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诺贝尔和平奖的遗憾

【大纪元10月13日讯】诺贝尔和平奖星期五揭晓了,一度呼声甚高的高智晟律师和胡佳先生落选。我虽然有点遗憾,但是并不意外。 

这让我想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由于法轮功修炼者的和平抗争,有几百位议员、教授、律师等连续几年提名李洪志大师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法轮功从被迫害到今天已经九年有余,即使是最苛刻的批评者也没有办法否定法轮功的和平精神。 

历史上,我们所看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从印度的甘地到美国的马丁·路德·金,也都是局限在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的抗争,而法轮功的抗争从地域上来说遍及世界五大洲;从种族来说涵盖了白人、黑人、黄种人、印度人、犹太人等;遍布各个社会阶层和文化背景,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然而却无一例诉诸暴力。这份和平隐忍本身就足以符合诺贝尔和平奖的最高精神了。 

然而,200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却给了曾去北京为暴力迫害法轮功背书的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这一次就足以动摇我对诺贝尔和平奖的评选委员会的信心。后来察看了一些资料才知道,诺贝尔和平奖曾数度颁发给极具争议的人物,包括前北越共产党领导人黎德寿和曾从事了20年恐怖活动的阿拉法特。 

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颁布60周年,适逢奥运会期间中共的人权恶行昭然于世,许多善良的人们希望高智晟与胡佳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鼓励中国那些为自由抗争的人。最后,这些善良的人们未能得偿所愿。 

一年半以前,我在一次聚会中聆听了美国现任商务部长Carlos M. Gutierrez的演讲。他本人是共和党人,所以演讲中很多都是解释小布什的经济政策。那些数据在我印象中已经很模糊了,但有一句话却异常清晰——他说你不会因为没有发生的事情而获得认可(credit)。他进一步解释说,我们的很多行动都是必要的,由此让我们受到恐怖攻击的可能大大减小。但是你不会由于避免恐怖袭击而获得认可,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本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个恐怖袭击的问题。 

我听到这段话的时候非常感慨。谁都知道中国有个大医学家叫扁鹊,但是扁鹊自己说:“我不是最好的医生,我的哥哥才是。我是在人有病了之后给人治好病,而我哥哥是在你还没得病前就告诉你如何避免得病。”如今两千多年过去了,扁鹊哥哥的名字早就湮灭不可考,而扁鹊却名满天下、千古流芳。 

法轮功恰恰因为其和平的精神,而吃下了天大的苦。否则,中国必将陷入动荡与复仇的暴力中。恰恰因为中国表面的“和平、稳定”,近年来投资者和各国政府才从中国收获无数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有时候又是以故意牺牲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为代价),这样看来,这些人是不是客观上从法轮功的痛苦承受中分得一杯羹呢? 

同时也恰恰因为中国表面的“和平、稳定”,大多数人就像遗忘了扁鹊哥哥的名字那样,忽视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样的现实,在让知情人深深佩服法轮功的同时,也对这种不公感到深深的遗憾。 

马丁·路德·金博士在演讲中说——和平并不仅仅是没有冲突,而是正义的展现(Peace isn”t merely the absence of conflict, but the presence of justice)!如果诺贝尔和平奖的评选委员会能考虑到这个因素,这个奖才会颁发给最配得到它的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8-10-12 16:22:39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0/13/n2294497.htm

点击 (432)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