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体育、战争与和平

《新纪元》週刊第37期锋笔天下。

章天亮:体育、战争与和平

作者﹕新纪元週刊:章天亮


【大纪元10月8日讯】 奥运会据说起源于一场斯巴达进攻古希腊城邦伊利斯的战争。由于斯巴达无法取胜,最后双方订立休战条约,并在奥林匹亚举行盛大的运动会。这只是关于奥运会起源的众多说法之一。然而它与中国的儒家思想却有着相通之处。

孔子说「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退而饮。」意思是说,君子没有什么可争的,如果不得不争,那就比赛一下射箭吧。大家互相作揖,谦让地走到檯子上,射完箭就退下来一起喝酒。

至于射箭的结果,孔子没有讲。老夫子大概也不在意胜负问题。本来大家要争斗起来,现在通过射箭的方式来了结,客客气气开始,客客气气结束。争斗就在「揖让而升,退而饮」的体育活动中被消弭了。所以孔子后面又跟了一句「其争也君子」。

圣人文武并举,六艺中「礼、乐」属文,「射、御」属武。「礼、乐」约束人不去争,但人的争斗之心难免,便以「射」来替代。争斗之极端便是战争,而体育则是对「射」的广义化。这与奥林匹克的精神竟然不谋而合。

另有学者考证说,古希腊城邦林立。一个小城,地不过百里,民不过数千。城邦之间的战争此起彼伏,最后大家决定在奥林匹亚举办祭祀宙斯的竞技比赛,并规定比赛期间停止一切战争,严禁将武器带入奥林匹亚地区;开放所有道路供人自由来往,并且不准侮辱和刁难前去参加盛会的人。

这种说法虽然与本文开头的传说有些出入,却印证了以体育代替战争的原则,同时也体现了现代奥林匹克宪章中的「非歧视」原则。古希腊人认为,任何一个参加盛会的人,都将受到宙斯的保护。它体现了在神之下的人应该互相关爱。

体育代替战争的例子在现代社会仍可找见其踪迹。二零零五年法国出版了一部电影,中文译名叫「圣诞快乐」。它取材于一九一四年的一个真实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不久,英法与德国作战。然而在平安夜,前线的士兵们却决定放下武器,互相交换巧克力和酒作为圣诞礼物。大家一起听牧师布道,并举行足球比赛。敌意就这样一点点消失了。我在看双方士兵踢足球时,总会想起「必也射乎?」这几个字。

十九世纪,奥运会再度以四年一次的频率召开,中间中断的三次分别为一九一六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一九四零年和一九四四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并非巧合的事实,也验证了体育的精神在于和平。

国际奥委会在二零零一年时将二零零八年的奥运会主办权授予中国。然而中共却将此变成了血腥镇压信仰团体、异议人士与维权人士的藉口,并规定十一类四十三种人不得参加奥运会。如果我们上溯奥林匹克的起源,或以儒家文化对体育比赛进行诠释,无疑中共是在自绝于奥林匹克的和平精神以及非歧视原则。

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人权火炬在希腊雅典点燃。我真切地希望,奥运会能够在一个尊重人权的中国举行。(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0/8/n1859989.htm

点击 (376)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