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从汪兆钧公开信看政局走向

【大纪元10月31日讯】汪兆钧的公开信是十七大闭幕后的一个亮点,背后折射出的政局走向耐人寻味。

十七大的人事安排让很多人觉得江系力量仍然不可小觑,周永康这个指标性人物晋身政治局常委之列,贾庆林与李长春赖着不走,这固然是江泽民害怕清算而拼死一搏,希望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得以延续,并保全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而事实上江泽民也把胡锦涛逼到了死角。

由于胡锦涛坚决不对镇压法轮功表态支持,令江泽民对胡锦涛极不放心。出于自保的考虑,江泽民不得不安插自己的人马,极力阻止胡锦涛全面掌权和平反法轮功,甚至不断传出有关江泽民行刺胡锦涛的新闻。

胡锦涛固然可以韬光养晦,但绝不想窝囊到底。从1992年做「储君」开始,胡倚仗自己的年龄优势,打算把江泽民及其人马熬下台,以便施展自己的拳脚。然而江泽民2002年十六大留任军委主席,以及2004年下台后通过曾庆红、黄菊、贾庆林、李长春、罗干以及陈良宇等继续干政,已经令胡锦涛忍无可忍。

胡锦涛由于一向小心谨慎,因此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志在必得。逮捕陈良宇,就是清洗江家帮的第一步。江系反扑也非常兇勐,十七大人事安排成为江系迴光返照的拼死一击。此时胡已无退路,如果听任贾庆林、李长春和周永康左右政局,他就等于要在窝囊了十五年后,在最后五年任期中继续窝囊下去。

老子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早在十七大开幕第二天,我就曾经谈到过这种趋势。江泽民如果成功把周永康推进常委会,就会让胡锦涛下定全面彻底清除江泽民及其人马的最后决心。

汪兆钧的公开信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或许有人会说,也许中共内部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理汪兆钧,暂不动他。但是依照惯例,中共至少要立刻找汪兆钧谈话或者像对待高智晟那样把汪兆钧围困起来,而汪兆钧发表紧急声明,表明他仍很安全,也未遇到任何麻烦。这与2003年,吕加平揭露江泽民篡改简歷以及与宋祖英的不正当关系后,仍然安然无恙,有异曲同工之妙。这表明中共高层必然有人在保他。

我们注意到,在十七大之后,周正毅再次开审并牵出江绵恆。这无疑是胡温捣毁上海帮战役的延续。另一可圈可点的事件就是大陆访民起诉周永康的诉状被北京法院受理。这在中共建政后是前所未有的。从中共内体制来说,法院隶属政法委领导,而周永康则是政治局常委中分管政法委工作的。也就是法院受理对自己上司的起诉。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比周永康更高的政治局常委允许(至少默许),法院做出这样的决定就等于政治自杀。

由于周永康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政策在政治局常委一级的代言人,周永康被传唤就成了胡江之争的另一个指标性事件。

这并不等于说,我们只能指望胡江的恶斗来为中国带来良性的转机。当今的中国,抛弃中共已经是大势所趋。无论胡锦涛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解体中共的机遇都已经成熟。

因此,胡温实际上不能决定中共是否解体,而只能决定中共如何解体。如果胡温借清理江泽民之机,带领中国走向宪政、自由,平反法轮功,那就等于为中国社会的全面和解选择了一条代价最小的转型之路,并因此而名垂青史。这当然是一切热爱中国的人都希望看到的一个结局。@*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0/31/n1885797.htm

点击 (378)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