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九)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九)
——美国的左右之争和川普执政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28/n10094889.htm

【大纪元2018年01月30日讯】记者馨恬:章天亮教授在之前的专访系列中提到,美国社会在几十年的往左倾之后,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使得传统的“保守派”理念重新抬头。而川普自己也说,他的执政目标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那么川普的这种传统“保守理念”和美国的建国理念以及能够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之间有什么关系吗?下面我们来谈一谈川普总统,我们知道一年多来,左派的主流媒体对他的报导大多数都是很负面的,总体来说就是这个人有太多缺点了,没有总统的样子,章天亮教授您怎么看?

章天亮:川普个人的人品怎么样我不评价,但是我觉得他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一个人能够讲出自己心里想什么,这种事儿很难见到了,现在的政治家都是说一些听起来冠冕堂皇的话,他到底咋想的你也不知道,他甚至说一套做一套。川普说,“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这一点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很可贵的品质。同时我觉得有一点,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就是在公共事务上,当他讲出一些符合美国“传统理念”的话的时候,不光是“左派”反对他,包括共和党有很多人也反对他,因为整个社会的价值观都在民主党的带动下向左,政治光谱都在向左偏。倒退五六十年以前的民主党,他们都比现在的共和党更加保守的。

所以川普不光是在跟民主党作战,在共和党内他也在作战。但是川普有一点,我觉得他这个人真的是很有勇气、很勇敢。那就是,我认为这样是对的,我就这么说,你们媒体不报嘛,一部分媒体整天骂我,我通过推特,我跟美国人民直接沟通,我就要讲我的话,而他这个东西我觉得非常有效,当他不断地讲他要讲的话的时候,美国人就会发现,那个媒体就是在报导他们的意见,他们不是媒体,他们是左派的传声筒。而且他们表面上客观公正,实际上他们就是支持民主党的东西,就是反对川普的东西,他们甚至连一些基本的事实都不报。当美国人也看清楚了“左派”已经对媒体渗透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对媒体的信任度就降低了,从来都没有降低到不到40%的时候,大概现在有40%,没有多少人还在相信媒体。

我讲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当年“左派”极力地渗透我刚才说的三个领域,媒体、教育、艺术。实际上当川普讲出这些媒体的本来面目的时候,已经在打破“左派”想通过媒体给人洗脑的那个计划了,要不然那媒体为什么现在疯了一样都恨他,很多媒体特别恨他,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刚才你问我怎么看川普这个人,我觉得一个人他能够有勇气讲出自己心里想什么,这个本身我觉得我就很信赖他。

馨恬:川普总统执政已经一年了,您怎么看他的政绩?

章天亮:在经济外交政策上,他都在全面地恢复美国“国父们”在建立国家的时候的理念,减税,他对企业松绑,减少对联合国这种官僚机构的投资,包括扩张美国的军队,包括对朝鲜强硬的态度,对伊朗等等很多的事情,我觉得他做的事情都是,我可以这样讲,今天如果美国总统是乔治‧华盛顿或者托马斯‧杰弗森、约翰‧亚当斯,我相信他们也会做跟川普同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就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川普在过去一年来说,成绩是非常亮眼的。

我觉得他讲的很多东西,可能很多人现在还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是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他。

馨恬:为什么你认为川普执政的理念跟美国的“立国先父们”类似呢?

章天亮:我觉得川普所讲的是美国最原来的这个“国父们”建立政府、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他们的理念。我们知道独立宣言的主要的起草人是托马斯‧杰弗森和约翰‧亚当斯,这是给美国奠基最基本价值观的人。约翰‧亚当斯讲了一句话,他说我们美国宪法是为什么人设立的呢?是为那些有道德的同时信神的人。他说如果人不再信神、不再有道德底线,我们的宪法是不够用的。

所以当时美国的“国父们”已经知道,美国这个社会如果人不再是有道德的人、不再信神的话,他们所设计的这套制度是不能够持久的。而川普在说“我们不去崇拜政府,我们崇拜的是神”,他已经回到了美国国父们在奠基这个国家的时候的一个理念,这就是为什么我讲他是“保守主义”,他保守什么东西?他保守的就是美国“国父们”在奠基这个国家的时候的那些理念,而那些理念,我们说它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真的是毫不夸张,没有这个东西,就像一棵树被挖掉了根一样。如果只是在人的技术层面去讲,那你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没有道理,但是它已经背离了立国的根本,而美国的立国根本它是跟神建立联系的。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上台时,我觉得对美国来说,我真的是当时脑子里边就三个词,叫God Bless America(神保佑美国),真的是神在保佑美国。

当时跟川普竞争的那个希拉里‧克林顿,是非常典型的一个“左派”,当时她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写大学论文研究的就是“极左派”,或者说她保持的是共产党的那套理念。

希拉里很崇拜的一个人叫阿林斯基(Saul Alinsky)。他写了一本书,他把这本书献给了路西法(Lucifer)。Lucifer就是《圣经》里面讲的撒旦、反抗上帝的一个人。阿林斯基当时在接受《花花公子》(Playboy)采访的时候,《花花公子》的记者就问阿林斯基,如果有来生,你觉得你的下一站会在哪里?他说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地狱的。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地狱就是我的天堂。他说我在人世间,我主要和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混在一起,他说人世间一无所有的人,就是没有面包的人,而地狱中那个一无所有的人,指的是没有道德的人,他说这批人是属于我的。我要跟这些最没道德的人在一起。

当时阿林斯基(Saul Alinsky)是希拉里‧克林顿心目中的英雄,当时希拉里还没有嫁给比尔‧克林顿。阿林斯基一整套的“左派”做法,其中包括比如说,他说如果控制了医保,就是控制了人的生活,和现在奥巴马医保的概念是一样的。他说要制造经济危机,然后政府就可以有理由再进一步地加税,加税之后就会造成进一步的贫困,然后就可以进一步地加税,最后政府控制经济命脉的时候,你也就控制了社会,最后把政府变成一个集权政府,变成一个社会主义或者是共产党政府。

当时希拉里‧克林顿为阿林斯基工作了一段时间,阿林斯基当时是希望在体制之外搞革命的,但是希拉里她说不,我要进到体制内去,从内部改变体制。她要从体制内去走,一步一步地实现阿林斯基当时所制定的这些左派的政策,或者共产党这一套的政策。这个东西其实在主流媒体上,就是保守主义媒体上是有讨论的,这些事情毕竟是事实,还是给揭示出来了。

你可以看到希拉里深受这种“左派”的影响,她要到体制内去改变这个体制。

在上个世纪30年代以前,意大利共产党有一个叫葛兰西的人,他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书记,他当时就提出“体制内的长征”,包括英国的“费边社”,包括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等等,他们都提出一些很具体的怎么样在体制之内改变这个社会。那么希拉里‧克林顿,包括比如说她所谓支持“LGBT”的权益、支持“女权主义”、支持环保,她的很多很多的那个观点其实都是那个共产党操作手册里边的东西。

所以2016年美国大选时我在想,就在奥巴马这八年,美国已经被一个表面上声称自己不是社会主义但实际上是在实行社会主义那套政策的这样一个政府变得非常的“左倾”了。我当时想,如果再有八年,美国真的就完蛋了。特别是总统他会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那就不是影响到四年八年的政策,而是几十年。

所以当时川普上台之后,我觉得这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幸运的事情,不管他的个人品德怎么样,在大的方向上,就他所讲的东西,“我们相信神”,就包括提倡传统的家庭理念、传统的教育等等,我觉得都是在向“国父们”在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的那个理念回归。#(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15) 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