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序:中国人民还需要启蒙吗?

2008年6月28日贵州瓮安事件爆发,一个少女怀疑被奸杀,而当地警察庇护凶手并将少女的叔父打成重伤,由此引发上万百姓火烧县政府和县公安局的办公大楼。中共当局旋即派出武警暴力镇压,抓捕数百人。消息传出后,网络上一面倒地支持瓮安民众的抗暴行为。

到中国大陆的股票吧里去看一看,把股市暴跌归因于黑箱作业、缺乏舆论透明、缺乏独立司法、缺乏结社自由和缺乏民主制度等的帖子也时有所见,这还是在网络管理员严密审查和过滤帖子之后的漏网之鱼。杨佳袭警案发生时,网上也时一片“当代武松”等赞誉,就更不要说那些上不起学、看不起病、耕地被抢、房子被强拆、工作被剥夺等民众对中共的态度了。

由是观之,当今的中国,说中共好的绝对是极少数。即使对这部分人来说,有多少人是真认为中共好,有多少人是被中共欺骗着说好,又有多少人是出于利益的考虑违心地说好,也是个很可研究一番的问题。中共非常清楚该问题的答案——如果中共认为大多数老百姓拥护它,它早就开放全民普选了。

那么在众多百姓对中共不满的情况下,《九评共产党》对中共的揭露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当然有,而且其角度无可取代,其意义无论如何估计也都不会高估。

《九评共产党》对中共的揭露和系统反思是第一次跳出了中共党文化的思维定势。也许“九评”最振聋发聩的,乃其九个标题,直言不讳地指出共产党是个邪教。“九评”告诉人们,中共是个附体于中华民族上的邪灵,不但没有改良的可能,而且只能越变越恶。而要摆脱中共,就必须省思我们的内心,重建我们的道德。由此,良知尚存的中国人放弃了对中共的幻想,并开始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即“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运动。

这种通过“三退”来解体中共的做法是代价最小的、最和平的做法,我称之为“中国的和平转型之路”。它打破了中共不能改良,而民间暴力又不足以推翻中共的僵局。

随着中共末日的邻近,它对百姓的洗劫和镇压也都将加大力度,而百姓也越来越忍无可忍。2006年4月,我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我们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没有退党的话,中共会不会解体?一定会!但是也可能是因为经济的崩溃、也可能是因政治的崩溃、也可能是因为生态的崩溃、也可能是因为老百姓对他们的忍耐到了极限而出现官逼民反的情况。老子讲过一句话:‘大军之后,必有凶年。’中国已经承受不起那种大的动荡了,我们一定要赶在老百姓忍无可忍之前把中共解体掉。……我们是在跟时间赛跑。”

有鉴于此,我特不揣鄙陋,将近五年来发表的与“九评”和“三退”有关的文章、演讲稿、访谈录集结成书发表,希望能为“九评”的传播和“三退”的推进尽一点力。

作为一个有神论者,深知天道玄远,难以言说。这本书只不过是以世间的道理推论一番罢了。其中的结论,特别是以“★”和“☆”标注的文章,就交给历史去检验吧。

点击这里下载电子书

作者
2009年9月9日于美国首都华盛顿DC

点击 (419)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