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习近平必须斩草除根

周永康被捕传言令血债帮人人自危

十二月二日,媒体上传出两个消息,一个是台湾联合报报道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昨天被中纪委拘捕,罪名是贪污腐败”;另一则消息来自北美星岛日报,称北京当局在司局级官员层面传达一份重要文件,内容提及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因“企图政变及腐败”被拘捕,并由中纪委主导调查。

这两则消息措辞皆有值得推敲之处,但内容应大致属实。通常,中纪委只能“双规”却无权“拘捕”官员,而习近平在三中全会后力图淡化劳教或者“双规”类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举措,因此让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主导对周的调查,因此周可能不经“双规”而直接被捕并进入司法程序。习近平和王岐山是“倒周”推手,并直接向傅政华下达指示。

曝光周永康“政变”则将引发政治海啸。一方面习近平借“政变”给中共各级贪腐官员,包括已经退休的政治局常委们派“定心丸”,即只要你没参与“政变”,目前尚属安全;另一方面,“政变”的参与者绝对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批人。没有军方参与的“政变”不可想像,因此“政变说”也将引发党、政、军界的新一轮大清洗。这轮政治清洗,甚至可能牵涉到已经判刑的薄熙来。

逮捕周永康,是习近平的一场政治豪赌,但却不得不赌。

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这些看上去大致属于经济和行政层面的改革,却将引发政治集团的拼死博弈,因为任何一个改革都是社会利益的重新分配过程,在江系渗透各大经济和金融关键领域的情况下,习近平的改革无异于虎口夺食。

习近平也看得很清楚,目前的路走下去是一条死路。政治、经济、社会、环境危机会在任内集中爆发,中共政权危如累卵。

中共每次面临经济危机时,都要有政治上的大动作来转移视线。六十年代的大饥荒之后,毛的威信受到冲击,于是发动文革来夺回权力,刘少奇被打倒;文革后期,国民经济到达崩溃边缘,华国锋与叶剑英逮捕了“四人帮”,让他们对经济危机负责,并开始了“改革开放”;1988年,赵紫阳欲将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价格“双轨制”滋生了腐败并引起物价飞涨,这些成为次年“天安门事件”的诱因,赵紫阳也被废黜。

由于中国是一个极权主义社会,在执政者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不是政治问题。因此“三中全会”尽管提出的是经济举措,但如此大的动作昭示着一场政治风暴即将来临。习近平要推行自己的主张,要在经济领域动大手术,之前必须要找人祭旗立威,抢回现在该属于习的政治和经济资源,而“血债帮”这个政变集团的成员们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由于周永康是政变计划的执行人,并且是江泽民与曾庆红在政治局最有权势的代理人,如果周竟然得了善终、甚至生前威福享尽,死后倍极哀荣,那也就意味着血债帮的全面胜利。当经济和社会危机不可避免的爆发时,习近平则成为给危机埋单之人,薄熙来真会卷土重来,那就是习近平人头落地的时候。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习近平与江系已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习近平唯一顾虑的,并不是拿下周永康在国内外震动太大,因为周在国内民心丧尽、国际上声名狼藉,他的被捕只能对习的形象起到加分作用。但由于周永康和之前的曾庆红都是特务头子,手中也掌握了其他中共官员的黑材料,一旦抛出,那就是一个鱼死网破的局面。

事实上,江、曾、周一直以“同归于尽”的姿态来要挟习近平。从去年三月,薄熙来被停职时,以法拉利事件谋杀了胡锦涛的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到去年三月十九日抢夺徐鸣的未遂政变;再到九月通过《纽约时报》抛出温家宝家族的所谓“贪腐”材料,都是在威胁胡、温、习不要轻举妄动。

现在世易时移,周永康或曾庆红之所以能够向纽时抛出材料,是因彼时周还在台上、手握重权。现在薄熙来下狱,血债帮已经失去了实权派人物,主要能够动用的就是经济资源收买“五毛”为其摇旗呐喊。如果习近平能象华、叶当年“粉碎四人帮”那样一举拿下周、曾、江,引渡其子女回国、冻结其海外资产,小喽罗们没了饭票,自然会风流云散。相反如果习近平狐疑观望,血债帮就会垂死挣扎,局面恐怕更加不好收拾。

因此从中共政治斗争的惯例推断,我认为周永康如果被公开逮捕,曾庆红、江泽民乃至江的军中代理人如张万年之辈也将被同时控制起来,遭到清算也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了。

如果说逮捕周永康是习近平的一个规定动作,“斩草除根”也是习的另一个规定动作。


新唐人电视台的首部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现在已经出版DVD。

网上预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biz/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一集:风云莫测

点击 (1322)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