始皇为了说服他,想了很多办法,最后栎阳公主就说她去劝高渐离。其中张艺谋就加进一些想像出来的激情戏,这种激情戏之后,他就让栎阳公主的下半身瘫痪奇蹟般的就好了;好了以后,高渐离就跟栎阳公主属于你唱我和,这种恩恩爱爱的感觉,但这栎阳公主又不能嫁给高渐离,最后栎阳公主就殉情了。

关于高渐离,张艺谋他编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情节,就是说高渐离也没有刺秦,他是用自己的牙齿把自己的舌头咬断,然后往外喷这个血表示抗议,然后秦始皇一剑就刺死了高渐离,之后他发现高渐离给他做的国歌是奴隶之歌。

这里面我想他有很多的细节篡改,他是经过一些精心的设计的。我把真实的歷史和他篡改过的歷史进行一个对比。第一个就是高渐离被秦始皇用马粪薰瞎了眼睛,这样的话他实际上能体现出秦始皇的残忍。但是张艺谋在导演这个剧的时候,他编造了这样一个情节:当高渐离质问秦始皇说你为甚么要杀那么多的人?秦始皇就搬出了他的「天下」谬论,就说他为了夺天下,不得不杀这么多的人。

这种谬论在他过去导演的《英雄》这部电影中,我们曾经看到过,他给我们竭力塑造一个形象是:秦始皇杀人是迫不得已的,秦始皇如果不杀人的话,这个国家就得不到统一;如果国家不统一的话,就会死很多很多的人。他编造了这样一个完全不成立的情节,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高渐离本身他是要刺秦的。可是在张艺谋导演的歌剧中,高渐离彻底放弃了刺秦。他死亡的原因变成了是因为他不能够娶到秦始皇的女儿而很生气,才会用一种自虐、自残的办法;那么秦始皇一看高渐离咬断自己舌头,就一剑把高渐离刺死了。这个行为被歌剧中解释为秦始皇是为了解除高渐离的痛苦,而事实上秦始皇本身,他是造成高渐离所有痛苦和不幸的根源。

第三,就是说根本就不存在高渐离为秦王写国歌这样的一件事情。但是他所编造出来的是高渐离为秦王写一首国歌,而这首国歌是奴隶之歌。实际上我们看到在共产党建立政权之后,它把「义勇军进行曲」定为国歌,第一句话叫「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现在中共在很多场合中,它都很害怕人们唱起这个国歌——如果远离不幸的话是要进行抗争,共产党就很害怕这一点。

现在它就说高渐离放弃刺秦,本身就暗示着说他只不过是被爵禄和美色所迷惑;同时,如果国歌是个奴隶之歌的话,就是你在确认自己这样一个奴隶的身份,就不存在「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这样的一种意识吧。

汪洋:章先生,从您刚才讲的来看,这些情节的设置可以说都是为秦王在进行辩护,美化秦始皇的形象。

章天亮:是。

汪洋:那么,有人可能会说歷史跟戏剧还是有区别的。歷史是真实发生的,而戏剧本身就是虚构的,它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来还原这个歷史,那您觉得这个说法有道理吗?

章天亮:不能说它没有道理;实际上我们知道文艺作品要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是当你在提炼生活中某些细节的时候,我们应该尽量的去尊重生活中的真实;当我们做某种提炼的时候,整个我们所要表达的价值观,应该是向善的、应该是美好的。而不能像张艺谋他在歌剧中篡改的情节,精心的篡改,他每一个细节的篡改都是迎合了共产党的需要,这一点是我觉得他非常坏的一点。

因为文艺作品对人的思想的影响是非常潜移默化的,而且力量是非常大的。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在二次大战前德国是希特勒当元首,当时他已经开始对犹太人进行迫害。

希特勒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个女的,叫雷妮.瑞芬舒丹,雷妮利用非常艺术、非常唯美的手法,去导演了一部片子叫做《意志的胜利》。这个《意志的胜利》它把希特勒塑造得像个神一样,所有的老百姓都是属于面目模煳不清,向领袖三呼「万岁」的那样一种角色。

