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薄熙来当庭自曝联合周永康政变

薄熙来在8月26日最后的自辩中称,王立军出走是因为他与薄谷开来的私情被薄发现。一出宫廷政变剧就此变成狗血情色剧,其转移视线的企图不言而喻。但稍加思索,就会发现,该剧情之荒诞简直是对公众智力的侮辱。 

据大纪元引述法广报导,“来自重庆警方高层的传闻说,当时郭维国曾带着重庆武警总队的一支反恐突击队狙击手在领馆附近伺机击毙王立军,此事被武警上报后被制止。庭审中,王立军在解释逃到领事馆的原因时,说薄使其身边11个人失踪,而且还有狙击手。”同时薄熙来在法庭上强调,如此处理王立军逃馆事件,是在执行“上级的六条指示”。这个上级,自然就是周永康。 

如果我是公诉人,我就会要求薄熙来回答一连串的关键问题:第一、王立军和薄谷开来通奸是犯了死罪吗?第二、就算犯了死罪,为什么不通过法庭宣判,而要由狙击手来解决?第三、就算需要狙击手解决,为什么选择在美国领事馆外解决?第四、就算需要在美领馆外解决,为什么还要派70辆武警车辆?第五、谁有权力调动武警?当然是周永康。周永康为什么要为薄熙来的家务事大动干戈? 

这一定意味着王立军掌握了薄熙来和周永康两个人的致命证据。如果仅仅是薄谷开来的杀人案,而且牵涉到薄熙来的包庇罪,周永康也绝对犯不着搞出一个震惊世界的外交事件。而且在高层准备调查时,周永康还公开且不遗余力地支持薄熙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周永康固然需要掩盖,但这种掩盖主要是针对中国民众与国际社会,因为此事在高层绝对是公开的秘密。自从2006年,大纪元时报率先披露这一惊天罪恶后,中共高层的每个人都是在装聋作哑。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就活摘器官举行听证会,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说“我估计在2000至2008年期间,有6万5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因器官移植的需求而在中国被谋杀。对于这一数字是如何考证的,我在《国家器官》一书中有详细的说明。” 

如此巨大的人群被关押、屠杀、器官被盗卖,此事牵连到中共体制内的军队、武警、特务、宣传、医院、外交人员(其中有的是牟利者,有的是掩盖者)的数量也是巨大的。只不过是因为参与者都是反人类罪犯,因此都不敢对外公开作证罢了,但中共高层一定会对此事进行调查和评估,对内情细节也是完全清楚的。一个旁证是,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给李长春打电话谈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李长春马上说“找周永康”。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周永康针对中共高层(注意这个定语!)所要掩盖的罪行,是胡、温、习、李尚未掌握的、或者只是有所察觉而还在搜集证据阶段的罪行,那就是阴谋政变。这些高层人士,面对法轮功学员被屠杀、被盗卖器官时敷衍塞责,但对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时,行动起来会毫不含糊。这才是周永康恐惧的真正原因。 

如我一再指出,中共本身是个黑帮邪教。无论谁谋反篡位,都不会改变这个黑帮的本质,也都不会在民众心中增加合法性,但却坏了黑帮自己的规矩。这里的规矩是,你要搞死老大,老大就不得不搞死你。周永康的下场,甚至不如陈良宇和陈希同那么乐观。

点击 (828)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