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谷歌出走的商业利益分析

谷歌的撤离引发轩然大波,不少人从商业利益的角度解释谷歌的行为。最流行也最荒谬的观点有两个。第一个是谷歌竞争不过百度,所以撤走的决定是在用假装“崇高”的言论自由掩盖自己商业上的失败与无能;第二个观点是谷歌一下子失去了将近四亿的中国网民,这种商业损失之巨大难以衡量。

一、荒谬的观点 

我之所以认为以上两个观点荒谬,是因为作者有意或者无意地贬损谷歌出走的动机,或暗示谷歌应该继续接受中共“审查”而留在大陆。

首先,什么叫谷歌竞争不过百度?根据全球数字市场权威测算与分析公司comScore的数据,在2009年7月时,全球共发生了1130亿次的搜索。其中67.5%是通过谷歌进行的。排名第二的Yahoo搜索份额只有8.9%,而百度只有7% (数据来源:http://www.comscore.com/Press_Events/Press_Releases/2009/8/Global_Search_Market_Draws_More_than_100_Billion_Searches_per_Month/%28language%29/eng-US )。至2010年1月,该公司发布的统计显示,谷歌仍然占据了65.4%的市场份额。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如此强大的谷歌在中国占据的市场份额却不如百度,这岂不象晏子使楚时所说的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正是中国的信息环境,不适合谷歌这样有道德感的公司生长,而更适合百度的生长。

那些所谓的“分析家们”为什么不透彻分析一下,谷歌在国际上遥遥领先,而在中共统治下(注意这个状语!)却不如百度的原因是什么呢?

其次,什么叫“谷歌一下子失去了将近四亿的中国网民”?我们要弄清楚,不是谷歌失去了中国网民,而是中国网民失去了谷歌!如果没有中共的信息封锁,中国的网民可以访问谷歌在香港或者在全球的网站,存在什么谷歌失去中国网民的问题吗?让谷歌失去网民、或者说让中国网民失去谷歌的,难道是谷歌吗?难道不是中共网络审查在先、网络封锁于后,才出现今天这样一个结果吗?一个号称自己开放、跟国际接轨的国家,其执政党盗用国家资源阻止网民访问一个外国公司的网站,这个行为多么无耻!

反过来说,既然许多人愿意从商业利益的角度来探讨谷歌出走的问题,我这里不妨也做一点分析,就教于方家。

二、搜索引擎与虚拟世界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在当今这个数字化的世界,或者说信息世界里,搜索引擎之强大已经足够给我们构造一个虚拟世界了。这一点的重要性,很多人都有感觉,但并未深入思考。

人在做出理性判断的时候都是基于所获得的信息。而我们面临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专家认为这种爆炸表现在五个方面:“1、新闻信息飞速增加。2、娱乐信息急剧攀升。3、广告信息铺天盖地。4、科技信息飞速递增。5、个人接受严重‘超载’。”根据2009年的估计,全球的信息大概每18个月就会翻一倍。

如此迅猛发展的信息,其中包含的垃圾信息也无可计量。而一个人每天能够接受和分析的信息又极其有限。这个时候,我认为“提供正确而有用的信息”,就变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如何能够检索出“正确而有用的信息”,每个人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去做到。这个时候,新闻媒体、教育机构和搜索引擎,三足鼎立,支撑起这个信息社会。

在我看来,媒体负责提供客观公正的信息,教育机构则负责教给人一个基于道德、理性和逻辑的分析、思考的方式。随着信息的爆炸,来自媒体或教育领域的信息也随之爆炸,人们不得不依赖搜索引擎去检索信息。

正因为信息爆炸中包含着海量垃圾,而许多信息垃圾又是一个虚伪邪恶的党有意制造(所谓“舆论导向”、“五毛党”是也)并强行推销给大众,“正确而有用的信息”就显得弥足珍贵。

举个例子说:当中共在大陆搞文革的时候,“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中国人即使不觉得很幸福、也觉得很亢奋,甚至怀着“解放世界三分之二受苦人”的热情,要让美国人也过上跟中国人一样的“幸福生活”。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信条,并坚定不移的实行呢?不就是因为他们只能听到一面倒的信息吗?

当“有毒奶粉”出现的时候,为何国人麻木了很长时间,不就是一方面中共封锁消息,另一方面,百度的“危机公关”允许公司付费去删除负面信息吗?

在这两个例子中,被蒙蔽的人很可怜,但另一方面,这也说明了在一个数字化的世界,用铺天盖地的虚假和垃圾信息,是如何塑造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的。

人们对搜索引擎越来越依赖,在这上面动一点手脚,就会改变几乎所有人对世界的认识。搜索引擎的能量之巨,如果一旦被邪恶掌握,其危害可以多么深远!

三、“不作恶”应该是所有搜索引擎的信条 

我深信谷歌的创始人认识到了搜索引擎的能量,因此“不作恶”才成了谷歌的信条。

同时“不作恶”也成就了谷歌的商业信誉。只有“不作恶”的引擎,才能够是用户放心使用的产品,除非这个用户是心甘情愿地被骗。

如我前几天撰文所说,中国的审查制度对谷歌的伤害最大。因为谷歌就是以“提供信息”作为其产品的。中共强行进行信息审查的结果,等于强迫谷歌生产“伪劣产品”。

我们很难想象,如果中共强迫“路易威登”( Louis Vuitton)到中国后,就必须用老鼠皮生产女士提包,并出口给全世界,路易威登会不会抬腿走人。这对于一个注重自己品牌的公司,是没有选择的。商业信誉一旦受损,品牌形象一落千丈,这个公司就只有倒闭一途了。

认清楚这一点,即使仅仅从商业利益的考虑,我们也应该理解谷歌的决定。你可以说谷歌出走是商业行为,但是你不能否认谷歌的商业利益和他的道德感是紧密相连的。事实上,对于所有的搜索引擎公司来说,“不作恶”都应该是他们的信条。

现在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自然而然的结论,就是谷歌的决定是否会造成商业上的损失,并成全了百度。从股票市场上的变化来看,确实是这样。谷歌的股票跌了,而百度的股票上涨了。但是我们也不能不说,如果这不是出自于明白人短线炒作,就是出于糊涂人的短视行为。

随着搜索引擎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百度会和邪恶的中共政权一样变成垃圾,而谷歌则会赢得更多的信任,牢牢占据搜索龙头的地位。而当中共倒台后,四亿、也许更多的中国网民则会再一次拥抱谷歌,并对谷歌今天的道德选择深表赞赏和感激。

那些从商业运作角度分析谷歌事件的人,如果能够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如果能把商业与道德的关系再弄清楚一些,再来谈论谷歌是赔了还是赚了也不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10-03-25 14:42:04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3/26/n2857210.htm 

点击 (394)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