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关于周永康的最离谱故事

今日看到台湾联合报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胡温铲薄,精心布局”,里面编造了一个迄今为止关于周永康的最离谱的故事——所有周永康力挺薄熙来的做法,都是周永康奉了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命令后故意所为,为的是安抚薄熙来,免得他在重庆举旗造反,分裂中央。只有周永康亲自去重庆安抚薄,薄才敢到北京开会,胡温才有了轻松逮捕薄的机会。

文章还说:“签署此次逮捕行动,是政治局常委胡锦涛、习近平与周永康,执行者是周永康。逮捕薄熙来夫妇后,再召集政治局常委会议,周永康把收集好的资料证据,放在其他政治局常委面前,处理方案已经做出,请所有常委一起签字。事后证明,从头至尾,周永康是中央指定的重庆重案中央领导小组组长,辖下是国安部归他指挥。他所有行动,都来自中共中央胡、习的授意。”

那么我们不禁要提出下列问题:

第一、既然周永康是主要执行人,在“倒薄”事件上不遗余力,从程序上,王立军应该一开始就向他自己的顶头上司周永康汇报薄的罪证,为什么王立军不找周,而要跑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呢?

第二、不仅是从公事公办的角度王应该找周,从私人关系上来看,王和周关系也非同一般。周永康曾任盘锦市委副书记和市长,而王立军曾经在盘锦打黑。当地的黑社会遭扫荡后向后台周永康求救,于是周永康把王立军召到北京。王放过周的马仔,周给王提供升迁机会,从此二人开始勾结。周永康是2003年3月到北京任公安部长的,盘锦的打黑也随之结束。王立军在2003年5月升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一直干到了2008年6月。

博讯爆料说:王立军去重庆实际上是周永康推荐给薄熙来的。这条消息的可信之处在于,从王立军的简历来看,他在去重庆之前,并未在大连和沈阳工作过,也就是薄并未做过王的顶头上司。而薄熙来要王立军去重庆做的事,却是枉法清洗重庆官场,必须交给心腹之人去办。既然薄与王未在一起共事,那么就必须是一个对薄和王都很了解、薄又非常信任的人推荐,薄才能接受王。看来看去,政治局常委这一级也只有周永康符合条件了。

王和周有这么深厚的交情和渊源,他却不向周去汇报,到底王害怕什么?

第三、在同一篇新闻中,作者又说“刚刚把王立军移送到北京后,薄熙来就想求见周永康,要北上见面说明。但周永康拒绝了”。这句话疑点重重。

薄熙来为什么要求见周永康说明情况?重庆市是直辖市,属于中央政府管辖,从政务系统来看,薄熙来的顶头上司是温家宝;从党务体系来看,薄熙来是政治局委员,辖区发生大事,他应该向总书记胡锦涛说明情况。周永康既不负责政府工作,在常委中又不分管重庆市委,薄找周说明什么情况?说明王立军的情况?王立军已经被国安带走,由胡锦涛审问,王的情况他自己就说了,用不着薄熙来去找周永康。

第四、如果周是为了把薄熙来诱至北京逮捕,那么周当时为什么拒绝了薄熙来要来北京的请求?如果说当时是因为对王立军的调查没有结束,逮捕薄熙来的条件不成熟,那么两会召开的时候,时机总算成熟了吧(否则贺国强三月四日就不会在去重庆代表团驻地时大谈天气,暗示薄会出事了),周永康为什么三月八日还要去重庆团对薄熙来大加表扬?

第五、报道暗示,处理薄,是胡、习、周三人的决定。那么温家宝呢?这个“倒薄”最坚决的人,为何在报道中只字不提?

有关周永康,有太多他和薄熙来勾结谋反的消息,譬如《纽约时报》报道的周是唯一一个反对调查和处理薄的人;周和胡温为争夺“政变”的重要知情人徐明,3月19日晚动用武警和中纪委对抗抢人;《朝日新闻》、美联社、《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等都有关于周遭到调查的消息。

《联合报》的这篇报道实在太过离谱,以至于违背了基本事实和逻辑。或许不是记者傻到这个程度,调查出这么个荒谬的结果,而是中央有人给记者放料,而记者不假思索就吃下去了(也许还有其它记者不便于说的原因)。

但是从报道内容来看,周永康已经竭力在撇清自己,放弃“保薄”的努力了。外传周永康“检讨过关”。我看周永康检讨大概是做了,否则现在不会一再示弱,包括散布这样的假消息,但“过关”则绝没有。如果周已过关,可熬到十八大退休的话,就不需要这种荒谬的消息来支撑自己了。

应该这么说,周为自保而放假消息放得越多,就说明他的地位越不稳。而胡、温应该把这些消息拿给薄熙来看看,听听薄熙来会说些什么。也许薄就会吐露更多周不可告人的阴谋和秘密。

点击 (545)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