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大连卫星接收器案件的指标意义

今日大纪元刊登了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因安装卫星接收器收看新唐人电视台而被捕被审一事。事情的大致经过是,2012年7月6日,大连市政法委操控国保大队、 国安及街道社区人员,非法绑架了79名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的法轮功学员。导致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28人被非法批捕。迄今为止,已经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去世。 

中共当局原定在2013年4月12日对此案涉及的13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为阻止律师无罪辩护,害怕百姓知道真相,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在法庭外公开殴打律师,抓捕家属及法轮功人员。还以吊销律师执照、改变审判地点等方式打压律师,欲将法轮功学员强行定罪。目前有12位律师仍然坚持无罪辩护,法庭被迫取消了7月5日的庭审。 

这一事件具有若干指标性的意义。 

大连是薄熙来发迹的地方,薄是以残酷迫害法轮功而得到江泽民的赏识,从大连市长而至辽宁省长,又被调到北京做商务部长,薄熙来在大连留下了大量的眼线和部下,延续残酷迫害的政策,此事发生在大连也就不足为奇。案件反复拖延,或与薄熙来失势和被捕入狱有关。自去年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后,有关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真相再度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报道和关注,包括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活摘器官的罪恶、奴工产品中的求救信等等,让迫害法轮功政策面临国际的全面曝光和谴责;周永康下台、政法委不入政治局常委、劳教制度面临废除等虽然不能改变中共的本质,但也让地方公、检、法、司在是否和用多大力度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举棋不定。大连这一案件的走向,已经不是大连市或辽宁省所能决定,也成了对北京当局态度的检验——延续还是抛弃薄熙来在大连的镇压政策。 

这次行动,也是一次最大规模的针对法轮功学员推广新唐人电视台的打压,抓捕绑架79人,说明行动的策划和情报的搜集由来已久,也凸显了中共对自由媒体的恐惧。如果这13名法轮功学员不能无罪释放并得到国家赔偿,那就是中国在进一步北韩化。 

众所周知,北韩是对通信控制最严密的国家。早在九十年代,我就听说,北韩的收音机都是经过当局处理的,没有短波接收能力;手机业务直到2008年才有所放开,但价格绝非普通民众所能承受;互联网至今不对本国人开放;2010年有一千人因为偷看韩国电视剧而入狱,走私DVD甚至可以处死。 

中共与北韩有着相似的目的,在具体行动上只是程度不同。中共想方设法施压大陆以外的国家和地区,终止希望之声电台的短波广播,台湾最近拆除数十个短波发射塔即被怀疑与中共的统战和渗透有关;印尼的希望之声也深受其害;iPhone手机进入中国时,中共只允许通过3G而不是Wifi方式上网,同时对手机严密监控、监听、定位;互联网则经“金盾工程”过滤自由信息;如果这次再判13名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机的法轮功学员有罪,则等于昭告世界,在信息封锁领域,中共与北韩已无本质区别,习近平的“中国梦”不过尔尔。 

这次律师辩护,也是据我所知的一次最大规模的律师联合行动,一共有12位律师参与了无罪辩护,同时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毋庸置疑,收看新唐人是公民知情权的一部分;法轮功学员维护信仰也是符合宪法的。但律师的据理力争和法庭的有所退让,尽管并不能让我们对最终结果过早乐观,但也显示了正义力量的聚集和邪恶势力的衰退。 

2011年,美国政府一度要削减美国之音的开支,后来因国会的反对而放弃了这一计划,因为信息自由实为现代社会的基石。中共一年450亿拨款的“大外宣”计划,美国国务院每年投资至少上千万美元用于互联网自由计划等等,都是在信息领域的真相与谎言、自由与奴役之争。这个道理,各国政府都应该懂得。 

因此,在大连法轮功学员因推广新唐人受审一事,国际社会也应该象中国大陆这十二位勇敢的律师一样,发出正义的声音。

点击 (404)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