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再造中国

章天亮:再造中国
——神韵文化反思录
【大纪元2011年02月26日讯】
题记:自汉代以降,无论是察举、征辟到后来隋唐的科举,都是给人才参与国家大事开创途径。这也是维护社会安定、推动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
这一传统随着中共建政而突然断裂。中共对于人才采取极端仇视的态度,自夺取政权后,便开始对各类人才系统的迫害和屠杀。人们通常认为,“屠杀”是中共制造恐惧的手段,然而再深思一步,却会发现,这是中共系统地的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必走的一步棋。
自神韵2006年问世以来,中共一直竭力干扰阻挠神韵的演出。神韵以极致的美,唤醒人对天国的回忆与向往,人在此时所产生的渴望、谦卑、感恩、敬畏的情感,再也不是中共过去的谎言宣传所能阻挡,也不会再被其改变。
中 国人本来就是敬畏神明的,本来就是善良高贵的,是中共多年对文化的灭绝和党文化的教育才把中国人糟蹋成沉迷金钱与性欲,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神韵的演出, 正是唤醒中国人的记忆——对神佛的记忆、对历史的记忆、对传统文化的记忆。如果说民族是一个文化的概念,神韵正在重塑中华民族,再造一个新的中国!
(神韵艺术团提供)
神韵再造中国文化
文 ◎ 章天亮
2011年神韵巡演在华盛顿DC的甘迺迪中心已经落幕一个星期了,但我耳边仍时时回荡着《梦回大秦》中激越飞扬的鼓声和军号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此之谓也。
第一次看《梦回大秦》便令我心神激荡,台上的表演将我带入那个征尘蔽天、狼烟四起的战国时代。
秦灭六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以至于一千两百多年后,人们仍在反思为何摧枯拉朽般横扫六国的秦国,在短短三年内就被农民造反的烽火烧成灰烬,一向所向披靡的劲旅为何突然如此不堪一击。唐宋八大家中的苏氏三父子都写过《六国论》,其中苏轼的反思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战 国是一个养士风行的时代,齐国的孟尝君、魏国的信陵君、赵国的平原君、楚国的春申君、秦相吕不韦等,养客都达数千人之多。这使得列国中有一技之长的人才, 哪怕这一技之长只是鸡鸣狗盗,也可在这些养客的公子那里得到优渥的待遇。秦灭六国后,秦始皇以法律治天下,觉得这些人才已无用处,便放他们散归田里。这些怀才不遇的士人,不甘心于布衣蔬食,于是像陈涉一样辍耕叹息,以待天时。苏轼认为让才能之士流落民间,犹如“纵百万虎狼于山林而饥渴之”。用句现在通俗的话说,如果人才没有像社会上层流动的途径,就是执政安全的最大隐患。
自汉代以降,无论是察举、征辟(名望高、品学兼优的社会名流,被征召为要职)到后来隋唐的科举,都是给人才参与国家大事开创途径。这也是维护社会安定、推动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
这一传统随着中共建政而突然断裂。中共对于人才采取极端仇视的态度,自夺取政权后,便开始对各类人才系统的迫害和屠杀。
中共农村的“土地改革”,杀光了农村里最懂农业的人才;“工商业改造”杀光了城市里最懂经济和社会管理的人才;镇压 “会道门”杀光了各类宗教中的精英;“反右”则从社会中抹去了“知识分子”这一阶层。
在反思这一段历史的时候,人们通常认为,“屠杀”是中共制造恐惧的手段,然而再深思一步,却会发现,这是中共系统地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必走的一步棋。
执政的法统与道统
《史记.儒林列传》中记载了一段汉景帝年间的御前辩论。一位叫黄生的人说:成汤伐桀、武王伐纣,这是以臣弑君的不义之举。黄生举例说明道,帽子再破,也要戴在 头上;鞋子再新,也要穿在脚上,为什么呢?这是上下的名分。桀纣虽然无道,却是君上;汤武虽然圣明,却是臣下。君上有过错,臣下不能规谏,反而杀掉君上, 自己正位为君,难道不是“弑”吗?辕固生反驳说:照你这么说,那么我们的高皇帝推翻秦朝,岂不是做错了吗?
