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有关周永康的四类假消息

近日网上关于薄熙来和周永康的假消息很多。大概集中在四个方面:一、胡锦涛和温家宝存在严重分歧,因此在处理薄和周的问题上不同调,这会给周和薄一线生机;二、扳倒薄熙来是江泽民拍板,胡锦涛仅仅是在执行江的指示;三、周永康将会在“十八大”平安退休,因为中共“刑不上政治局常委”。四、胡锦涛将在“十八大”后“裸退”。

笔者之所以判断这些消息为假,因为它们都无法回答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在薄熙来下台前后,我们一次次看到军队表态,向胡锦涛个人效忠?”

现在没有人怀疑,温家宝是决定处理薄熙来的最坚决者。3月15日的记者会上,温家宝坚持了三个小时,就是在等记者提问王立军的问题,以便向全世界表明他的态度。如果说胡锦涛竟然会不同意温的决定,那么在军队轮番效忠后,胡完全有能力制止温家宝,而让薄熙来逃出生天。

恰恰相反,薄下台后,各界纷纷“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这虽然是中共政治环境下的宣传套话,但胡决定倒薄,是毫无疑问的,否则“倒薄”和“向胡锦涛个人效忠”这两件事不必捆绑得如此之紧。

第二、散布江泽民影响力的人在刻意掩盖一个中共官场的基本特点——“人走茶凉”。这才是江泽民为何要死死抓住权力、连任军委主席和安排自己在党内的代理人曾庆红、罗干和周永康的原因。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在中共内部掌握军队的人才有话语权。至于说权威、影响力等等不过是从军权派生出来的。

我们不妨对比一下邓小平和江泽民。这里有一个很发人深思的故事。

1992年5月邓小平在南巡之后到首钢视察,当时首钢董事长周冠五和北京市长陈希同陪同。邓小平当着大家的面说,我最近说的话有人听有人不听,北京市已经行动起来了,但中央一级还有人顶着不办。邓随后要求陈希同“给中央带话”,“谁反对十三大路线谁就下台。”

这件事让江泽民十分记恨,那也是江泽民政治生涯中最凶险的时候,而那时杨尚昆和杨白冰公开喊出了“军队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所以江不得不紧跟邓。

1992年的十四大的时候,邓小平同意江泽民清洗了杨家将,其实是自毁长城之举。其后邓小平对中国政局的影响大不如前了。在1995年,江泽民逮捕了周冠五的儿子周北方,并判处死缓。1996年,陈希同被捕。甚至当时江泽民还一度借周北方案件打击邓小平的儿子邓质方。以邓小平之强悍,尚且“人走茶凉”,连最好的朋友也无法保住,更不要提江泽民了。

事实上,在军队高调表态向胡锦涛个人效忠后,江泽民的影响力已消退殆尽,恐怕江的实力现在连周永康都不如了。且不说,江泽民已经是个植物人,连呼吸都要靠机器,就算江泽民还可以又跳又叫,胡锦涛控制江也是轻而易举的。

第三、周永康会在十八大平安退休,恐怕也是周、薄一派给自己马仔打气的假消息。在薄熙来被停止了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职务后,有关周永康的丑闻如洪水出闸、倾泻而下。其力度之大、速度之快、程度之深,比薄熙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继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和希望之声电台在二月份开始预见周永康必倒之后,今天美联社和各大西方媒体也刊出文章,讨论周永康倒台问题。

笔者在3月16日(薄熙来被免职次日)即发表文章《周永康在劫难逃的八大理由》。胡、温、习、李克强出于自身安全考虑,绝不会对有政变企图并做了政变准备的周永康手软。中共党内“家法”会比《刑法》中的叛国罪更加严厉。

英国《每日邮报》曾经将周永康评为 “十大黑领人物”之一。所谓“黑领”指的是“衣服多是黑的,汽车是黑的,脸色是黑的,他们的收入、生活、工作都是隐蔽的,但却控制中国的经济、社会命脉。”

对周永康应该再加一条,他的心也是黑的。因此中国的老百姓非常痛恨这个以践踏法制和残酷镇压为首要职能的政法委书记,并发出取消政法委的呼吁。

可以说无论是胡、温,还是中国民间以及国际社会,都做好了“倒周”的准备。

第四、胡锦涛是否在十八大后“裸退”?笔者认为可能性极小。清洗周、薄之后,胡急需保有一段时间的最高权力,来应付来自敌对阵营的反扑。要知道党内斗争是你死我活、惊心动魄的,一旦失去权力,个人安危就成了问题。十八大在半年内就要召开(虽然有延期的可能),胡需要趁着军队效忠他的时候打扫战场,彻底摧垮以周永康为“执行帮主”的“血债帮”。

所谓胡锦涛会“裸退”的说法,也是周永康安抚死党“最困难的时间再过半年就会过去”的话。

经历了3月19日的军队和武警对峙后,周永康已无能力发动政变,而党内已经无人能够保住周永康。周永康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在被逮捕、下狱之前,尽量释放有关胡、温及其家人的贪腐证据,把这场风暴描述成“权力斗争”,把胡、温描述成跟周永康一样的腐败分子,以博得一点舆论的同情。

但周永康不该忘记,他最大、最突出、最醒目的身份是“血债帮执行帮主”,而非仅仅是一个腐败分子。滔天的血债早已将他灭顶。仅凭这一点,没有人会对他寄予同情,而都会乐见他下狱和下地狱。

点击 (51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