在1936年,当德国在柏林召开奥运会的时候,雷妮导演《奥林匹亚》的电影,把整个奥运会的开幕式变成纳粹的宣传仪式。她导演这个片子让当时很多的年轻人如痴如醉,投入到纳粹党里面去,跟着希特勒做了很多我们都知道所发生的事情。这个就是文艺对人的影响是非常潜移默化的。

那么张艺谋他领导的这个班子,用了非常唯美的艺术手法,它所宣传的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维护共产党统治,迎合了共产党的需要的。那么如果我们看到这样的片子,把歷史篡改得面目皆非这样子的片子,得出一个结论说共产党所做的一切是对的,那么我们就等于认可了共产党现在所做的,包括杀戮、剥削、镇压…等等这些东西。

汪洋:那么我看您在这些文章中,您觉得这些的歌剧《秦始皇》他是在宣扬暴力的文化,作贱中华文化,具体的他在那些方面您觉得他在作贱中华文化呢?

章天亮:实际上他在做这个片子的时候,他是请来了很有名的音乐家谭盾、编剧是哈金、演唱是多明戈,他请来很多在世界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从艺者吧!让这些人最近在纽约大都会演一场《秦始皇》。实际上中共在海外一直在做一种文化输出,我们都知道中共办了很多孔子学院,所谓办孔子学院,它只是把孔子作为一个名字而已,实际上仅仅是教汉语,它不并是真正教「四书五经」,只不过教人认识汉字而已。

但是它一旦办了孔子学院之后,很多人他们并不知道中国文化是甚么?因为他连汉字都不认识的话,那他对中国文化就没有基本的认识。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打着孔子学院这样的一个名义,就可以输出中共希望他们瞭解的文化,实际上这个文化并不是中华文化,是个党文化。

那么这次张艺谋他在纽约宣传这个《秦始皇》,实际上也是一次党文化的输出。也就是说中国真正的文化,比如道家讲的修真养性,佛家讲普渡众生,儒家讲仁者爱人。包括我们对世界各国的先进文明,像唐朝的时候一直採取开放的态度,以和为贵的这样的态度,包括对神的这种敬畏,这些东西我觉得才是真正的中华文化的精华。

而张艺谋他所做的这件事情,等于是把共产党那一套意识形态利用艺术形式,输出到美国了,而共产党的文化它恰恰跟中国真正的正统文化截然是相反的,糟蹋中国文化,主要是从这样一个角度去考虑的。

汪洋:您刚才讲中共它实际上通过歌剧《秦始皇》,就是在宣传它的党文化。当然在海外还有像孔子学院等等,这种不同的方式,都是在海外宣扬它这个党文化,那像这样的文化输出,那它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它有市场吗?

章天亮:这里边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在西方普通民众他们对中国文化是不认识的,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你给他甚么的话,那他很可能接受甚么,实际上中国文化的内涵非常深的,当然它有一些外在的表现,比如中国的武术、中医、针灸这种外在的表现,包括中国的字画、建筑、音乐等等。这个它外在的表现,外国人是可以看的到的,但是说中国文化中真正存在的内涵的话,这个外国人是不知道的。

而这个党文化这种输出,就像张艺谋所做的这个事情,他可以把外在的东西弄得非常好,比如说他可以做秦朝人所穿的衣服,当时秦朝人所用的这种砖,比如盖长城用的那种砖,实际上已经成为秦朝当时的一种象徵了。包括甚么兵马俑、当时这个秦朝的乐器等等。但是这些外在的东西它只能唬人,有很多人一看到这个东西的话,他会觉得,哦!这个是中国的东西,而真正的中国文化中的内涵的东西它是没有的。

