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五月的感恩

每年五月十三日,世界各地法轮功弟子都以各种形式庆祝他们的节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并表达他们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敬意和感恩。这一天既是李大师的生日,也是李大师将法轮功公诸于世的纪念日。

围绕法轮功,不了解的人存在许多疑惑,譬如法轮功团体为什么能够从无到有,七年内吸引上亿的追随者?为什么面对中共举倾国之力的镇压,法轮功团体不但屹立不倒而且越来越壮大?这绝不是中共妖魔化法轮功的那些谎言,或者一句“政治团体”所能解释的。事实上,这一切解释不但不能自圆其说,而且与法轮功的真相南辕北辙。

设想一下,一门学说没有任何荣华富贵的诱惑、没有任何暴力的胁迫,就能够吸引上亿人,且信仰者从政府高官、各领域专家教授、杰出的表演艺术家、富商巨贾,到普通的工人、农民、学生及引车卖浆者流,遍布各个种族、社会阶层和文化背景,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

迄今能够达到如果规模的团体只有宗教,且这些宗教已建立垂两千年以上(唯一的例外或许是共产党,但它是以国家暴力为胁迫,以巨大的贪腐利益吸引人加入其中的)。它们的兴盛都经过政府的扶持,如基督教被罗马帝国定为国教;中国许多皇帝都是道教或佛教的虔诚信徒等。法轮功不但没有官方支持,反而被官方极力镇压,却依然蓬勃发展,从镇压之初的遍及30个国家和地区发展到今天遍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或许有人说,因为现代通信技术的发达,使得信息的传播十分迅速,故而法轮功可以被很多人所听闻和了解。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信息技术的发达也衍生出了“信息爆炸”,使许多人面对海量信息而无所适从。即使某件事,赢得了公众的广泛注意,但这种注意力通常都是昙花一现的,很快就会有别的事转移公众的注意力。

另一方面,在中国也有一些异议人士,其中有些组成了地下的政党。但是这些具有政治诉求的团体常常在中共镇压后转入地下,声音变得零星而微弱,甚至其中一些人转而与中共合作。能够真正坚持下来的人不但数量少,且大多处境艰难。而法轮功的真相在中国大陆传播却极为广泛,揭露迫害和反思中共罪恶的《九评共产党》更传到了每一个人的手里。且中共迫害的力度越大,法轮功的揭露力度就越大,这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这些问题的答案其实非常简单。如果读者对法轮功本身稍有了解,自然就会有一个结论。

一、净化身心的奇迹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佛家的一门修炼大法,在久远的历史中一直以师父选择徒弟的形式历代单传。李洪志大师将其改成适合普及的功法后,于1992年5月13日在吉林省长春市开始面向社会传授。作为当时中国气功协会的直属气功师,李大师在国内传功讲法50余次,共数万人参加过法轮功的面授班。

1994年底,李洪志大师结束了在国内的传法。1995年开始把法轮功传向海外。1995年3月13日,李大师与当时中国驻法国大使等使馆官员进行了小范围会面,并于当天下午在使馆文化处举行了一场讲法报告会。1995年,李大师结束了在国外的传功。至1999年,中共官方媒体统计,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亿人。

法轮功的传播速度之快,让很多人震惊不已,视为奇迹。这其中的原因却并非是法轮功善于组织和宣传。恰恰相反,法轮功既无组织也无宣传,而是许多人在修炼中身心受益后主动介绍给亲朋好友。

李先生1999年在悉尼接受中文媒体的采访时说:“在我们中国大陆,有许多人是高级知识份子,有许多是高级干部,甚至于是搞政治工作的,他们经过了文化大革命,有过思想信仰,追求过,也有过盲目的信仰,也经历了这样、那样的运动,这些人是傻子吗?他绝不是,他能够盲目地追求一个东西、盲目地信仰一个东西吗?这些人是绝对不会。”

李先生还说:“我们在国内没有经过什么宣传,这样大张旗鼓地去搞,在国际上也没有这样去做。我认为佛法是严肃的,通过媒体像做广告一样吹,这本身就是不严肃,所以我们就一直没有借用媒体来做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学员觉得好,学了之后,他就把自己心里的感受,身体的好转,整个状态告诉他的亲戚、朋友。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自己的亲属撒谎,对自己的丈夫撒谎。那么说出的话就是真实的,绝不会我受骗上当了,再叫我的妻子、儿女、亲戚、朋友再去上当,绝没有这种事情。那么也就是说,基本上是这样一种形式传的,不是我叫他们这样传的,而是他们自己感受非常好了去告诉别人,然后这些学员通过自身的感受再告诉别人;然后别人觉得好了,再告诉他亲戚、朋友,基本上就是这样。”

中共自己也曾经对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作过调查。国家体育总局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

1999 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练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如果说上面的统计结果只是枯燥的数字,《中国经济时报》则在1998年7月10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我站起来了!”的文章,讲述的是一位叫谢秀芬的病人在瘫痪16年后修炼法轮功而重新站起来的故事。

中共在镇压后为抹杀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把这些显著的疗效归结为“心理暗示”。心理暗示或许会治疗心理疾病,但又如何能够治疗器质性病变,乃至让瘫痪病人可以站立行走呢?