汉景帝听到这里,说了一句“做学问的人不谈及汤武受命,不算愚笨”,便结束了这次讨论。
汉朝是一个很特殊的朝代,它是第一个需要解释执政合法性的王朝。在汉代以前,任何一个君王的王位都是继承来的,包括秦始皇,也是从秦庄襄王那里继承了王爵, 后以武力统一中原而称帝。其他如成汤、周武王,都是疆土超过当时夏、商的大诸侯,后因夏桀、商纣无道,天与人归,改朝换代。
而刘邦的出身只是平民,靠着韩信、张良、萧何、陈平、周勃等文臣武将,三年灭秦、四年灭楚,短短七年时间即以武力而非文德荡平四海、君临天下。辕固生的反驳看似一个两难 推理:如果高祖是错的,则刘姓政权不合法;如果高祖是对的,那么其他百姓是否有样学样,也可举旗造反而称帝?
这个问题,汉代大儒董仲舒给与了完美的回答,且这个答案被承认了两千多年。董仲舒在给汉武帝的三次对策(史称《天人三策》,完整地收录于《汉书》)中,提出了“君权神授”与“仁政治国”的理论,解决了历代王朝执政的“法统”和“道统”的问题。
董仲舒的不同之处在于,在《天人三策》中,他除了强调了君权的神圣性之外,同时重点强调了君权的有限性,即“天人感应”之说。君王如果无道、失德,就会有天灾示警,如果不思悔改,天命就会改移,国祚就会灭亡。董仲舒把儒家这套仁政治国的理念称为“道”。
至此,执政的“法统”和“道统”问题分别找到了君权神授和仁政治国的答案。这种以“仁政”治国的思想,要比王朝的命运更加绵长。孔子被称为 “素王”,董仲舒认为代周的既非秦也非汉,而是孔子。只不过孔子承受的天命,不是“法统”而是“道统”。
中共是一个以“无神论”为最高指导思想的黑帮邪教,自然不能以“君权神授”来解释其政权的合法性;毛泽东在进北京之前就宣布“绝不施仁政”,自然也不会承认 孔子的学说(现在中共立孔子像,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因此,中共政权需要与中国几千年“法统”与“道统”的双重绝裂。
传统文化对中共的政权来源与执政方式形成双重挑战,构成了对中共政权的直接威胁。
中共的文化灭绝政策
中共建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除了在肉体上消灭“异己分子”之外,也同时在执行文化灭绝政策。
文 化的载体除了古代的典籍、字画、古玩、建筑等器物之外,最重要的是能够理解并传承文化的人。中共建政前,耕读传家的乡绅就是农村里的文化传播者,而这些人 在“镇反”和“土改”中成了杀戮的对象。很多人难以理解,毛泽东为什么在1951年大动肝火地批判武训,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武训即使行乞也要办学,让农村中的孩子们能够接受传统文化的教育罢了。
在城市中,宗教界的精英和知识分子则成了中共铲除的对象,这一过程通过“镇反”和“反右”完成。 然而,传统文化仍深深扎根于民间,扎根于社会普通人的头脑中。于是中共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很多人看到那些暴烈的“破四旧”,或关押、批判、毒打、武斗 时,很难把这些暴力行为与“文化”联系起来。而这一切正是为了继续消灭知识分子,消灭民间对文化知识的尊重和敬畏。
毛泽东说:“知识越多越反动”、“不要考试,考试干什么?一样不考才好呢!对于考试一概废除,搞个绝对化。”“去搞阶级斗争,那是大学,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什么北大、人大,还是那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 “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 好几门学科我是不搞的,要搞有时没办法,有的考试我就交白卷,考几何我就画一个鸡蛋,这不是几何吗?因为是一笔,交卷最快。”
这些“反智主义”的言论堂皇地作为“最高指示”层层传达,而知识分子则沦落为社会最底层的“臭老九”。
为谋求国家长治久安的统治者,无不以延揽和培养人才为务,这是赓续文化血脉的保障。而中共为维持其统治,不惜灭绝这世界上唯一连续传承五千年的文化,并不惜以暴力杀戮人才为手段。