这就像外国人就比较喜欢看像「卧虎藏龙」、喜欢看像「李小龙」的武术片,但是那个东西它只是中国文化中非常小的一部份。而真正的正统文化实际上共产党并没有把它介绍到海外来。

汪洋:那么章先生您在文章中说,《秦始皇》这个剧是在寓骗于乐,在恶搞中国歷史,那如果这样来看、我们在大陆有很多人只是生活几十年的,他们受到的都是中共这种反覆的欺骗式宣传,所以所有文艺作品当中,几乎都是在有目的性美化或者是在丑化一些人,从中共的角度来看待这个歷史,从更广益的角度来说这些作品是不是可以算做是在恶搞中国的歷史呢?

章天亮:对,当然是这样。因为共产党它一直是在利用马克思主义和这种唯物主义,去解释歷史,当然它在解释过程当中的话,它能套得进去就套,套不进去它就对歷史进行篡改,因为它自己是农民起义嘛,它就把歷史上一切农民起义的都宣称成为好的。比如说像张献忠、我们知道他在四川屠杀的人非常多、几乎是把整个四川的人都杀光了,屠杀的人的话有人说是数百万计、也有人说是数千万计。杀了这么多人,但是在中共歷史教科书中张献忠是一个好人。

那么黄巢也是一样,唐末的时候黄巢起义,民间有这样一句话,黄巢杀人八百万,这样的一个人他是农民起义能在共产党的教科中,黄巢就成为一个正面的形象进行宣传,很多东西共产党对歷史上进行解释的时候,完全是按照它自己的需要,比如说共产党它搞改革,那在歷史上的一切改革家都被共产党以正面的形式来宣传。

而事实上第一个变法的人—就像商鞅,我们知道秦孝公的时候「商鞅变法」,实际上那时候有很多人对商鞅是非常反感的,因为这个人他用了很多非常诡诈的办法跟其他国家进行所谓的外交,其实他都在欺骗,对老百姓採用一种严刑峻罚的方式,他曾经亲自在渭水河边一天就杀了七百多个人,整个渭水那么大一条河,整个水都能够染红,所以老百姓对商鞅是非常痛恨的。

所以后来商鞅的死是怎么死?秦孝公的儿子继位以后要杀商鞅,老百姓一听说要杀商鞅,他们都高兴、所有人都从家里面冲出来到街上,要把商鞅给抓回来,最后商鞅是在咸阳城外被五马分尸,老百姓都非常的高兴。而且老百姓恨着说他们要吃商鞅的肉,恨到这样的程度,这就说明商鞅这个人是很不得民心的。

但是在共产党的歷史教科书中,它就以正面的形式来宣传这个「商鞅变法」。那么包括很多所有在歷史的变法的东西,王安石变法等等,如果我们要还原歷史真相的话,在当时都有很大的争议的,这都是对它现在的改革做某种辩护。那么同样的道理,共产党它需要宣传一个强权,它就把《秦始皇》这样一个东西搬到萤幕上去,希望老百姓能透过认可《秦始皇》来认可共产党所做的这一切,其实共产党所做的一切跟秦始皇所做的有很多相像之处。

像这个毛泽东讲的「我就是要马克思加秦始皇」,最主要是共产党整个统治手段中,最重要的两条就是马克思、秦始皇。非常重要的两条。如果说你能够认同秦始皇的话,那么等于你认同一半共产党的东西。这个就是共产党它对《秦始皇》非常看重的一个原因。

汪洋:那么像《秦始皇》这样一部歌剧能够在纽约的大都会来上演,而且完全是篡改歷史而美化暴君的,那这个背后我想一定是它有很深刻的原因?并不是像我们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

