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九评三退 解体中共 再造中华

1211251038222320--ss1今天是“九评共产党”发表九周年。一周前,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突破了一亿五千万。

“九评”发表时,对中共的论断超出了很多人当时的理解能力,盖因当时中共正凭借着对道德和生态资源的肆意破坏,将中国变为世界工厂。源源不断的产品倾销海外,打造出一个虚假的繁荣景象,而《九评之一》则指出“这个以暴力和谎言,不断变换自己外表形象的附体邪灵,近年来败像尽显,已经到了惊弓之鸟、风声鹤唳的程度,它以更加疯狂聚敛财富和控制权力来试图自救,但却更进一步加剧了其危机的到来。”

“疯狂聚敛财富”体现于百姓受到住房、医疗、教育的重重盘剥下消费能力逐年降低,许多人生计维艰,而中共的各级官员却成为腰缠万贯的超级富豪。以中共自己揪出的贪官为例,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的贪污金额达28亿美元,而薄熙来则向海外转移了60亿美元的资产。周永康家族、江泽民家族等政治局常委一级,其聚敛财富的疯狂又远非薄熙来所能比拟了。

“控制权力”的表现之一则为维稳开支的恶性膨胀,自2010年开始超过军费开支。内部各派系也为掌控权力大打出手,组织体系分崩离析。同时遍及十省市、引发严重呼吸道疾病乃至肺癌的严重“雾霾”,无所不在的“有毒食品”,登峰造极的房地产泡沫等种种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生态危机、道德危机都昭示着中共罪恶政权正走入坟墓。

中共的所作所为一再验证着“九评”的真实不虚。在《九评之七》中揭露过很多中共杀人的残忍手段,读着那些历史记录已经让人毛骨悚然,然而谁能想到,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将法轮功学员关入集中营,随时根据组织配型结果将这些人活体摘除器官,换取巨额的暴利,并立即将他们推入焚尸炉销赃灭迹,许多人甚至被焚化前尚有呼吸。

这种人类历史上从未见过的暴行、并且由中共系统组织实施和掩盖的罪行,持续了十几年的时间。据独立调查员Ethan Gutmann在美国国会2012年9月12日的听证会上作证,至少有45,000到60,000名法轮功学员因此失踪和死去。实际被害的人数恐怕远多于此,甚至永远无法统计。

这样的暴行非人类所能为之。

共产主义邪说的创始人马克思本来就是一个魔鬼。马克思宣称他“渴望向上帝复仇”,并为了将人类拖入地狱而存在。他秘密加入撒旦教(英文中“撒旦”即魔鬼),十八岁就在他的剧作《Oulanem》中写道:“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由此可见,共产邪教的最终目的,就是毁掉人类。

中共深知,毁灭人类的最快捷径就是毁灭人类的道德;而毁灭道德的最快捷径则是暴力推行“无神论”。

因此,中共在夺取政权后首先做的就是消灭宗教。在“镇反”过程中大量屠杀宗教信徒,再派伪宗教学者打入宗教内部篡改教义。到1957年,当几大宗教相继成立中共领导下的“宗教协会”后,中共在信仰层面的破坏工作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随后中共开始在文化层面整肃知识分子,发动“反右”运动。

我们可以想象,稍微受过一点传统文化教育,稍微对神佛有一点认识的人一定心存敬畏,绝不敢去平毁寺庙、焚烧佛经、殴打教徒;稍微对自己的文化有些认识的人绝不会狂热地去摧毁古玩字画和文物遗迹。因此中共从1949到1966年,等了十七年,等到这批在无神论洗脑下成长起来的、从未受过传统文化教育和接触过宗教经典的人步入烦躁叛逆的青春期时,开始了从器物层面毁掉中华文化的运动,即那一场遍及全国、狂飙突进的“破四旧”,由此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回顾这段历史,中共安排之系统、手段之恐怖、计算之精准、方法之恶毒,远远超过了普通人能够理解和想象的范畴。这其实也验证了“九评”的论断——中共是邪灵,中共之于中国就是邪灵附体。

这一论断是振聋发聩的。自共产邪说出现后,学者们多从逻辑的角度论证这一理论的不可行,政治家们多从意识形态乃至权力斗争的角度阐述该理论如何为祸人间,也有人对共产主义实践进行道德上的批判。

但《九评共产党》第一次指出了共产党的原形——邪灵附体。

政治问题需要妥协,意识形态可以讨论,但正邪之间却没有选择。当人们明白了中共的本来面目,就只有“退出”这一条途径了。

在共产邪说肆虐的一百多年间,尽管马克思并不隐讳他是为毁灭人类而来,但有多少人能够真正不被共产邪说所吓倒或迷惑?民主国家的首脑们,尽管心知共产党是邪恶的,但在具体的商业和政治利益面前,也被中共骗得晕头转向。中国人则在恐惧和自欺欺人中等待中共的“改良”。

《九评之一》说“中国共产党承诺给农民土地、承诺给工人工厂、承诺给知识份子自由和民主、承诺和平,如今无一兑现。一代被骗的中国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国人继续对中共谎言着迷,这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但“九评”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剥尽了共产党的画皮。中国人第一次看到中共是一个黑帮、一个犯罪集团、一个邪教,绝无改良希望。于是,“九评”之后,中国大陆出现了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大潮,如今已经突破了一亿五千万。

“三退”是中国人的觉醒过程,也是摆脱“共产邪灵”的自救过程。

事实上,共产邪说的存在是为了毁灭人类,也在“自毁”,就如马克思在其剧作中所表达的,当它把人类拖入地狱的时候,它自身也要随之进入地狱。

因此“九评”和“三退”就是对人的挽救,也是对中华民族的挽救。

“九评”发表九周年,“三退”人数一亿五千万,这是中共丧钟敲响的时候,也是自由的曙光出现在地平线的时候。当正邪大战的结局展现时,没有退出中共邪教的人,就是马克思要拖入地狱的对象,因此每个中国人都应该阅读和传播九评,声明退出中共,那不是为了政治和权力,而是为了自己的精神救赎,在解体中共的同时,共同再造一个以道德良知为基础的新的中华民族!

点击 (622)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