我 一直以为,民族并不仅仅是一个血缘或地缘的概念,更是一个文化的概念。秦始皇统一六国、南征百越、北击匈奴,所奠定也只是一个地理上的中国,故而给了我们 一个国号——在“秦”的中文拼音“Chin”后加上尾码,成为“China”。而汉王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则随后实现了文化上的统一,由此奠定了中华 民族的族号——“汉族”,之后汉语、汉字、汉服、汉文化等文化概念,无不冠以“汉”字。儒、释、道三教也是在汉代出现并定型。
以农耕文明为基础的汉民族经历过多次游牧民族的入侵,但汉文化一直得以延续。国虽亡、文化不亡,民族的血脉才能绵延发展。
因此,中共的文化灭绝政策,也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民族灭绝政策。
神韵的出现与中华文化的复兴
自 神韵2006年问世以来,中共一直竭力干扰阻挠神韵的演出。它通过驻外使领馆以国际关系和经贸利益威胁主办国不要出租剧场;威胁神韵演员在大陆的家属;划伤神韵的巴士轮胎企图制造交通事故;冒充观众向剧院投诉演出内容;甚至直接给各国政要名流写信,威胁他们不要去看神韵演出。
纽约领馆官员直白地说:“不能让他们去看神韵,他们去看了神韵,我们就完了!”
许多人难以理解中共这些疯狂且不可理喻的行为,一个美好的演出为何让中共惧怕到如此地步。
《理想国》中“绝对的美”
神韵的艺术之美是无以言表的,我多次在演出结束后,仍沉醉其中不愿离去。悠扬的音乐声中,如凌波仙子,御风而行的大唐仕女;青天如盖的草原上,矫健刚劲的蒙 古少年;庄严肃穆的皇宫中,款款走来的大清格格;珠穆朗玛峰下,豪迈奔放的藏族男子;雪域高原纯净明媚的少女,暮鼓晨钟声中顽皮淘气的和尚,苗族少女的俏 皮、彝族少女的活泼、闽南少女的清新、傣族少女的婀娜……。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阐述道,在现实世界之上还有一个理念构成的世界。现实世 界只是理念世界的模糊投影。在谈到“美”的问题时,柏拉图认为理念世界有着“美”的原型、或者说“绝对的美”。美的事物有千千万万,但美的原型却只有一 个。现实世界中的“美”只不过是对理念世界的一种不完全的、不同程度的模仿。

拉斐尔所绘的雅典学院里,柏拉图的手指向天,象征了他对于“形式”理论的信念。(维基百科)
我在欣赏神韵的演出时,深信神韵在舞台上所呈现的不是现实世界的美,而是理念世界中美的原型。祥光瑞霭之中起舞的神韵演员们则让我想起《庄子.逍遥游》中的一段描述——“邈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
完美的舞台演出、恢宏壮丽的音乐、动感逼真的天幕设计带领观众走入一个他们闻所未闻的神奇世界。无论是历史主义题材还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小舞剧,从青藏高原 到江南水乡,从陕北高原到蒙古草原,从云贵高原到闽南沿海,神韵的节目总能让观众感受到一种异域风情。就像一个探险者,在神韵的带领下转瞬间劈开一道道荆棘、游遍中国广袤的大地,走进一个个令他眼花缭乱的世界。
多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电影制片人、美国费城名门之后纳旦尼尔.康 (Nathaniel Kahn)表示,“神韵是一台演出,让我看到一部又一部引人入胜的电影,把我带入另一个世界,我的心跟着剧情此起彼伏,或喜或悲,我感到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任何观念,而是任凭着神韵带着我在一个崭新的世界中遨游。”
召唤与皈依
更令人感到赞叹的是,在神韵展示的一个个神奇世界中,观众发现了他们在这些世界中的自己。每个人也许对节目有不同的解读,但都是他们人性在这些世界中的真实反映与共鸣。比如反映中共对迫害法轮功的小舞剧中,有人看到的是对信仰的坚贞,有人看到的是中共的邪恶,有人看到的是善恶有报的启迪,有人看到的是神佛赐给人的光明与希望。
至此,那光明照耀的天国世界、美轮美奂的楼阁殿宇、悠扬悦耳的飘飘仙乐、相好庄严的佛道神仙,不仅仅是一个令观众仰望敬畏的辉煌景象,而与观众产生了某种关联。让观众产生要与之溶为一体的愿力与决心。
纳旦尼尔.康说:“如果这就是天国,请把我带进去!(If heaven is the way we saw it tonight, count me in.)”
