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展望奥运会后的中国

奥运会终于闭幕了,独裁者交织着恐惧的狂欢曲终人散。许多被奥运所转移、所掩盖的问题也开始逐渐浮出水面。

展望奥运会后的中国,就不能不回顾中共在奥运前和奥运中的所作所为。我在七月五日发表的《从瓮安事件预测奥运前政局走向》中,曾对中共心态做过较为详细的分析,并预测过中共的奥运战略,如今也该一一盘点了。 

文中强调“中共一直把法轮功视为最大威胁”并提出“观察中共举办奥运会诚意的三个指标——‘开放互联网、废除违宪的(劳教)恶法、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因为这三件事,中共是一件也不敢做的。” 

中共的奥运会向全世界证实了我们的预测。在世界媒体的强大压力下,中共打开了部分封锁的媒体和人权组织网站,而法轮功网站仍遭最严密封锁,实际上就是中共自曝软肋。 

2000年,江泽民在美国接受CBS记者华莱士采访,问他为什么要封锁BBC,《华盛顿邮报》等网站时,江泽民回答说“网上有时也有不健康的东西,特别是网上的色情内容——对我们的年轻人伤害很大。”此次奥运召开,英国著名报纸“电讯报”(Telegraph)7月28日刊登文章“奥运村内,BBC被封锁,色情刊物却在销售”(BBC banned but pornography for sale in Olympic),无疑在揭露中共或江泽民封网动机并非在意黄色信息,相反却出于政治恐惧。 

中共虽然最终在压力下打开部分网站,然而奥运村外的中国人仍然被屏蔽在信息柏林墙内,无法接触海外的自由声音。 

至于废除违宪的劳教恶法和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中共连想都没有想过。事实上,即使国际社会施加比要中共打开互联网更大的压力,中共也绝不可能做这两件事。中共设立示威专区,却未批准一项示威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中共对信仰和异见人士的态度。 

我曾预计,中共至多会抓几个四川地震曝光的“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象征性的释放几个政治犯,看来还是高估了中共可能做出的让步。中共不但没有释放、反而进一步抓捕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连不解决本质问题的象征性姿态都不做,这只能说明中共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恶劣,也更加虚弱、更加凶残。 

在经济层面,我曾预估“在奥运会前,中共也许还会通过利好政策的方式增强股民信心”,但由于股市流通市值缩水过多,中共“已经无力投入大量资金”救市,所以“中国股市即使在奥运前有所反弹,但是不会持久”。 

平安证券曾研究1984年以后的历届奥运会主办国股市走向。在奥运前18个月,各国股票全部大幅飙升。即使象美国这样成熟的资本国家,股指也飙升了26%,而如韩国这样的当时新兴资本国家,股指更狂飚185%。反观中国,在奥运召开前18个月,上证指数站稳了3000点,而到奥运召开前,股指则下跌了13%。特别是奥运开幕当日,股民用脚投票,令股指当日下跌4.47%。在奥运召开后,历史上6个主办国有4个股指上涨,2个下跌。而中共又创下纪录,股指再度跳水,又下跌了百分之十几。 

作为中共史上最大的面子工程,中共希望借奥运对外展示一个经济繁荣、政治稳定、人民和善的形象,然而政治高压、网络封锁、股市暴跌、军事化戒严、停工停产的周边工厂等展示出中国警察国家的现状,以及中共经济、政治和社会的深重危机。 

盘点这些逐一兑现的预测,是为了证实中共已无路可走,只能按照我们所划定的行为模式行动。这种模式,真的看懂了《九评共产党》的人都可以毫不费力的予以指出。 

如果有人认为中共在奥运会后会稍微放松一点管制的话,可能又太过一厢情愿。无论对股民、访民、法轮功学员或异议人士等,中共在举办奥运的过程中旧债未还,又欠新债。奥运后,中共只能在深重危机中继续加强其欺骗伎俩和镇压力度。 

大纪元7月30日发表的《奥运前给中国股民的建议》说,“拿捏住‘奥运会’这个中共的软肋,争取中国的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只有这样才能制约当权者利用权力对普通股民的抢劫。……否则股民就会在奥运会后,面对股市的进一步暴跌和中共的强力镇压而后悔没有及早联合行动。”遗憾的是中国股民错过了这次机会。 

其实对所有没有行动起来的民众何尝不是如此。好在传“九评”和声明退党(团、队)这件事,奥运会后也可以继续做,这样我们就还有“以‘天鹅绒革命’式的和平方式结束独裁”的希望。

点击 (399)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