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从薄熙来辞职看中共大厦将倾

在2月20日,中共政治局会议之后,即传出薄熙来辞职的传闻。尽管重庆方面一口否定,但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的説法却耐人寻味——他仅仅表示不掌握情况。 

这种説法在我看来等同于默认。我们不妨想象换个问题——“请问发言人,有人传説温家寳决定辞去总理职务,你有何评价?”洪磊的説法一定会是“高层领导很团结,不要信谣传谣”之类,却绝对不会说“不掌握情况”。 

事实上,早在王立军被中共囯安部带走的翌日,网上就流传出薄熙来辞职的传闻。只是我们不知道,他到底辞去的是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还是政治局委员的头衔。如果只是辞去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这叫做“引咎辞职”,为王立军的出逃负责;如果一併辞去政治局委员职务,这就説明他辞职的原因超出了“王立军出逃”,而是犯了更大的事。 

明报昨日的消息来源显示薄熙来辞去的不仅是重庆的职务,更是政治局委员的头衔。如果如此,薄熙来将是文革后辞去政治局委员头衔的第一人。 

文革后,有两人在失去“政治局委员”头衔后,仍全身而退,甚至復出。一个是华囯锋,他是在1982年中共“十二大”中落选了;还有一个是胡啓立,本来是政治局常委,因支持赵紫阳而被免去了政治局常委头衔,后来在1991年復出,并在1993年担任电子工业部部长。薄熙来的情况显然和华、胡有着根本的不同。 

薄熙来辞去政治局委员的原因,绝对不会是贪腐问题。如我多次指出,在中共体制内混,“贪腐”绝不是问题,在政治上站错了队纔是问题。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虽有僭越之嫌,但党内却无法严厉批判,因爲“唱红”是中共的正统,这和胡锦涛去西柏坡朝拜一样;“打黑”是中共在夺取政权后的“镇反”和邓小平1983年“严打”的延续,同样是践踏法制的“黑打”,同样是用“大黑社会”吃“小黑社会”,乃至侵吞民间的合法财富。 

所以薄熙来的错误绝不仅仅是“重庆模式”,而是外界此前不知道的问题。也就是这次王立军透露的薄熙来和周永康合谋取代习近平的“谋反”行爲。 

战国时的大商人吕不韦曾经问他父亲:“若扶立一人爲王,掌握山河,其利几倍?”他父亲笑着回答说:“其利千万倍,不可计也”。这才有了后来吕不韦倾家荡产,扶立子楚为秦王的故事,并使自己的儿子成了后来统一六囯的秦始皇。 

吕不韦这还仅仅是扶立一人爲王而已,如果他自己当王,恐怕其父会说“其利万万倍”了。薄熙来与周永康谋划的就是这样“其利万万倍”的阴谋。如果他阴谋败露后,只是辞职了事,胡锦涛等与给了党、政、军各级官僚一个明确的信号——你可以搞阴谋、搞小集团、搞谋反,成功了你大权在握、“其利万万倍”;失败了你可以辞职了事。这等于鼓励谋反,其收益高、无风险。恐怕之后,谋反之人会如过江之鲫了。 

这对于竭力维繫党内弱势平衡,以便让这条破船还能继续前行、船上的人继续搜刮民脂民膏来满足自己和家族利益的共产党高官来説,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但动了薄熙来,就不能不动周永康,因此二人是拴在同一根“谋反”绳子上的蚂蚱。近来,江泽民不断在媒体上放风,在我看来,就是力图保住周永康、甚至薄熙来,因爲此二人虽然“谋反”,但反习、反胡、不反江。如此一来,江泽民把习近平也逼到了胡锦涛的阵营里,换句话说,对现在的胡锦涛和未来的习近平,江泽民也是“谋反”的一员。 

胡锦涛现在还不行动,我认爲并非实力不足,唯一的顾虑大概只有一个,担心处理薄、周震动太大,造成中共垮臺。 

但是不处理薄、周,中共就不会垮臺吗?早在江泽民决定镇压法轮功之后,中共的垮臺就已成定局。由于镇压法轮功没有任何正当理由,一切能够维繫社会正义的因素就都成了镇压政策的障碍,人权、自由、法治都遭践踏,乃至上访渠道都要堵死;同时必须放纵警察做恶,败坏人的道德以便他们可以容忍和漠视法轮功修炼者的苦难,这一切造成了现在中国大陆的道德沦丧、民怨沸腾。因此中共的垮臺责任应该是江泽民来负,由儸干、刘京、周永康、薄熙来这些血债累累的刽子手来负。 

大厦将倾。胡、温无论如何做,也挽救不了中共的解体,还不如抓捕江、儸、刘、周和薄熙来。既然中共没有了出路,那就给自己一个出路。

点击 (458)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