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川北地震,天上人间省思录(下)

章天亮:川北地震,天上人间省思录(下)

——天人感应之“天上”篇 




【大纪元5月22日讯】导言:此次四川地震,从官民反应、救灾速度、人道援助以及由此暴露的伪劣工程,透露出中国严重的制度性弊端。当许多人为温家宝的辛 苦奔忙而感动时,制度性弊端却被忽略了。而这种弊端将导致悲剧的重演和加重。同时,海外的退党活动遭到有组织的骚扰,“天灭中共”的话题又豁然摆在眼前。

本文旨在从多角度省思天灾与人祸的关系,并探讨“三退”活动为何如此急迫,以及中共此时的心态。

(接上文)

三、执政者当以何种态度对待天灾

此次地震数万人死亡,数万人失踪,现在的灾民仍然面临着堰塞湖、瘟疫等地震次生灾害的威胁。近来的地球实在是多事之秋,2005年的一场海啸造成三十万人丧生、今年缅甸的风灾死亡人数也超过十万、四川地震已经死亡四万人且人数还在增加,这不能不让人感到生命的脆弱。

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多的灾难?执政者又当以什么心态来对待灾难呢?

《左 传》上说:“禹、汤罪己 , 其兴也勃焉, 桀、纣罪人 , 其亡也忽焉”,意思是说,夏禹和商汤知道反省自己的罪过,所以兴旺发达;桀、纣把罪过推给别人,其灭亡就倏忽而至。古代的贤德帝王在发生天灾或瘟疫时,反 思自己的过错,常让利于民、大赦天下,以便让和平和谐之气氛充塞于野,这样下安黎庶,上悦天心。

譬如成汤之时,天下大旱,五谷不收。负责祭 祀的人对汤王说:必须以人为牺牲,向上帝乞雨。成汤于是剪去头发指甲,到桑林祈祷说:“我一个人有罪,不要连累别人;别人有罪,也都是我的责任;请上帝不 要因为我一个人犯了罪,就使鬼神伤害百姓的性命。”然后他便走向柴堆,准备牺牲祭祀上帝。民心大悦,大雨滂沱而至。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汤祷桑林”的典 故。

自禹、汤以降,周、秦、汉、唐、宋、明、清,历代帝王都有为民请命而降“罪己诏”的。譬如康熙十八年,京师发生了八级地震。康熙除了立 即从内库发银赈济灾民外,不到四个小时之内就召集内阁、六部九卿等官员开会,检讨失德、整顿吏治。康熙帝在上谕中反复强调:“兹者异常地震,尔九卿、大臣 各官其意若何?朕每念及,甚为悚惕,岂非皆由朕躬料理机务未当,大小臣工所行不公不法,科道各官不直行参奏,无以仰合天意,以致变生耶?”“顷者,地震示 警,实因一切政事不协天心,故召此灾变。”“小民愁怨之气,上干天和,以致召水旱、日食、星变、地震、泉涸之异。”

康熙所说的,正是传统文化所强调的,由于民间的怨气郁结,直接干扰了上天的和气,于是水灾、旱灾、地震、泉水枯竭、星位不正就都出现了。

现在的人也许已经对天人感应只说嗤之以鼻了,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一个执政者如果能够检讨自己的罪错,清廉吏治、大赦天下,不失为挽回民心的好办法。

而 反观中共,每到此时,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按照“主旋律”为它歌功颂德,并常找出一些人(或者是文革时的“阶级敌人”,或者是现在的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当 作靶子,关一批、杀一批。今年一月雪灾、二月股灾、三月西藏事件、四月火车相撞并出现手足口疫情、五月川北地震,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奥运火炬传递状况频 出,而中共自我歌颂“伟光正”毫不惭愧,镇压异己毫不手软,这绝不是一个好的执政者应该做的。

四、法轮功学员为何此时要劝人“三退”?

