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周永康企图谋反已至少四年

在薄熙来遭免职后,周永康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不仅中文媒体,西文媒体也在讨论周永康和薄熙来的关系。但许多人至今不敢相信周、薄卷入了谋反案,更不敢相信周、薄谋反案的动机跟法轮功有关。我在美国之音电视和希望之声电台上多次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有听众观众质疑,说明许多人对法轮功问题在现在中国政局发展中的作用仍不敢正视。这里不妨再论述一下。 

自美国媒体人Bill Gertz在《华盛顿自由灯塔》爆料说王立军向美领馆提交了薄熙来和周永康的谋反证据后,许多人都聚焦在胡、温与周、薄之间的权斗发展上。笔者愿意与读者一起对周、薄谋反做一些心理分析,并回溯一下周、薄从何时开始准备拿下胡、温、习、李。这种分析有助于我们推测整个事件的未来走向,即胡、温是否可能出于“稳定大局”或“稳中求进”的考虑放过周永康,或者和“江系血债派”达成妥协。 

薄熙来谋反还比较容易理解,盖因其人一向不掩饰自己的野心,拼死也要“入常”乃至觊觎大位。但周永康谋反至少从表面来看相当令人费解。因为周已经跻身政治局常委,而胡锦涛虽名为总书记而实际上又是一个管不了事的弱主,周永康等于处在中共权力金字塔的塔尖上,而且可以在他自己的领域为所欲为。这一点从他可随意调动武警镇压民变,一年吸金七千亿用于“维稳”,就可以得到证实。

除了总书记这个中共最高权力的名器外,周永康的地位已经进无可进,他为什么一定要顶着其他常委的反对而死保薄熙来?他这么做,也是在跟习近平对着干,等于抵押他自己和家人的全部利益和前途。一个薄熙来,值得周永康这么为他拼命吗?周为什么不弃薄自保?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再看一看刘淇。刘淇今年已经七十岁,尽管官拜北京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但今年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一般来讲,临退休之前总有平安下车的愿望,加上他已经七十岁了,来日无多,为何要冒着得罪胡锦涛和习近平的危险,让《北京日报》发文称“总书记不能凌驾于党中央之上”? 

读过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国之储君是不能得罪的,远的有商鞅、近的有和珅,哪怕权倾朝野,得罪储君的下场也会很惨。作为已经要退休的刘淇,即使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子女的安全考虑,何必赌上身家性命为周永康和薄熙来站台呢? 

这个不合情理的事,却能够从法轮功事件中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那就是刘淇、薄熙来和周永康同属镇压法轮功而遭起诉的“血债派”。他们这么做并不是出于在不同道路或方案之间的选择,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 

在法轮功的问题上,胡锦涛和温家宝是不认可镇压的。这里有两个旁证。 

大纪元报道:原“610办公室”副主任刘京在一次宴会上喝多了,透露出中共高层在法轮功问题上分为两派。2001年江泽民在一次布置对法轮功打压的会议上指出,原各地610办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义设立的,但在具体执行任务过程中,由于公安厅、国家安全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由于部门利益驱使和业务特点不同,往往不服从610的指挥,扯皮、推诿、应付、不服从命令、消极对待等现象已经极大影响对法轮功的镇压效果,“各地法轮功事件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演越烈”。 

于是会上江提出要在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设立相应的610办公室,这时胡锦涛说了句话,“增加610机构得增加人员编制,经费不小”。江立时大怒,冲着胡锦涛咆哮道:“都要夺你权了,什么编制不编制、经费不经费的!”胡听了一声不吱,面无表情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第二个旁证,就是2003年年底和2004年年初的时候,胡温到海外出访。法轮功学员曾经打出过“欢迎温家宝”和“欢迎胡锦涛”的横幅,旁边的横幅则是要求法办江泽民、罗干、刘京和周永康。从法轮功学员的横幅中,我能够读出的信息是谁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有血债,那么就追究谁的责任。既不搞扩大株连,但也不放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血债派”和“非血债派”在这里泾渭分明(所以这次中共官员站队的时候也是泾渭分明的)。 

以江泽民心眼之小,手段之毒,最安全的莫过于逼迫胡锦涛和温家宝在回国后立刻公开表态支持镇压政策并诋毁法轮功。但胡、温近9年来一直没有过这样的表态。当然这不意味着胡、温在法轮功问题上的完全无辜。镇压如此残酷并发生在他们执政时期而得不到制止,至少对他们来讲是渎职,但毕竟与“血债派”性质不同。如果胡、温能够采取果断措施,法办“江系血债派”又能成为他们立功赎罪之机,并如温家宝在今年人大记者会上所说“得到人民的谅解和宽恕”。 

仅从2003年后胡温不公开支持镇压法轮功这一点上,江泽民就会极度不安。这意味着胡、温为停止迫害法轮功,并以此收拢民心预留了地步。而这件事必须以法办“江、罗、刘、周”为前提。因此可以肯定,江泽民那时就下了倒胡、倒温的决心。 

2006年11月15日在香港上市的《动向》杂志首次独家报导了当年“五.一”胡锦涛在黄海险些被江泽民暗杀,随后从青岛直接飞往云南的消息。其后海军出现很多异动,陈良宇也被拿下。2007年中共十七大前,有关温家宝要辞职的消息不绝如缕,以至于温家宝不得不借出访莫斯科的机会对媒体记者表示要“继续做下去”。这都暗示,胡、江之争由来已久。 

从这次周、薄谋反被泄露来看,至少自周进常委、薄去重庆开始,“血债派”为自身安全计,就定下了倒胡、温、习、李的决心和策略,迄今已经四年多了。这也说明,“血债派”和“非血债派”是生死较量。即使“非血债派”想息事宁人,“血债派”也会把谋反进行到底。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深信胡、温与以江泽民、周永康为代表的血债派必要在十八大之前摊牌,而且该决战会与公布薄熙来的罪证同步或接踵而至。因为该清洗涉及到十八大的重新布局,双方现在都在紧张准备。他们的心态一定比我们这些看客更为紧张。 

点击 (503)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