在法轮功的主要网站“明慧网”上有很多学员的来信,这些人有的亲身参加过法轮功的面授班,而有人仅仅与李大师有一面之缘。他们的经历更加神奇。

一位长春的法轮功学员回忆道:“师父教功是从胜利公园开始的,那时是以气功的形式来传的,为了让人们认识大法,师父开手给人们治过病,清附体,直罗锅,手到病除。…胜利公园的西侧是航空部队的俱乐部,在这里师父办了第三期班。当时,有个人当年在单位上班被米袋砸了,瘫在床上很长时间,所有的方法都治了,就是不好,家里人把她从医院抬了来,用担架抬到讲台上,医院还跟来了几个病友。师父讲课之前亲手给她调整身体,拍拍前身,又让她翻过身来拍拍后边,之后,让她坐起来,她就坐起来了;师父让她站起来,她就站起来了;师父接着让她走一圈看看,她就真的在台上走了一圈。家里人和跟来的病友们感激不已,从此,全家人走進大法开始修炼。……胜利公园和省委礼堂只有一路之隔,师父在这办了第四期、第五期班。四期班时,师父让几个参加班的学员站在讲台上,有一个人肚子里有个大肿瘤,师父给她清理身体,当时连脓带血顺着裤子往下淌,肿瘤消失了,肚子平复了,裤子一下子系不住了。多少学员见证师父的神迹,大法的神奇。”

在一篇回忆李大师在武汉传法的文章中写道:“有一个老太婆,因病瘫痪在床五六年,生活不能自理。这次听说有气功治病,由她老伴和儿媳两人将她架来,将她扶到师父面前的靠椅前扶着,站也站不稳。师父只是看着她,并没动手。过了一会儿,师父要她站直,她开始不敢,师父鼓励她不要怕,她很快站直了身子。师父又说你往前走,她犹豫了一下,在大家的鼓励下,她终于向前迈了一步,接着很自信的向前走去。后来又叫她上台阶,她不敢迈步,师父说‘你上去,没有关系’,在大家的鼓励下,她真的上去了。后来她是自己走回家的。过了一会,我到礼堂外面,看到她一个人在场地上走。我问她怎么不在家休息,她说:‘不知怎的,老是想走路,回家后老想走走试试,在家里走来走去的,又走到这里来了。几年没有这样走路了,太痛快了!’”

在明慧网上《留给未来人的神话点滴》中还提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九九四年七月五日,正值大连二期班师父讲法传功期间,突然来了两位法国先生,神情焦急的请求拜见李洪志大师。他们自我介绍说:他们父子二人是法国人,是他们的神让他们专程来中国请求李洪志大师救治他的孙儿,他的孙儿七、八岁。去过很多医院都治不好。现在已不会说话,痴呆,并且卧床不起。师父询问了孩子的情况。因为孩子没来,让他们父子想一下孩子的形象,师父用手比了一个小孩形,然后动手象抽丝一样清理救治小孩。过了一会儿师父说好了,你可以打电话问一下孩子的情况。因为师父住的不是高级宾馆,当年这个宾馆没开通国际长途,两位法国客人回到自己下榻的宾馆,马上给家里打电话:他妻子接电话就说你怎么才来电话,刚才家里发生奇迹了,家里進了一片金光,孩子突然会动、会说话了,问:“妈妈怎么了?”孩子好了,真是奇迹!在此之前,孩子躺在床上不会动、不会说话。

并非只有参加过法轮功面授班的人才会见证这样祛病健身的神迹。一位武汉的法轮功学员回忆道:“1994 年4月份,当我听到一位同事得了一种严重的血液病,在医院内出不了院时,我就去看她。她说:她的脸上、身上皮肤上到处都出现了褐黄斑点,到医院检查,抽出的血都象泥巴水一样褐黄色的,医院内要把她的血抽出来,经过化疗以后,使其清亮起来,然后再输進去,做一回需一万多元,已连续做三次,出院就发,几乎不能出院。因为我们是同一办公室,对我很了解,看到我的气色、精神那么好,就问我:‘你现在身体那么好,是么搞的。’我说:‘我炼法轮功,炼的,炼功一年多了,一年多没去过医院,没吃过药,炼功第一天药就摔了。’她说:那么好的功法,教我炼吧!我说:‘你出院,我教你炼。’过了几天她真的出院,到我家来,要我教她炼功了。我教她炼功动作,还给她看《中国法轮功》的书。由于她的悟性好,一下子全信了,从1994年4月至今也没有再犯,全好了。”