无论读者是有神论者或无神论者,但法轮功学员是信神的,相信善恶有报。因此他们劝人退党、团、队,就是出于一种善意了。

在《圣经.新约全书》中有一段话,是耶稣要被钉十字架前走向刑场时的情形——“有许多百姓,跟随耶稣,内中有好些妇女,妇女们为他号啕痛哭。耶稣转身对她们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路加福音23:27~28) ”

我在看到《圣经》中这句话时会凛然一惊。抓捕耶稣、诬陷耶稣、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不过是少数几个人而已,为何耶稣告诉那些女子“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呢?

信神的人相信,对修炼者的迫害会给一个地区、乃至民族带来巨大的伤害。佛教中把这种现象称为“共业”,就是共同造下的罪业。

我 曾撰文《历史不会永远等待》,指出迫害修佛的人却会给整个国家带来灾难,迫害者即使贵为帝王,也难逃或身死或国灭的下场。中国历史上先后有北魏太武帝、北 周武帝、唐武宗和周世宗,下令拆毁佛像、毁寺、焚经、屠戮僧尼,史称“三武一宗”灭佛。后北魏太武帝为人所杀;北周武帝身染恶疾,遍体糜烂而死;唐武宗中 毒死亡;周世宗身死国灭。隋炀帝、宋徽宗也曾排斥佛教,隋炀帝亡国,宋徽宗做了金国的俘虏,客死异乡。

北周武帝灭佛后曾召集被迫还俗的佛教 大德五百余人,辩述理由,惠远和尚不畏生死,起而抨击,并厉声说:“陛下今恃王力,任意破坏三宝,是邪见人,阿鼻地狱,不论贵贱,陛下安得不怖。”北周武 帝大怒说:“但令百姓得乐,朕亦不辞地狱诸苦。” 惠远回答:“陛下以邪法化人,现种苦业,百姓当共陛下同堕地狱,何处有乐可得?”

在耶稣被钉十字架后,罗马迫害基督徒达三百年,无数基督徒被烧死、砍头,被野兽活活咬死,罗马帝国也经历了三次大瘟疫。第一次大瘟疫死了一百万人;第二次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死亡一半;第三次大瘟疫持续十六年,罗马帝国开始衰落。

不能说每一个死亡的罗马人都是迫害基督徒的元凶,然而正式“共业”造成了这些灾难的发生。类似的例子在《圣经》中比比皆是,摩西劈开红海带领犹太人出埃及时那些追击的士兵,或《创世纪》中所多玛和蛾摩拉城的毁灭,无不是受到“共业”的报应。

无论读者是否相信,但是法轮功学员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会遭致报应。并非法轮功要报应谁,而是如《太上感应篇》开篇所说“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做坏事、种恶因自然会结恶果;做好事、种善因自然会得福报。

我们承认每个人有选择信仰的自由,每个人也有表达自己信仰的权利。因此,对于热心劝人“三退”的法轮功学员来说,无非是想让人远离中共,不要沾惹它迫害法轮功带来的“共业”罢了。

法轮功没有任何暴力或者利益收买,唯有一颗劝善之心、一张劝善之口。他们走到哪里去讲真相、劝退党,只要方式是和平的,那难道不是他们的权利吗?

五、揭示真相也是一种救灾

捐款是一种救灾;捐物是一种救灾,给灾民提供心理帮助也是救灾;我本人和我许多炼法轮功的朋友们也都为这次地震捐了款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所以中共说法轮功阻挠赈灾完全是谎言。

然而救灾还有其它方式。如我上篇文章所说:由于中共基本垄断了救灾的权利,我们呼吁政府更加高效的救灾(包括尽早让外援进入灾区帮忙)也是一种帮助灾民的途径。

还有更重要的两种救灾方式——“亡羊补牢”与“揭示真相”。

“亡羊补牢”者,就是追究这次救灾暴露出的问题,比如中小学教学楼大量倒塌的“豆腐渣”工程问题,一定要追究并严惩责任人。至少要按照地震中巍然不动的 “汉龙希望小学”为标准建造学校,才不至于在未来出现今天这样的惨痛悲剧。