《精忠报国》中的“忠道”,《劈山救母》中的“孝道”,《济公抢亲》中的济世救人,《武松打虎》中的侠义精神,法轮功节目中神佛对修炼人的呵护,大劫来临时主佛对众生的慈悲……神韵通过纯美的艺术所展现出来的传统的、纯正的价值观,带给人对人生全新的认识与思考,带给人心灵的启迪与灵性的升华。
神韵所展现的不仅仅是人性,更是神性。她告诉我们生命的来源、目的和意义,告诉我们身处在一个特殊的时代,并指引我们一条通往彼岸的大道。她让我们意识到人的渺小、神的伟大,让我们沐浴在神圣祥和的佛光中,去掉烦恼和焦虑,感受到婴儿得到父母呵护的幸福与安全感。
2008 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资深国会议员丹尼斯.库奇尼(Dennis Kucinich)说:“今晚我们有幸欣赏到这场艺术演出,在如此多的方面有惊人的卓越,其中的艺术表现力可以用许许多多最好的形容词来描述。……艺术让人类精神变得高贵并提升我们的境况,今天我们祝贺神韵的杰作和杰出的艺术家们,他们洗礼我们的心与灵魂。让我们永远记住,在提升我们境况的背后、那些将我们与超越世俗的世界连接的资讯。因此当我们祝贺神韵时,让我们记住他们表演的背后内涵,感恩他们,谢谢!”
纳旦尼尔.康说:“在精神领域方面,我以前读过老子、孔子的书,今天看到神韵,我感到神韵的舞蹈、歌曲,每个节目都在帮人找回真正的自我,启迪人们的精神。”
艺术的力量
艺术对人类的影响既深且巨。看过《三国志》的人可能寥寥无几,但《三国演义》却家喻户晓。鲜少人知道玄奘取经归来后创立的唯识宗是怎么回事,但一部《西游记》把玄奘的形象定型成了唐僧。
中共一直用各种“艺术”形式给民众洗脑,从文革时的八个样板戏,到现在的“春节联欢晚会”,概莫能外。
罗伯特.麦基(Robert McKee)被公认为世界银幕剧作教学第一大师。他培养的学生十七次摘取奥斯卡奖。在他1997年出版的系统教授编剧秘诀的《故事》(STORY: Substance, Structure, Style, and the Principles of Screenwriting)一书中提出了这样一种理论:“掌权的人担心的威胁并不是来自思想,而是来自情感。思想可以被控制,而情感却是发自内心而且不可预料的。艺术家之所以能对当权者构成威胁,是因为他们揭露了谎言并激发了思变的激情。”
我还不能百分之百的认可他的理论,但毋庸置疑的是,艺术在对人形成感情的冲击时,会对人产生的巨大改变。而今天神韵所展现的,不仅仅是感情的冲击问题,还有神佛慈悲救度众生的巨大能量。
国际著名作曲家、剧作家马克.巴肯(Mark Barkan)今年是第三次观看神韵,他说:“观看演出后我更加相信,这个世界由正的高级力量主宰,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善良的人会获得福报。当人们相信这些时,人们自然就会行善,而不会作恶。”
华裔戏剧评论编剧郭静子1月14日在林肯中心观看神韵后表示:“我觉得这不是人能做出来的,只有神力、神赋予的灵感和智慧才能做出来,用‘神来之笔’这个 词,是为了表达我对神韵的最崇高的赞美。”“只有神传文化的内在精神才能真正改善人心,使人心悦诚服。我相信看完神韵的人都会做个好人,这是法律等任何形式都无法达到的效果。”她说:“我的体悟是:人生匆匆而过,不能贪图世间享乐,而是要找回真正的自我,回归天上的家。我在听神韵的歌曲时,感受到内心这种渴望的复活。我希望我们都能得到永恒的生命,返本归真,回到圣洁而美好的天上。”
走回正统的中国
