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中)

自王立军事件爆发后,随着事态的明朗化,读者现在也越来越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周永康身上。然而在事件之初,“挺薄派”放出很多假消息,许多人还在讨论 薄熙来是否还有机会成为政治局常委、是否会“软着陆”、王立军是否真的精神失常时,笔者已经明确指出薄熙来会进监狱。笔者在2月15日前后推测该案将牵连 周永康,薄、周二人“通同谋反,篡党夺权”,习近平绝不会保薄熙来。笔者在2月16日断言“两会是擒薄好时机”,并警告周永康可能发动政变。在薄熙来3月 9日记者会高调亮相和自我辩护后,许多人认为王立军风波已经过去,薄熙来已经平安过关,笔者则撰文指出胡锦涛不得不亮剑处理薄熙来,并预计江泽民的人马会 很快抛弃他, 五个小时后,薄熙来遭免职。 

从王立军事件爆发到今天,笔者在自己的博客中撰写了三十四篇文章,其中的推测和预言基本都很快即被证实。 

为清楚地列出笔者的预言、当时的各种假消息以及预言应验的时间,笔者在拙文《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上)》(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15/n3566480.htm )中,做了一张表格。我在此特别声明,我根本无意证明自己有着怎样的先见之明,我也更没有丝毫的秘密消息渠道,所有判断完全是基于我对中共体制的理解和对中共政治人物执政心理的把握。甚至有时当事人自己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该如何做时,笔者已经替他们做出了选择。 

事实上,不止是我,《大纪元时报》的许多专栏作家,新唐人电视台的许多时事评论员,希望之声的许多节目,都在时局预测上极其准确地把握了方向。 

如果说我们和海内外那些每每预测失准或雾里看花的观察家们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我们把法轮功事件作为考察中国政局和预测中国走向的最重要参数。一次、两次的 准确预测,读者不妨认为是笔者运气好,猜对了。二十次的准确预测,其背后必有原因。笔者愿意进一步说明为什么法轮功是把握中国时局的最重要参数,并希望读 者、观察家和“中国通”们也试一试这个解读方向和方法。 

※※※ 

许多知识分子、研究中国问题的智库或者媒体,把法轮功视为禁区。即使他们也谈及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但竟会忽略一个中共建政六十年从来没有遇到的现象——“镇压法轮功遇到顽强的非暴力抵抗,且长达十二年无松懈迹象”。如果说中共过去打遍国内无对手的话,法轮功则是中共的滑铁卢。中共不得不把邓小平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转变为“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不能够反思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原因,不能反思镇压失败的原因,不能将中共最惧怕的法轮功作 为分析中国政局走向的重要因素,在我看来实在很失误。 

一、中共历史上第一次持久、成规模、非暴力的抵抗 

在共产党的历史上,即使是国家主席或开国元帅,中共要把他打倒批臭也从来不需要三天。八九年的民主运动,曾经有百万人连续几天在天安门广场示威游行,坦克一开、枪声一响,人们风流云散,再也没有成规模的抵抗。1999年,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也同时取缔了十几种其它气功和宗教,当时号称有三千万信徒的“中功”根本连抵抗的动作都没有。 

而法轮功实在是个异数。法轮功的抵抗有三个特点——持久、成规模、非暴力。 

从中共镇压开始迄今已超过十二年,国内的法轮功学员贴传单、发光盘、挂横幅、传播九评,历经牢狱、酷刑之灾仍在大规模的坚持。在海外,法轮功学员办媒体、起诉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领导、突破网络封锁、复兴中华文化、举办神韵演出,十二年来越来越强。 

举世皆知,法轮功学员所做出的巨大牺牲,不只是国内酷刑冤狱的迫害,在海外法轮功学员放弃舒适的生活、丰厚的收入,没日没夜地奔波于讲真相 的路上,没日没夜地坐在电脑前写文章、制作电视或广播节目、准备起诉恶人的法律文件、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向国内打电话劝“三退”等等。我周围的朋友们几乎把工作和必要的照顾家庭生活之外的时间,每时每刻地投入到揭露中共的项目中。 

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到“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