章天亮:就是说在《秦始皇》里面所传达的这个东西,其中有一条我觉得是非常荒谬的,就是他讲所谓「天下」的谬论,就是说只要天下一日不统一,这个天下就一日战争不停止,一日战争不停止的话,老百姓就会不断的死亡,然后你就会生活的很痛苦。这个就是共产党所宣传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国家跟国家之间只能是一种战争关系,这是共产党所宣传的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说如果秦始皇能够统一,一个强人如果能够把天下统一之后,杀戮就会终止,所以说他这种事先的杀戮、无论杀多少人,就像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时候,无论他杀了多少人,他都是为了后面不再发生这种杀戮,要让老百姓能够过安居乐业的日子所做的准备,所以前面这个杀人的话是可以原谅的。

这个跟歷史是完全相反的呈现,秦始皇当时之所会说一日战争不停止,就是因为秦始皇本人在不断做兼併扩张,或者说秦国在做兼併扩张。而且我们看到秦始皇在处理政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停止杀人、他一直在杀人,当时全国有二千万人口,就是在秦始皇统一的以后,光囚徒就两百万,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说,他一徵召修筑骊山陵、徵召几十万囚徒、修一个丽山陵、徵召几十万囚徒、修一个长城、徵召几十万囚徒,全国怎么会有这么多囚徒,都是因为秦始皇这个人非常的残暴造成的,包括他所做的「焚书、坑儒」。

但是共产党把这一切的罪恶,解释为歷史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东西。同时的话,像给大家画一个大饼一样,他说统一之后老百姓就会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等等,他这完全是跟共产党当时想要统一中国,到统一中国之后所採用那种严刑峻法的方式是非常相像的。

汪洋:我记得《九评共产党》当中,就曾经引用过毛泽东的一句话说「秦始皇算甚么!我们比他还要厉害的多」。

章天亮:毛泽东当时讲「秦始皇算甚么!他才坑过四百六十多个儒」,他说「我坑的比他多一百倍」。然后说「你说我是秦始皇,你说的对;其实你说的还不够,往往你说我是秦始皇时你说的还不够,还要我来补充」,他这个是非常赤裸裸的。

所以你看在中共的任何书里面,从最开始毛泽东夺取政权之后,一直到现在,一直是在给秦始皇翻案,都是在讲秦始皇多么的好,雄才大略、统一了国家,做了多少浩大的工程…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共产党为自己辩护,它是借用歷史,对歷史这种演绎来为自己辩护。共产党它非常看重文化,看重文化主要在意一点,就是文化它对人的欺骗性是非常大的。

中共有一种说法叫「文艺服从于政治」,政治需要甚么,就通过文艺来对共产党的要求进行图解。比如说共产党现在需要斗地主,大家就创作,创作出一个《白毛女》。其实地主一直都是那些勤俭持家、怜贫惜老、兴学赈灾,都是这样的乡绅,大家都很尊重的很有德行的人,都是这种人。但是中共为了它们斗争的需要,它就把地主宣传成为像刘文彩、黄世仁、周扒皮,宣传成这样的一个形象。老百姓看了之后,他以为…本来在他的经验范围之内,地主并不是坏的;但是他可能认为我的经验范围是有限的。现在所搬上银幕的,比如说黄世仁、刘文彩,他们代表了地主的一个普遍的形象或者是行为,那么老百姓就会对地主产生一种仇恨。很多时候我们看到中共都是利用这种文艺形式来达到它的目的。

我们都听说过台上演的黄世仁是被台下的士兵拿出枪来就给枪毙的,它实际上反映出中共这种仇恨煽动是非常有效的。《白毛女》这种东西一演的话,它就会煽动起来对地主的仇恨。

汪洋:您刚才谈到中共实际上它的这些文艺宣传,都是为它的政权来服务的。这让我想起最近「大国崛起」这部电视片,在中国大陆是非常的走红,有人甚至说不敢相信中共能拍出这样的片子来。「大国崛起」当中是谈了九个国家它们兴衰的过程,但是在这个片子的背后也可以看到中共它所宣传的暴力文化、对强权的一种崇拜。