类似这样的神迹,在法轮功中俯拾皆是。几乎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能够讲出许多发生在本人或亲朋好友身上的实例。

法轮功的传出并不是为了给人治病,也不把炼功法动作视为最重要的,而把道德的提升,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心性视为第一位。

《大连日报》1997年3月17日登了一篇文章《无名老者默默奉献》,报导一位古稀老人,利用一年时间,默默为村民修了4条路,全长约1100米,当人问他是哪个单位、给多少钱时,老人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为大伙儿做点好事不要钱”。1998 年初夏,中国发生大洪水。在一个抗洪工地上,有十几个人,从早干到晚,好像不知道累一样。去视察的干部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说都是自愿来的,细问之下才发现,才知道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大连晚报》1998年2月21日报导了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一位法轮功学员,2月14日下午从大连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1名掉进冰窟窿的儿童。

法轮功最主要著作《转法轮》的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这句话表面看来简单,国内外上亿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亲身的见证人。

二、法轮功学员回忆师父的事迹

2002年9月16日,明慧网发表了《随师万里行》一文。这篇文章是一位法轮功学员记录她从1993年开始追随自己的师父到中国大陆各个城市去听讲法的过程和亲眼看到的李洪志大师的点滴事迹——

“一期接一期地听课,老师讲得越来越高,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全新的领域。那么信与不信呢?……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暂的,经历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亲身去体验。那么信与不信就看老师本人,老师可信那么老师讲的就可信。我仔细地观察老师,只要老师在场,我的眼睛就不离开,每一个音容笑貌,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所以下课了我总是磨磨蹭蹭的,走在后面。有一天从十二期班上下课回家,在五棵松地铁站等车,看到老师从后面走来,旁边有他的家人,还有一位学员,他们提着饭盒,车来了人们拥着進车门,我尽量向老师所在的这边挤,想和老师他们進一个车厢。人们本能地挤着,進了车门第一眼就瞟一下哪有位子,稍有可能就一步窜过去。等我進来发现老师他们進了隔壁的一节车厢,我赶紧走到两节车厢连接处的车门,隔着玻璃向那边望,见到老师一点不着急,让别人先進,几乎是最后進来。我注意到他進来时还有一两个位子,如果动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里着急,心想快点,可他静静的,似乎根本就没感觉。人们瞬间就挤着坐定了,几乎剩他一人站在那里。我的心在翻动,就感到他和我们那样地不同。我默默地想,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周围的世界呢?渐渐地我心里升起了一个字,就是‘正’。

“这位老师怎么这么正,正的让人不可思议,没有人间任何表面的东西可以掩盖,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没有造作,没有夸张,没有牵强,没有掩饰。开课的方式也不同于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集体讲话的方式。到点就上课,不绕弯,直奔讲课内容。所到之处也没见哪个社会名流来捧场,没有前呼后拥一群人磕头作揖地要治病。学费也很低,十堂课九天40元,老学员还减半。后来由于气功科研会有意见,说法轮功的班收费太低,影响了其它功派办班的收费标准,这样又勉强调到50元,老学员仍减半。老师在各地讲课都是由当地气功科研会邀请主办,办班收入和气功科研会四、六分成,所得的这一少半除去随行工作人员的吃住旅费等,也就剩不下多少了。那时我就在想,老师不为钱,也不治病,他在做一件什么事呢?

“每期班老师都在课堂上给大家整体调整身体。学员反应很大,都觉得很神,有的一期班下来,一辈子所有的病都没有了。不仅在身体上的收益很惊喜,而且我感到一生都没这么心情舒畅过,一切都是那么透明,没有什么秘密、亲疏贵贱,人间的世态炎凉都進不了我们的课堂,大家素不相识可心想一处,都听老师的话,都要修炼,几乎每堂课散场时都恋恋不舍。静下来时我不禁问自己,我为什么这么被打动?渐渐地我感到,老师的为人和老师所讲的一切,都和我内心的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一种呼应,或是共鸣,或是感应。……今日遇老师,我默默地体会,他真的是那样的高洁,那样的坚不可摧。我的心在震颤。”

一位笔名清宇的学员则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94年3月14日,师父来天津第二次传法,地点在八一礼堂。我有幸聆听了师父的讲法,更亲眼目睹了师父在日常生活中看似平凡的一点一滴的言行。那时我对大法的认识还很肤浅,对这件事情半信半疑,抱着观望的态度。

