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7

科学头脑人文心 笑谈风云历史解码

科学头脑人文心 理工博士章天亮 笑谈风云历史解码 (台湾NTD Life的采访。具体文字和杂志内容可能有细微出入。) 前言 我想要斩断对你的思念 忧伤却填满了我的心间 我想要看清远去的背影 泪水又模糊了我的双眼 都市的灯火如繁星点点 一生中再没有知己的红颜 你看着雨中单飞的燕子 轻轻地落在你寂寞的窗前 这首《再见伊人》是电影《机缘》里的主题曲歌词,描述男主人公送别女友时的心情。影片中一段伤感的场景,描述一段短暂的重逢。 感性的文采,很难与《笑谈风云》大气滂礡的历史场景里笑谈自若的章天亮学者形象做连结。 假设乌龟在时刻t0时位于阿喀琉斯前面100格,那么(t0+10)秒后,阿喀琉斯与乌龟的位置只相差10格。而在(t0+11)秒时,阿喀琉斯与乌龟的距离还差一格,而(t0+12)秒后,阿喀琉斯则在乌龟前面8格。 这段让人傻眼的数学推理,是章天亮在网页上的散文随笔「芝诺悖论与时空不连续性猜想」 右手写时事评论,左手填浪漫歌词。一个电子工程博士,却成为美国著名艺术大学的人文学科教授。在独裁专制的北京政权下成长,却在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解读马列主义揭露共产党恶行。 这就是章天亮,因独到的「大历史观」而在华人世界里广受欢迎的「新唐人」史论节目主讲人。到底章天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大历史观」究竟和一般人学历史的有何不同呢? Q1:您在台湾观众的印象中是「中国历史专家」,在海外华人的印象中可能还多个「中国政治专家」;但实际上您的学历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电子工程博士,职业却是美国飞天艺术大学人文学系副教授。科学与人文,理性与感性,哪一个比较是真实的章天亮呢? 答:文科和理工科是现代人的一种划分,我觉得一个人既应该有缜密的逻辑思维,也应该有娴熟的语言文字表达能力。事实上,中国古代的教育是通才教育,所以出现了很多指点江山、出将入相的人物。象唐太宗,既是一个冲锋陷阵、所向披靡的勇将,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军事家,他还是杰出的政治家、诗人、书法家等;曹操、岳飞、王阳明等都是文武全才。 我在中国大陆长大,那里的氛围是重理工而轻人文。大家觉得理科比较高深,都是和数学公式、符号打交道,而文科就是死记硬背,其实这种理解是错误的。我把人的学问分成三个档次,第一种是研究人与神的关系,譬如像司马迁这样“究天人之际”的学问;第二种是研究人与人的关系,象政治、军事、法律等等;第三种是研究人和物质的关系,象物理、化学、计算机等等。第三种学问教给你技能、第二种学问教给你知识、第一种学问教给你智慧。 我的本科学位是计算机和通信,在美国拿到的是电子工程博士,学的都是属于第三种学问,但我一直对文、史、哲抱有浓厚的兴趣。中国的文学、历史和哲学介于第一和第二种学问之间。后来在1995年的时候,有幸遇到佛家的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法轮大法的智慧给我了很多启迪,特别是对中国文化的认识上。有了这个基础,再看中国历史和当下的政局,就觉得思路很清楚。 当然修炼也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人性,所以也可以写出一些感性的诗词,就像电影《机缘》的那首主题歌。但我只是在写主人公的心态,那并不代表我的心态。 Q2:在这个重理工而轻人文的现代社会里,为何没有走向一般人理所当然尔的一个「理工博士」会从事的工作道路呢?而您丰富的历史人文内涵和学问又是怎么来的?可以谈谈您的成长故事和背景吗? 答:恰恰因为这个社会重理工而轻人文,所以人文教育在现代社会非常令人忧虑。一个文明的赓续不能只有技术的发达,还需要全民人文素养的提高。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搞理工研究与发明的人已经够多了,不缺我一个,但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上,我是责无旁贷的。 这个理念在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并不很清晰,我对中国文化的喜爱也仅仅是出于业余的爱好,特别是在美国找到高薪的工作养家糊口,那还是电子工程类的容易找。但是,我同时又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1999年中国大陆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很自然地尽我所能去制止迫害,也开始深入思考迫害的原因。 这场迫害表面上看来是一场政治运动,背后其实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包括政治、文化和宗教信仰等原因。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许多讲话(我们修炼人称之为“讲法”)和文章,都启发我进行更深入的思考。我也不断把我思考的内容写成文章发表。在学术界,我们都知道写文章要做很多的研究和学习,所以我的学问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建立起来并且系统化。 中国文化的精华其实是人与天地的关系,有时也称为“天人合一”,这是以人体修炼为途径才能理解的;而中共本质上是个邪教,这也是有修炼或者宗教概念的人才能理解的。所以我实际上是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体悟,溶入到对中国文化的学习和对中共的反思中。 Q3:为何选择到美国定居?以您的角度观察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最大不同处? 答:在美国定居实际上是被迫的。 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后,我在国内做一些反迫害的事。因为要向很多人澄清中共的谣言,那么也就会引起公安的注意,当时的处境也有些危险了。 2000年8月的时候,我来到美国留学。我觉得在这个自由的社会中,可以放开手脚去最大程度的制止迫害,所以在毕业后就留在了美国工作和生活。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是一种宗教信仰的差异和哲学体系的差异。这个方面要展开说,可能需要写好几本书。但总的来说,中国文化注重的“体证”,就是通过人体的修炼达到高深智慧,从而认识世界。这种“体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很难传达给别人,就像老子说的“道、可道、非常道”;而西方文化注重“实证”,更偏重对这个物质世界的研究,而且都是证明给别人看的,所以讲究观测、逻辑、可重复性等等。但是“实证科学”达不到道德的升华和心灵的解脱,这是西方科学最大的缺欠。 当然东西方的艺术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最开始也都是出现在歌颂神的殿堂,像中国的寺庙、西方的教堂等等。但具体表现手法上,还是能看出背后哲学思想和信仰体系的差异。 Q4:在怎样的机缘下成为新唐人史论电视节目《笑谈风云》的主讲人? 答:新唐人电视台是在2001年筹备的,到2002年开始建台。当时我曾经主持过一个节目叫《今古传奇》,主要讲的都是《三言》、《二拍》中的故事,都是教人因果报应的故事。那些故事都很精彩,虽然我的主持还很幼稚。当时我曾经想讲《东周列国》这个系列。但那时候反迫害的事非常非常多,我在读博士,时间也很紧张,就没有来得及做。 到2009年的时候飞天大学的李婴博士邀请我去飞天艺术学院给学生上历史课。当时那边也在筹备成立飞天大学。我于是就每周周末从华盛顿DC开车到纽约上州这边讲课。路途比较远,每次周末往返大约一千公里,要开12个小时。我就想把自己讲课的内容录下来,然后把其中适合于大众的部分抽出来给电视台播放,也算是弘扬中国文化吧。 2010年的时候试录了大概8集,各种机缘不凑巧,一直没有制作出来。后来在2011年的时候,开始正式录制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