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江泽民自述镇压法轮功的原因

【大纪元4月23日讯】4.25事件已经被很多人所熟知。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附近的国家信访局请愿,要求释放无辜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合法出版法轮功的书籍并请当局不要干扰法轮功的正常炼功活动。外界普遍认为,这次集体上访激怒了中共,并导致了其后至今长达十年的镇压。这种看法并不准确。这次行动只激怒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江泽民。 

多年以来,法轮功学员们一直把江泽民作为镇压元凶。国际社会或民间也可通过江泽民在1999年奥克兰亚太经合会上亲自向各国元首散发诋毁法轮功的小册子,或江泽民对法国《费加罗报》记者说法轮功是“X教”,或江泽民在接受CBS华莱士访问时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等行为中推测出江泽民是镇压的主谋。但是许多人大概都觉得:最开始只有江一个人要执意镇压有些不可思议。 

2006年大陆出版了《江泽民文选》,第二卷收录了江在1999年4月25日当晚所写的《一个新的信号》。在收入“文选”时,特意在文后加了一行说明——“这是江泽民同志写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 

在镇压初期,许多人反复询问法轮功学员被镇压的原因是什么。法轮功学员通常的回答是“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中共则拿编造的“700例生病不吃药” (后来改为1400例)等来作为藉口。如果仔细读一下江泽民给政治局的这封信,我们就会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回答直指要害,而中共则在撒谎。 

江泽民在信中说:“对这种已形成为全国性组织,涉及相当多党员、干部、知识份子、军人和工人、农民的社会群体,却迟迟没有引起我们的警觉。我为此深感内疚。” 

在这里,江泽民谈了三层意思,第一、他认为法轮功是“全国性组织”;第二、是法轮功遍及社会各个领域和群体;第三、中共却迟迟没有警觉。 

江泽民的逻辑是:法轮功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并不重要,做了什么也并不重要。只要是“全国性组织”,涉及的人数众多,中共就应该“警觉”,就应该镇压。 

有人说法轮功如果不去中南海,就不会有这场镇压。我们很容易就举出一个反例:“中功”当时号称三千万信徒,他们并没有去中南海,也没有去任何地方请愿和抗议,中共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就把中功一起镇压了。其它如地下天主教会,基督教家庭教会和其它气功团体等都在中共镇压之列。可见,中共镇压你的理由只有一条,就是“已形成为全国性组织,涉及相当多党员、干部、知识份子、军人和工人、农民的社会群体”。 

“人多”为什么就该镇压?这对许多人来说仍然是个无法理解的问题。江泽民在信中也给出了答案——“(法轮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这是一个新的信号,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敏感期已经来临,必须尽快采取得力措施,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 

1999年6月4日是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十周年,该镇压肇始于1989年4月26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对于江泽民来说,4月26日也好,6月4日也好,都是“敏感期”,且“ 已经来临”。这里的“敏感”是江泽民出于对权力的偏执,对一切民间活动都过敏所致。江泽民更害怕是否幕后有“高手”,是否有海外联系等。这样庞大的人数,加上协调运作,就可以成为赢得民心并与中共抗衡的政治力量,尽管法轮功根本就没有这种意向。 

江泽民感到,他对民间的控制力正在逐步减弱,而法轮功则受到了民间的广泛喜爱,这让江泽民深感妒嫉,更有一种杯弓蛇影的恐惧。江在信中怒气冲冲地责问中共各级官僚们:“这次事件的发生,也说明了我们一些地方和部门的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软弱无力到了什么程度!” 

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中共极尽妖魔化之能事,从编造“1400例”到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然而仔细看看江泽民的这封信,就会发现镇压的真正原因与后来中共说的所有一切都毫不相干,而完全出于江泽民对法轮功“人多”的妒嫉和恐惧。◇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9-04-23 08:20:17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4/23/n2504402.htm

点击 (455)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