章天亮:对,其实中共的「大国崛起」有两种崛起,一种崛起是靠武力来崛起,比如说像纳粹德国、日本法西斯,它都是属于一种武力崛起,这样的崛起实际上不仅是中共所宣传的在「大国崛起」当中所拍的这九个国家。歷史当中强权的崛起,像当年成吉思汗当时也是铁骑横扫欧亚大陆的;像古代的罗马帝国、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等等,他们都走过武力崛起、武力扩张这样的路,也曾经一度建立了很庞大的帝国。比如说德国当时…整个西欧、东欧的绝大部份领土都是被德国佔领了;日本当时在中国几乎是佔领了一半的领土,像韩国、像菲律宾…等等日本佔领了很多很多地方,实际上几乎包括整个东南亚国家,像泰国等等都是被日本佔领过。

但是这种靠武力崛起的国家它不会长久,因为它没有后面的文化来支撑它,它必然最终面临了人民的反抗,很快它所建立的帝国就会分崩离析。这样的例子,从两千五百多年以前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比比皆是,这个东西中共并没有谈。

真正一个国家崛起如果能够长治久安的,其实主要靠的是文化,靠的是制度,比如说像美国它就是靠基于自由、平等、博爱这样一种文化,一直到现在,它能够持续的繁荣。美国这么多州,都统一在联邦之下;在中国古代也是这样,它靠自己非常强大的文化,当初孔子有句话「如果远人不服,必修文德也来之」;就是说如果远方的人对我不佩服的话,我一定要宣扬我的文化、修养我的道德,让他们来朝贡。实际上,中国古代的崛起,靠的是文化的力量。

中国古代打仗在很多朝代是不行的,跟别人打的时候,他经常是比较吃亏的,像匈奴、契丹、女真、蒙古都侵略过、佔领过我们的领土。但是中国靠的是文化的力量,就是你一旦佔领我的领土的话,我反过来用我的文化来同化你;而你一旦认同我的文化,你就变成我的一部份。这是一个国家真正能够做到兴旺的重要原因,而这个文化之所以好,是因为它里面保持了一个重要的价值观,比如说善良、对生命的尊重、诚实、宽容、以和为贵,这样的东西和人性中最好的东西共鸣,很多人他看了这个之后,他会有一种道德感召力,他觉得这东西好,我要学,慢慢的他就变成了你的一部份。

所以我想这个文化的力量、道德的力量在中共的宣传过程中,并没有真正体现出来。它所讲的都是侵略、扩张,包括重商主义,就是怎么样做生意…等等,实际上它讲的都是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并不构成国家长久崛起的充分条件;它只能有一时的效果,但是它并不能持久。

汪洋:章先生,最后我还想问您一个问题,我们知道最近在纽约,「新唐人」的圣诞新年晚会正在表演当中。这个新唐人晚会,很多观众都非常喜欢,他们普遍的反应就是新唐人晚会他是真正体现了中华的传统文化。那么对于新唐人晚会,您是怎么样看的呢?

章天亮:从2004年开始,我连续看了三年了,今年的晚会我还没有去看。总的感觉是新唐人晚会它非常好的表达了中国文化的正统,它在中国正统文化上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因为它所表现的是一个人对神真正的尊敬,包括对神的敬畏、对生命的珍惜。

因为中国文化本身进入到文明的第一天,就是轩辕皇帝他开创了一个道家文化,后来就是儒家的文化、佛家的文化,儒释道形成中国文化的正统,或说是它派生出中国文化的正统。这个文化当然它被共产党破坏的非常厉害,我看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程度了。

那么新唐人晚会他们从信仰的这个层面,就是他承认神的存在,他也承认儒释道所带来的正统文化。站在中华文化精华的这样一个基点上,往下派生出这样一套艺术表现形式,敬拜神、赞美神,我想他给中国文化真正的復兴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出路,形成了一个里程碑吧!

汪洋:好的,章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今天的访问,也感谢朋友们的收听,今天我们的《时事经纬》就到这里,谢谢听众朋友。

章天亮: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时事经纬》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2/31/n1574556.htm

点击 (39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