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邓玉娇事件”之中共心理分析

【大纪元5月19日讯】5月10日,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办主任邓贵大及两名工作人员在宾馆消费时要求修脚女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遭拒后欲图强暴邓玉娇。在反抗中,邓玉娇用修脚刀刺死了邓贵大,也刺伤了另外一名协同者。之后,邓玉娇打电话报警,却被警察拘留。最新情况则是中共声称邓玉娇有精神病,并将其关押在湖北恩施的忧抚医院,绑住四肢固定在床上。中共不但殴打她,甚至还逼她“自认”有“忧郁症”,说这样可“免一死”,也“给政府一个出路 ”。 

应该指出,很多人将邓玉娇比作“女杨佳”,这种说法并不恰当。因为邓玉娇是正在被侵害时“正当防卫”,按照中国刑法规定,即使反抗过程中造成强奸犯死亡,也不属于“防卫过当”,完全不必负刑事责任。而杨佳的案例并不属于正当防卫,只能说是事后复仇(当然包括大陆新浪网调查都有87%的民众认为事出有因,情有可原)。 

让许多人费解的是,对于事实经过如此清楚的“邓玉娇事件”,中共竟然不能判邓玉娇“正当防卫”,反而想方设法证明她是“精神病”,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竟然算是“给政府一个出路”。 

其中的理由说穿了很简单,总结起来大概有两条。 

第一、被刺身亡的邓贵大并不是一个个人,他是中共贪腐官僚的代表。今天的中共十官九贪,包二奶、养小蜜、肆意凌辱压榨民众。民众在他们眼中的地位,正如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在猥亵女童后所说“你们算个屁呀!”这些官僚之所以敢胡作非为,仰仗的就是中共的制度保护。对于中共来说,由于已丧尽民心,所能依靠的也就是贪腐官僚的支持。如果中共不保护这些官僚,它就失去了最后一群和它一条心的人。 

因此中共保护邓贵大,就是做个样子给大大小小的官僚看——只要你们和中共一条心,吃喝嫖赌、杀人放火,中共都会给你们撑腰的。既然争取不到“民心”,就争取一下“官心”。 

第二、中共最怕的就是在民意压力下让步——因为民间就此会得出一个结论,只要他们聚集起来捍卫自己的权益,最终在与中共的博弈中就会获胜。这个口子一开,民间就会在征地、拆迁、下岗、环境保护乃至宪法权利等遭到侵害时延续抗争模式,这会将中国引向宪政和民主,即中共最终失去权力。以中共罪孽之深重,一旦失去权力,下一步就是各级官僚遭到清算的问题。这正是中共需要极力避免的。 

诚如高智晟律师所说:“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出于以上两点考量,中共知道把这些邪恶的基层官僚绳之以法,无论从人力成本还是经济成本,都远比镇压抗议要小得多,但由此带来的政治成本却让中共无法承担。 

民间同样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不起而抗争,中共就会用“俯卧撑”、“躲猫猫”、“弹脑门”、“做噩梦”、“70码”以及“兴奋过度而死”等荒谬的理由掩盖其罪恶,让被害人和家属得不到任何公正的赔偿,犯罪份子也不会得到惩处。但起而抗争的结果,又迫使中共更加不敢对民意压力让步,从而更可能采取连抗议者一起镇压的做法。 

中共在“邓玉娇”事件上也进退两难,既要应付民意,又不能不保护淫官。此时,或许受到孙东东的“启发”,给“邓玉娇”扣上个“精神病”的帽子,似乎就是在 “给政府一个出路”了。 

此时中共与民间的较量中,双方似乎都到了无路可走的绝境。民众需要意识到的是——仅仅抗议中共是没有用的,退出中共才是有用的。告诉更多的人中共将灭的道理,让他们加入“退党、退团、退队”的大潮,这既在削弱中共的力量,也警告那些贪官不要以为摇摇欲坠的中共还能一直给他们遮风挡雨。 

中共让邓玉娇自认“精神病”,是在给中共“一个出路”;我们退出中共,是在给自己“一个出路”。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9-05-18 14:13:25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5/19/n2530826.htm

点击 (390)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