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陈光诚该来美国了

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只有几个小时,形势就急转直下。从华盛顿邮报、CNN、美联社等媒体报道中,我们感到陈光诚的处境相当危急。至少从他被警察或武警重重包围在朝阳医院,再次与外界隔绝来看,他又回到了被软禁的状态。这还是在美国国务卿没有离开中国的时候,因此陈光诚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 

我相信美国政府并没有有意欺骗陈,道理很简单,这对美国毫无好处。前哈佛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现任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及亚美研究所主任柯恩Jerome Cohen(孔杰荣)透露,陈光诚是得到了奥巴马总统亲自做了保证才离开使馆的。奥巴马今年面临大选,他肯定也害怕出现丑闻。如果没有中方的严肃担保,奥巴马也不可能向陈光诚保证什么。 

陈光诚在离开大使馆去医院的路上与华盛顿邮报记者通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高兴的。这说明陈光诚离开大使馆应该是出于自愿。那时无论是陈光诚本人、还是很多海外的观察家,确实认为有了美国政府的保证,陈可以安全地留在国内。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仅仅是他留在国内本身,对周永康都如芒刺在心,也是对其他维权者的鼓励。 

许多人都未料到的是,周永康通过再次软禁陈光诚,把中共高层的分裂公开展示在世界面前。中方承诺对陈光诚遭受迫害的情况进行调查。那时他们还可以想办法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但这次发生在北京的围困和软禁,而且是在美中国务院一级的官员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除了周永康,还有谁能如此不管不顾、胆大妄为呢? 

奥巴马被戏称为中共政治局的“第十个常委”,如今身不由己卷入了这场政局的剧变中。希望奥巴马现在能够明白政治局里的态势,认识到中共高层的分裂,认识到胡、温在对决周永康,而奥巴马也需要选边站了。这不是支持哪一方政治势力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中国的法制、涉及到是否该清除犯下反人类罪行的邪恶的周永康的问题。 

正如高智晟律师所说:“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它真实的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环节上去改变它。实际上当你有改变它的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很危险了。”陈光诚的遭遇应验了高律师的话,无论陈光诚怎样试图通过法律渠道帮助底层民众维权,但制度不改变,一切都是枉然。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陈光诚对中国制度的改变已经客观上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他的遭遇清晰的告诉我们,有一个可以调集巨大资金(仅在他的个案上就可以花费一年至少六千万人民币)和人力(可以几百个人围困一个盲人)的法外机构政法委,它可以不顾中国的法律、不顾中共中央政府刚刚签署的协议、不顾国际社会的感受、不顾国际媒体的曝光、也不顾奥巴马政府的强大外交压力,为所欲为地迫害一个残疾人,而其主导者就是周永康。 

我感到陈光诚在国内能够为中国所做的事也到此为止了,他揭露了周永康的邪恶,也发生周永康对胡温实际上的“逼宫”,这会加快胡、温拿下周的决心。希望美国政府和胡锦涛都意识到,周永康这个祸根必须要马上解决。 

完成了这些该做的事,陈光诚如果现在来美,则可进一步公开揭露政法委的罪恶,也等于告诉全世界,有周永康在的中国,是一个竭力扼杀正义而且连残疾人都不放过的地方。我只能祝福陈先生能早日脱离险境、来到美国。相信他在此深造后还会回到中国,因为中国很快就会发生社会转型了。

点击 (400)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