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闲话梳头

歷史上关于梳头的诗词并不少见,唐朝大诗人李贺就专门写过《美人梳头歌》。当然美人不梳头的诗词也有,像李清照就有一首《武陵春》,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开始。李清照中年丧偶,故做此哀音,懒得梳头是因为痛悼夫君,「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宋代大才子苏东坡在妻子亡故十年后,做《江城子‧悼亡妻》,说梦到妻子,「小轩窗,正梳妆。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大概是最悲哀的关于梳头的宋词了。

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梳头,可说是最忧国忧民的梳头。开头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来感慨安史之乱带来的家国之悲。最后说,我的白髮越搔越短,连簪子都带不住了,「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当然也有喜悦的梳头。花木兰替父从军十二年,终于平定边患。天子问木兰要何赏赐。木兰回答说,我不想做部长,只想千里返乡,侍奉双亲,即「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回家后,木兰终于忠孝两全,再无家国之忧,于是恢復了女儿本貌,对镜梳妆,「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最丑的梳头,大家可能都在照片上见过。那个窃国小人在西班牙国王面前梳头的照片在报纸上刊登出来,满世界的人都嘲笑中国竟然是这么个小丑在做国家领导人。

我见过的最美的梳头是神韵艺术团今年新年在纽约的演出,其中有一个傣族舞。少女们在水边坐下,将头髮梳理后扎起来。一个简单的动作,却那么柔美从容。

中国人深受道家文化影响,认为一个人的一个动作,都会包含这个人全部的思想、人生阅歷、乃至过去、现在和未来。观照前面几个例子,同是梳头动作,或悲或喜,或忧国忧民,或丑到极处,或美到极处,那都是每个人德行的反应。

孔子曾经说「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大概意思是说,弟子在家要孝顺父母,出去要友爱兄弟,谨慎而有信用,博爱而亲近仁德。这些事情如果做起来都不费劲儿了,那就再学学技艺(指礼、乐等六艺,其中包括舞蹈)。

孔子讲得很清楚,要想学好音乐、舞蹈,得先把道德修养好了,「行有余力,则以学文」。道德搞不好,学艺的事情只能缓行。

我曾在上个星期到巴尔的摩附近的一个饭店欢迎神韵艺术团的到来。见到他们时,我忽然感到自己只不过是尘世中人。他们一个简单的动作能做得如此优美,应该是源自内心出尘脱俗的纯净。这也是我和所有观众一样,被他们深深打动的原因吧。

@*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2/30/n1959074.htm

点击 (397)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