“一天师父从招待所步行来到八一礼堂,弟子们潮水一样的向他涌去,把师父团团围住。那种场面是我从没有见过的热烈和激动。前面的人往师父身边挤,后面的人使劲往前拥,还有人紧随师父左右,甚至因为看不见师父心里起急,抓住师父的衣襟不放,更多的人们在热烈的鼓掌欢迎。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师父正步入礼堂,忽然从人群里冲出来一个人,他一下子扑倒在师父的脚边连连磕头,眼泪顺着他的脸流淌。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癌症患者,因为在广播里听到师父宣传大法的节目,就是试着跟师父通话,在短短几分钟的谈话中,他的病痛减轻了很多,激动之余竟找到讲课的地方,跪地叩头来表达自己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面对这样的场面,师父始终目光平视,淡淡微笑。对那个下跪的人,师父上前把他轻轻扶起,继续往里走去,始终保持着平静祥和,这里的欢腾好象跟师父毫无关系。给我的感觉是师父不在这样的尘世中。

“这在我的心中引起极大的震撼,我忽然意识到师父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样一个狂欢中始终保持着平静祥和;又是什么样的人能从内心波澜不惊,荣辱皆无,淡泊从容?这一定是一个觉者的心态,只有真正的觉者才会在这样不经意的小事中也表现出最与众不同的行为。”

长春学员则记述了一件小事:“在这期班上的一天,师父骑着破旧的自行车驮着女儿来了,到门前,看到学员停放的自行车倒了一排,就一辆一辆的扶起来立好,当时还下着小雨。师父啊,每一件很细小的事都给大家做了榜样,师父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们什么叫‘怀大志而拘小节’。……师父慈悲纯善的举动,化掉了一切不正的,也在归正着人心。”

三、十七年,走过风雨

法轮大法传世十七年了,这其中有蓬勃发展的时候,也有遭到无端非议以及残酷迫害的时候。

在蓬勃发展时,法轮功的修炼者本着“真善忍”的原则默默地弘扬大法。一本《转法轮》12元,如果是按照批发价11元买进的,每个人都会以原价卖出,而不会多赚一块钱。如果有人来学功法动作,法轮功学员一定免费传授。在工作上,法轮功学员恪尽职守,在家庭中尽心责任,在社会上谦退自律,在个人利益上与世无争,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更遑论贪污腐败与作奸犯科。1998年,退休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曾组织过一次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法轮功自传出后,就一直遇到各种干扰。从1996年《光明日报》事件开始,中共宣传部门和政法部门对法轮功的诽谤、压制和构陷步步升级,至1999年7月 20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

在这十几年的风雨中,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法轮功一直保持了和平、理性和善意。尽管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法轮功学员也从未暴力回应,甚至在迫害开始后,还在向江泽民和中共政府“讲真相”。直至中共一意孤行,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后,才以《九评共产党》和“退党、退团、退队”的形式向普通民众讲清真相,和平解体中共这个犯罪集团。

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舍生取义的故事,这些人之所以能千古流芳,是因为为正义敢于舍弃荣华富贵、身受酷刑折磨、乃至失去生命而不悔是在是太难能可贵了。而在中共以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我们看到数以百万计、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都能坚贞不屈,并且仍不断向人们善意地澄清真相。这也不是一时的激愤,或者只是某一个地区如此,而是全国如此、全世界如此,无分种族、年龄、文化和社会阶层的差异。这本身就是一种神迹的展现。

在这个过程中,法轮功学员确实做到了抱着“善心”去讲“真话”,也“忍受”了许多中共强加的痛苦乃至世人的误解,实践着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

结语

对许多人来说,最可贵的也许是平安、健康,那么那些从瘫痪或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绝症中康复的人们对法轮功和李洪志大师的感激是难以言表的。任何中共的谎言都改变不了他们亲身受益的事实。

对许多人来说,为真理他们可以上下求索。而法轮功所揭示的人体、生命、宇宙的奥秘,绝不仅仅是一家之言或书本上的说教,而是他们可以亲身实践和见证的真理。此时,任何的洗脑也难以动摇他们明悟真理后坚如磐石的信念。

法轮功所来的益处,绝不仅仅局限在修炼的人。修炼者以他们巨大的付出解体中共这个迫害中国人的犯罪集团,这本身就让中国人可以有自由、有尊严的生活。法轮功本身没有任何权力诉求,并大开方便之门,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学习,并通过修炼改善健康和提升道德。

在海外,法轮功学员办起了电视台、报纸和广播电台;其中杰出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则架设网站,开发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软件,把自由的信息无偿地传给中国大陆铁幕后的人们。近年来以文艺形式的演出,不仅把中国最美好的艺术推向全球,更把中国文化的信仰与道德内涵发扬光大,由此带动中国信仰、道德的复兴与文化的重建,为未来的中国奠定了坚实的精神基础。

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功学员感恩的日子。每一个认真思考过法轮功现象、仔细了解过法轮功真相的人,或许也会怀有同样的心情吧。

点击 (474)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