柏拉图认为:“人 的灵魂是不朽的,它可以不断投生。人在降生以前,他的灵魂在理念世界是自由而有知的。一旦转世为人,灵魂进入了肉体,便同时失去了自由,把本来知道的东西也遗忘了。要想重新获得知识就得回忆。因此,认识的过程就是回忆的过程,真知即是回忆,是不朽的灵魂对理念世界的回忆,这就是柏拉图认识的公式。”
神韵以极致的美,唤醒人对天国的回忆与向往,人在此时所产生的渴望、谦卑、感恩、敬畏的情感,再也不是中共过去的谎言宣传所能阻挡,也不会再被其改变。
中国人本来就是敬畏神明的,本来就是善良高贵的,本来就是优雅平和的,是中共多年对文化的灭绝和党文化的教育才把中国人糟蹋成沉迷金钱与性欲,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样子。神韵的演出,正是唤醒中国人的记忆——对神佛的记忆、对历史的记忆、对传统文化的记忆。
已故美国国会众议院前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议员的夫人安妮特.兰托斯五次观看神韵,她说:“每次看都有新意,演员们不仅仅是在跳舞,而是在传递一个很重要的资讯,展现一个真实的传统中国,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对中国的印象是马可波罗时代的中国,优雅、美丽、具有纯朴的魅力,神韵把我们带到中国以前的鼎盛时期。”
大陆北方的前政府官员李先生和老伴来美国探亲时,在德州休斯顿市的钟斯厅剧院观看神韵后,他激动地表示,“能够看到这么美的演出,这一辈子都没白活。”半年前从大陆到美国探亲的袁先生也表示:“很激动,看了神韵,才知道什么是传统,原来传统是这样的,原来艺术可以这样美。看了神韵,才认识到中国的文化原来是 世界上最伟大的。现在我们可以自信地说,中国有强大的基础,如果重新把传统文化推广,中国就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
亚历山卓.麦克柯瑞恩是名古典音乐家。她说:“神韵展示了真理!真美!非常精彩!里面蕴含了很多很多的资讯,这是人类的共性。”“神韵演出是‘文化的窗 口’,让我感到离中国更近了。”“近年来世界流行话题‘中国崛起’,若中国崛起的是神韵文化,我们都很乐见‘中国崛起’!”
中共的党文化在神韵面前土崩瓦解,传统文化正在迅速恢复和重建。如我在文章开头部分所论述,中共几十年来一直致力灭绝传统文化,是因为传统文化从根本上解体着这个邪教政权的根基。
董仲舒在《天人三策》中,建议汉武帝办“太学”,为国家招募和培养人才。今天我们看到神韵艺术团规模能够不断扩大、技巧不断提高、制作水准臻于完美,也得益于纽约飞天艺术学校对人才系统的教化和培养。
2006 年,神韵艺术团第一次参加纽约“圣诞奇观”(Holiday Wonder)的演出时,我曾发表过〈中华文化复兴的开始〉一文——“我看到了一个既古老又全新的文化正在高天云海之上激荡生发,其前景瑰丽广阔,势不可 挡。中共赖以生存的文化基础“党文化”正在……文化复兴运动中冰消雪解,由此必将引发中国人生活方式和社会管理方式的转变,让中国藉由信仰、道德和文化的重建而平顺过渡到一个新的纪元。……晚会开启了中华文化复兴之路。一如西方的文艺复兴,成为欧洲从中世纪走向近代社会的起点,在不久的将来,晚会将以中华文化分水岭和里程碑的地位载入史册,让后世的人感慨、追思和仿效。这只是我最保守的估计与预测,立此存照。”
我仍在热切盼望,神韵的几大演出团在不久的将来风行于中华大地。如果说民族是一个文化的概念,神韵正在重塑中华民族,再造一个新的中国!◇

点击 (451)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