“揭示真相”就是要把中共是否事先隐瞒地震灾情,不向民众通报的真相挖掘出来。

迄 今为止,从中国内部传出的消息已经让人深深怀疑中共是有意瞒报了可能发生的地震。譬如朱健国先生撰文说“5月14日,中央电视台 CCTV9频道英语节目有一个讨论‘汶川5.12大地震’的嘉宾访谈节目,在有关专家涉及到汶川地震造成如此巨大伤亡是否有个责任问题时,主持人杨瑞说, 我们现在联线一位权威人物就此发表意见,他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先生。于是陈一文通过电话用英语回答: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 的责任!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 2008年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 预测。”CCTV在重播时删除了陈一文先生关于预报地震的话。

在新华网5月20日的一篇题为“陆浩说甘肃地震局对汶川地震做过预测报告”的 报导中,清楚地披露了存在震前预报的事实。原文中有这样一句话:“他(注:指陆浩)说,省地震局……,在四川汶川8.0级地震的震前、震后做了大量的工 作,在震前就对这次地震的趋势做过预测,并向省委、省政府做过报告……”随后,新华网很快删除了该文章。

此外地震专家耿庆国曾于2006年 根据旱震关系,预报近年阿坝地区将发生7 级以上地震。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经集体讨论,作出“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 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等, 4月30日密件发出),而且,耿庆国根据强磁暴组合,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以上地震预报三要素:震 级、地点、时间均已明确)。

另外,5月9日四川省地震局在《四川防震减灾信息网》上刊发了一条信息——《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成功平息地震误传事件》, 把地震传言当作“谣言”来辟。

5月19日,《南方工报》一篇新闻报导显示,汶川某学校在地震前一小时接到紧急通知,于是老师带着学生紧急撤离。

这些都是预测出地震的证据。

看一看地震地区就知道,广元、绵阳都是中国的核武器研究和生产基地。如果地震局不通知军方,真的地震发生造成重大泄漏或爆炸,地震局怎么敢承担责任?从官场运作的常识,我们推论地震局必然向中央报告了。

此次,对地震预测的一味否定,甚至不惜删除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已经刊发和播出的新闻,且动作果断迅速,绝不是国家地震局能够出面协调得动的。必是新华社的上司,就是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决定,其部长刘云山就是政治局委员。

那么问题是:为什么不通知百姓?

唐 山大地震中的有一个青龙县奇迹。在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中房屋损坏18万多间,其中倒塌7300多间,但47万人中直接死于地震灾害的只有1人。 2006年8月初,《了望东方周刊》的报导披露了被称为“青龙奇迹”的史实。“1976年7月中旬,青龙县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在唐山参加全国的地震 工作会议。会上,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的汪成民说:华北地区一两年内可能发生7 级以上强震。根据各地汇总的震情,当前京津唐渤海地区有七大异常,7月22日~8月5日可能有地震。王春青急忙赶回县里向领导汇报。时任青龙县委书记的冉 广岐顶住压力,冒着风险,拍板决定向县委常委会汇报,向全县发布临震预报。”

恰恰是这种信息的透明至少挽救了47万人。而其它地区之所以没有这种奇迹,就是因为政治性原因,没有人敢拍板惊动已经病重弥留的毛泽东,于是24万人因此丧生。

此次地震,有人分析说中共是以“保奥运”的名义决定,决定不发布这次预警的。准备在地震后扮演一个“救星”的角色,用死难者的血为“伟光正”增加亮色,谁知事与愿违。

结语

回顾历史我们就会知道:第一、中共以政治压倒人命的执政思路造成了民众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地震袭击;第二、中共腐败吏治产生出大量的豆腐渣工程,造成了建筑物倒塌,中小学和普通民众大量死亡;第三、中共救灾效率低下,拒绝外部援助,也增加了死亡人数。

而我们揭示真相也是一种救灾。从人间层面来说,解体中共是为了让中国有一个充满人性、关注百姓存亡的政权;从更深入的角度看,也是让人脱离中共迫害民众的 “共业”,以确保自己生命的真正平安。(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8-05-22 11:30:22 AM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5/22/n2127363.htm

点击 (409)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