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二十一世纪的新丝绸之路

无线电音乐城(Radio City Music Hall)的演出圆满落幕,最难忘的是大幕初启时《创世》那震撼人心的天幕和舞台设计。天幕中展现的是佛国世界的金碧辉煌,舞台上是诸神的庄严形象和飞天的舞姿翩翩。由于烟雾遮蔽了舞台,天幕上的祥云瑞彩与舞台上诸神脚下的云雾溶为一体,让我们彷彿置身天上人间。

整台晚会的节目有民族舞蹈来展现文化的包容与多元,有傣族少女柔美的倩影,也有蒙古少年刚健的雄姿,有花木兰的忠孝两全,更有《创世》、《敦煌》等表达对神的赞美和敬拜,关贵敏、白雪、姜敏和杨建生的演唱表达了法轮功学员在找到真理后的喜悦、在残酷镇压中展现的坚忍而无畏的精神、以及济世度人的一片苦心。

当除夕之夜的演出结束后,我和太太步出剧院,看到许多台里的同仁也站在门口向观众拜年,并询问观众们的感受,每位观众脸上都写满兴奋和喜悦,无论是白人、黑人、阿拉伯人或印度人等也都在和我们互致问候并一起庆祝。中国正统文化在纽约这个世界之都,在百老汇大街这个艺术荟萃之地大放异彩。

此情此景,让我联想到汉唐盛世时中华文化传遍欧亚大陆的壮举。

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就开始了与西域各国的文化交流之旅。四大发明中的造纸和印刷术都是通过丝绸之路传往西方的。与技术和商品交流相比,更重要的也许是宗教和文化的交流。佛教自印度传至阿富汗,然后经丝绸之路自新疆传入汉地,也从那里沿丝绸之路自于阗向北和向西传播到其它西域国家。

最初丝绸之路的开闢是艰苦的,公元前179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歷经十三年的跋涉、囚禁、战斗等周折,当时出使的100多人只有张骞和堂邑父生还。此次空前的冒险活动(当时称为「凿空」)令大汉朝「广地万里,重九译,威德遍于四海」。各国的使者也沿丝绸之路来朝拜汉朝天子,学习中华文化。中华国力鼎盛的唐朝,修玉门关,设安西四镇,大唐文化直达西藏、新疆和中亚、西亚、南亚、欧洲和北非,广义上的丝绸之路更向东则抵达日本和朝鲜,以致经海路到达苏门答腊、菲律宾等地。

新的交通工具的发明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让文化交流变得如此简单,今日的人们已经不需要像张骞那样凭双腿跋涉万里,也无须像鉴真东渡那样在惊涛骇浪中九死一生,这本是中国继续向世界介绍我们古老文明的时机。然而,共产党对中国文化的破坏却让我们只能输出些服装玩具之类的廉价产品或歌剧《秦始皇》这样的文化垃圾。面对好莱坞的大片,滚滚的「韩流」「日剧」、意大利的歌剧、奥地利的交响乐,中国这个曾经最高度发达的文明竟然只能徒唤奈何。

新唐人的晚会可以说是中华文化復兴并弘传世界的大手笔。这场集中华正统文化之精髓于一身的晚会在民间团体的努力下在欧、美、澳、亚的31个世界级大都市上演,他所能带给人的不仅仅是感官的愉悦,更是道德的回归与灵性的昇华。

那来自宇宙深处的智慧成为晚会的灵魂,高远的内涵和纯善纯美的艺术令晚会具有无以抗衡和无以伦比的生命力。新唐人的晚会舖就了一条高达九天之上的神佛世界,和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的新丝绸之路。让来自中国本土的信仰和文化弘传世界,再造中华民族的辉煌。

一个民族的兴盛不能没有文化的支撑,新唐人晚会所开启的文化将成为未来文化的典范,这也必是那些真正热爱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的人所乐见和感佩的。@(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2/22/n1628082.htm

点击 (415)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