(1)、巨大的财政投入 

在另一方面,中共镇压法轮功的代价也极端沉重。有时法轮功这边花一美元、一分钟做的事,中共可能就要花几千、几万美元和几天、几个月的时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海外法轮功学员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做一次升级,中共那边就要投入大量的研发力量并对几千、几万个防火墙升级,就要过滤出口带宽超过1Tbps(一万亿比特每秒)的数据。法轮功向江泽民递交一纸诉状,中共就要派出庞大的游说团体去游说国务院、司法部、法院或所有相关人员,就要在贸易上做出巨大让步,以规避对江泽民的进一步调查。 

有调查显示,中共投入其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投入到对法轮功的镇压中。这场运动的投入不亚于一场战争。 

(2)、镇压的沉重代价

江泽民把邓小平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成“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这里从内政和外交两个方面可以窥见端倪。 

在内政上,为镇压法轮功,中共不得不调整其组织结构,成立法外授权的“610办公室”,不仅垄断公、检、法、司,还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中共曾经说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集中力量办大事”。“610办公室”就是这样一个能调集全国几乎所有资源的机构,是政治局常委会之外的另一个权力中央。该中央由当时的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也是江泽民密友的李岚清负责,由罗干具体指挥和督办,该权力中央直接受江泽民的控制。 

正如同“中央文革小组”的建立改变了中国行政方式一样,“610办公室”的建立彻底逆转了胡耀邦、赵紫阳和乔石在文革后建立一定程度的民主和法制的努力。 

按照中共官方的统计,中国在镇压以前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在镇压之初,中共所有宣传工具24小时滚动播出妖魔化法轮功的节目。但是这么多节目中没有一例说法轮功学员贪污腐败、卖淫嫖娼、小偷小摸、杀人放火,这恰恰反过来证明法轮功学员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可以这么说,要镇压这么大的好人组成的群体,只要社会还有一丝一毫的维系正义的力量,江泽民的目的都无法达成。在一个正常社会里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司法独立等等,都是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610办公室”的首要任务,就是让这些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彻底失效。 

由于法轮功不屈不挠的抗争,江泽民恼羞成怒,迫害手段不断升级,欠下了触目惊心的血债。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开前是江泽民最后一次出访,结果在芝加哥接到了法轮功学员的起诉状。 

江泽民深知在政治局里,他非常孤立。在他决定镇压时,并没有什么过硬的理由。他在1999年4月25日晚写给政治局的一封信中提到了两点:1、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2、法轮功的信仰与马列主义不一致。这封信后来收录进了2006年出版的《江泽民文选》第二卷。 

一方面被法轮功起诉、惊天血债有被清算的可能;另一方面政治局常委的绝大多数人对镇压毫无兴趣,江泽民决定改变政治局常委的结构,把人数从七人变成九人,硬塞入第八个人李长春,负责反法轮功宣传;和第九个人罗干,负责暴力镇压。 

同时江泽民取消了“核心”的称谓 ,美其名曰“集体领导”。实则剥夺了胡锦涛过问李长春和罗干工作的权力。

中共从独裁体制变成了“寡头政治”体制,九个常委各管一摊,互相之间则谁也管不着谁。只有罗干做了政治局常委,才能调动全国的资源继续镇压政策;只有九个人各管一摊,罗干才能拥有不受制约的权力,这都是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所做的重要组织结构调整。 

同时,江泽民还做了一个让世界瞠目结舌的决定。以准军事政变的方式由张万年提出特别动议,江泽民十六大后继续连任军委主席。 

十七大召开时,江泽民为了延续镇压政策,把血债累累的周永康推进政治局常委,接替退休的罗干。 

在外交上,中共表面上把台湾、西藏、民运问题摆在重要位置。实际上,法轮功问题才是中共外交的最核心利益。举例来说,美国《华盛顿时报》报导,2001年3月9日,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赖斯(Condoleezza Rice)被三名专门前往白宫造访的中共外交人员给烦透了。这三名外交人员是前中国驻美大使朱启祯、李道豫和前驻加拿大大使张文朴。原本这次面谈的主题应该是中美关系:美国对台湾出售武器,中共人权记录和美国防御飞弹计划。没想到,其中一位外交人员居然掏出一篇事先准备好的演讲词,长篇阔论了20多分钟,滔滔不绝地演讲法轮功如何对中共政府造成威胁,并称中共相信美国中情局背后支持法轮功。美国官方早就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赖斯“也被他们这种长篇滥骂给惹毛了,在他们念了20分钟的演讲稿后就中断会议,请他们走人。” 

