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有界的宗教 无界的文化

在神韵艺术团的新年演出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节目《黄粱梦》。讲一个书生醉心功名,一位道士为点化书生而给他演化梦境。梦中书生功成名就,还娶了美貌佳人,最后却因贪赃枉法而被抄家处斩。梦中经歷人生几十年沉浮,梦醒时,一碗黄梁饭才刚刚做熟。书生悟到了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的道理,终于决意出家修道。

有关「黄粱梦」的传说有不同的原型。有的讲道士是汉钟离、书生是吕洞宾;也有的说道士是吕洞宾、书生是一个姓卢的人。无论怎样,这里反映出道家一个很大的特点——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被神仙点化,换句话说,道家是选徒弟的。

在冯梦龙的《醒世恆言》中,有一回目叫《吕洞宾飞剑斩黄龙》。吕洞宾得道后,问他的师父汉钟离:「我师成道之日,到今该多少寿数?」汉钟离回答已经一千一百多岁了。吕洞宾又问:「师父计年一千一百岁有零,度得几人?」汉钟离说:「只度得你一人。」吕洞宾说:「师父你度人太慢了,如果给我三年的时间,我度三千个人回来。」

汉钟离哈哈大笑说:「世上众生不忠者多,不孝者广。不仁不义众生,如何做得神仙?你三年能找到一个可度之人,也算是你的功劳。」

于是吕洞宾辞别了师父,云游三年,遇到的人不是悟性太低,就是怒气太重,抑或是不肯皈依道门。三年后,吕洞宾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度成。这个故事可以看出道家度人时选人之难。佛家虽然广开方便之门,但是也是只度有缘之人。

现在世界上最大的人群大概是基督徒,基督教新教徒、天主教徒和东正教徒共有将近二十亿。信仰其他大宗教的也都有上亿之众。宗教常常具有鲜明的排他性,不管一门宗教的人数再多,是不是属于这个宗教却是有一个严格的界限的。

尽管不同的宗教在敬拜、仪轨、参悟方法上大不相同,在文化这一层面却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例如儒家讲「仁者爱人」,基督教讲「要爱人如己」,此外关于诚实、信义、友爱、宽容、去除贪心、嗔怒、痴迷、色慾等方面的教导,几乎在各个宗教中都有。

因此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文化常常不受信仰界限的制约。一个信佛的人,在看到基督教的教堂、天顶画,听到基督教的赞美诗,也会觉得这是艺术的精品。反之亦然,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塔利班除外),也常常为佛教徒的作品倾倒,他们也都能感受到作品中的虔敬、感恩与善的能量。

此次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演,正在超越信仰的背景而与每一位观众的本性呼应共鸣。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演出中纯美的艺术与纯善的内涵。普世的价值以文化为载体,产生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效果,而这种文化又是我们纯正的中国古文化。

身为华人,我们怎能不赞叹和襄助这样的盛事呢?!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2/27/n2025698.htm

点击 (42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