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从赵本山收徒看奥运的堕落

上个星期,赵本山在他自己的本山影视基地小剧场举行了隆重的收徒仪式,35名弟子齐刷刷地跪地叩拜,整个过程歷时一小时三十分钟,据大陆网站报导,该活动策划了三个月之久。

消息传出后,国内很多网站都是一片骂声,既骂赵的狂妄,也叹徒弟们的悲凉。其实从该活动搞出这么大动静来看,无非是一次商业炒作而已。赵本山满足了虚荣心,当徒弟的则可扛着「赵家班」的招牌去各地走穴赚钱,可谓各取所需。

许多网友对此活动不满的真正原因,大概是嗅到了背后浓重的铜臭味。赵的徒弟们也并不讳言,譬如王小宝就坦承「自打拜赵本山为师后,他们师兄弟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都鸟枪换炮了,现在我们都住在100多平米的大房子里,都开上了小汽车』」。 一场拜师闹剧实际上就是一场交易。

韩愈在《师说》中说,当师父的责任在于「传道、授业、解惑」,其中「传道」为第一位。当年孔子周游列国时,穷困潦倒,绝粮陈蔡。弟子们仍忠心耿耿,对师父不离不弃。可见圣人的弟子实为求道而来,不会因利益的缘故而自谋出路。

现代社会老师与学生则成了一种僱佣的关系。学生出钱,老师讲课,学生倒像是老师的老闆。

一旦涉及到利益,很多东西就都会变质。奥运会也概莫能外。

早期的奥运会秉持着两个原则:一个是非职业化、另一个是非商业化,由此奥林匹克的和平、公正、团结、非歧视等精神才得以维繫。

在1980年,萨马兰奇当选为奥委会主席,从此奥运会走上了职业化和商业化的道路。1980年,奥委会从宪章中取消掉了关于「业余」的规定,使职业选手得以参加比赛。由此,奥运会的娱乐功能大大加强,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更使这一体育盛事全面转型为商业运作。

围绕奥运会的主办、基础设施建设、电视转播权、广告、旅游业等,产生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金牌得主受到万众瞩目,背后巨大的名利驱动必然产生以追求金牌为目的的丑闻,即兴奋剂的使用。更为恶劣的是,奥运会的主办方以数十亿美元的利润、数百亿美元的大工程为经济槓桿,利诱收买政客对大规模的人权迫害视而不见。

时至今日,很多人打着体育与政治脱钩的幌子,默许独裁政府的暴行。这实际上是奥运会商业化后必然产生的政治化的结果。

如果说谈论人权是「政治」的话,首先把北京奥运与政治挂钩的就是中共了。2001年7月13日刘淇在莫斯科向国际奥委会做最后的申办奥运会陈述时一共讲了三点,第一点就声称「它(奥运会)将有助于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并将有益于我们人权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之后,中共不但并未改善人权反而频频以奥运会为名抓捕信仰人士、异议人士和上访人士。高智晟律师就因为就奥运会的一封公开信而被捕,至今下落不明。胡佳和类似胡佳的人们也被「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口号「压倒」。此时为甚么不见那些政客出来声明「奥运会与政治脱钩」呢?

利益的驱动改变了奥运会的本来面目,就像它改变了原本庄重严肃的师徒关系而出现赵本山收徒的闹剧一样。许多人看赵本山事件的时候倒还明白,看到奥运会的时候就煳涂了。也不知道是真煳涂,还是装煳涂。

原文网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2/20/n2016479.htm

点击 (41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