(3)、失败的政变企图 

胡锦涛对镇压法轮功从内心是不认同的。大纪元报导:原“610办公室”副主任刘京在一次宴会上喝多了,透露出中共高层在法轮功问题上分为两派。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指出,原各地610办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义设立的,但在具体执行任务过程中,由于公安厅、国家安全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由于部门利益驱使和业务特点不同,往往不服从610的指挥,扯皮、推诿、应付、不服从命令、消极对待等现象已经极大影响对法轮功的镇压效果,“各地法轮功事件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演越烈”。 

于是会上江提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的610办公室,这时胡锦涛说了句话,“增加610机构得增加人员编制,经费不小”。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编制、经费不经费的!”胡听了一声不吱,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胡锦涛的消极态度让江泽民极度不安。如果说人们记住邓小平是因为“改革开放”和“六四镇压”这两件事的话,记住江泽民恐怕只是因为他“镇压法轮功”。因此否定镇压,就是否定江泽民的历史地位,也就是否定江泽民。

因此江泽民连任军委主席、改变政治局常委结构、将中共体制从“核心制”变为“寡头制”,都是为了延续镇压法轮功的政策。 

甚至江泽民还准备了兵变。 

2006年11月15日在香港上市的《动向》杂志首次独家报导了当年“五.一”胡锦涛在黄海险些被江泽民暗杀,随后从青岛直接飞往云南的消息。后调查发现是江泽民幕后指挥,海军上将张定发执行。2006年12月14日,张定发病死,没有吊唁,没有悼词,官方新华社、解放军报都不报道,只有《人民海军报》十二月十七日刊出个简讯:“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原司令张定发同志,因病于十二月十四日在北京逝世,享年六十三岁”,消息中只有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履历,甚至连个黑白遗照都免了。 

江泽民竭力主导十七大人事安排,将周永康塞进了政法委。胡锦涛对他自己的接班人安排原本是“双李体制”,即李克强和李源潮。但江泽民为阻击胡锦涛属意的李克强,推出习近平。胡、温本来都是胡耀邦的学生,而胡耀邦和习仲勋关系又非常好,因此胡、温与习可算作“世交”。于是胡锦涛接受了“习、李体制”。 

江泽民最希望的接班人实际上是薄熙来,但十七大召开时薄熙来只是中央委员,无法跨过政治局委员而直接进入政治局常委。因此十八大不可能接班。这才是江泽民、周永康安排薄熙来政变的原因,准备在十八大上让薄进入常委,然后2014年赶走习近平。 

之所以选中薄熙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江泽民需要延续镇压法轮功的政策。 

(4)、沸腾的民怨 

今日中国的沸腾民怨既是镇压法轮功的直接后果,也是政法委刻意制造出的局面。 

如前所述,“610办公室”的首要任务,就是让所有能维系社会公正的手段彻底失效。政法委控制了公、检、法、司(中共司法部管辖律师、监狱和劳教所),彻底断了法轮功学员通过法律渠道讨回公正的可能。在这里,法律只是中共用于迫害的工具。除了法律系统外,国务院直属的国家信访局,则是百姓通过行政手段申诉的渠道。信访办也因为镇压法轮功而沦为抓捕一切上访者的地方。 

在堵死一切申冤渠道后,中国社会变成了弱肉强食的丛林。谁有权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说迫害法轮功是封死社会出气阀门,把社会变成高压锅的起点。

而政法委也需要这样一个局面。因为中国社会越乱,政法委就越受重视,能够拿到的镇压资源就越多。等到整个中共体制都为镇压而存在的时候,政法委就自然变成了最高权力机构。现在中共的维稳费用每年七千亿人民币,超过军费开支。由于政法委随时需要调动武警镇压民变,而军队调动手续复杂,这为政法委势力膨胀而抗衡军委提供了可能。

江泽民选定政法委作为薄熙来的晋身通道,实际上因为它提供了薄熙来大权独揽的唯一可能。

※※※ 

上述所讨论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法轮功的抗争一直在持续进行,而且和平、理性、持久、成规模。那么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能够坚持,这种坚持对于整个共产党又意味着什么?对于这次胡温对决周、薄等“江系血债派”又有什么影响?敬请关注《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玄机(下)》。

点击 (825)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