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7

章天亮:对郭文贵爆料的态度和预测

郭文贵爆料已经持续大半年了。网上争议一直不断,甚至非常激烈。近日看到一位反共学者,严厉警告”法轮功媒体“和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几位评论员切割,否则将殃及法轮功的声誉。虽然用词激烈了一些,我还是想向这位学者表示感谢,因为他显然希望维护法轮功的声誉。我必须声明的是,署名”章天亮“的文章,只代表章天亮的个人观点。 既然是个人观点,我就有选择表达或者不表达的自由,这是我的基本人权。鉴于网上有些人对我的文章意见很大,不知道是我没有说清楚,还是被有意误读或歪解,故撰此拙文,把一些观点再明确一下。 首先就是对习近平的态度问题。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象郭文贵那样称赞习近平是“千年不遇的圣君”。“挺郭”人士却把“支持习近平”作为攻击我们这些评论员的主要证据。这其中的逻辑,以我之愚,是实在想不明白的,很希望能听到理性和逻辑严谨的解释。我也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支持或反对习近平这个人(倒是郭文贵明确地说他“不反习”),而只是就事论事地评价了他做的一些事。关于我个人对待习近平的态度,容我稍后再做一些解释。 第二个问题就是对共产党的态度。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象郭文贵那样明确地说“不反党”。恰恰相反,我坚决主张终结中共暴政。反共学者一直在提“最大公约数”的问题,这一点,我想我们是一致的,尽管选择的方法不同。我反对所谓和中共“和解”的主张,因为中共暴政恶贯满盈,十恶不赦。这样的暴政不终结,人类社会将不再有公平正义和是非善恶。 我的这个信念,十几年来从未动摇,并每天在付诸行动。多年以来,我出版发行小说、电影、政论文集、与新唐人合作《漫谈党文化》DVD,接受新唐人或美国之音的电视访谈、主讲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参与推广中国传统文化或发表数百篇文章,从浅层次上讲,都是为了在理念上、价值上、文化上瓦解中共内部的凝聚力,也尽量让读者和观众了解中共的邪恶。 第三个问题就是对郭文贵的态度。事实上,我的态度一直很明确,就是劝告他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根据是非善恶做出选择。 有人说:郭文贵爆料是对中共统治的巨大冲击,让人看到了中共的贪腐淫乱,让人看到中共前所未有的黑暗。这里有两个层面的问题需要澄清:第一、中共的贪腐淫乱国人早就知道,乃至习以为常,郭文贵本人也曾如此,只不过现在失去了那样的机会;第二、中共贪腐淫乱只是一个结果,它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社会的道德底线崩溃了。而道德底线的全面崩溃始于江泽民1999年发动、并延续至今的集倾国之力对法轮功、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 这期间除了无数难以想象的酷刑、性虐待、将人致残致死之外,还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事件,据美国国会听证显示,数量在十万以上(学者统计计算可能达百万数量级)。相比之下,郭所揭露的中共罪恶远远不够。 我在文章中多次建议郭文贵,如果他希望为国家和民族立功,就调查和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特别是主导这一骇人听闻暴行的曾庆红和江泽民。郭做了一件相反的事,称赞“没有江泽民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曾庆红是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 我在第一篇评论郭文贵事件的文章中就谈过:郭是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人,而马建是曾庆红的人。目前中共内部习近平和曾庆红(及曾庆红背后的江泽民)正斗得你死我活。十九大之前,曾庆红再不拼命一搏就没有机会了。曾庆红一向精于权术、合纵连横,打击王岐山是打击习近平团队的重要一步棋。郭文贵就是其中的一个棋子。 这实际上也就预示了郭文贵爆料能走多久。郭文贵曾说他爆料的目的是“保钱、保命、报仇”,看似他不达到这个目的就会一直爆下去。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他需要两个条件来支撑他的计划。其一、是他在中共高层的“老领导”或“老领导们”还能施加影响力;其二、是他有资金来实施他的计划,包括支付他昂贵的“调查”、购买(或制造)情报的费用和以及高昂的生活开销,以及摆平很多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反对者。郭本人就说他为此已经花了几千万美元。 这两个条件目前都在瓦解中。十九大之后,他的“老领导”将彻底失势;而且他现在面临数不清的资产冻结或诉讼案。因此少则几月,多则两、三年,郭文贵资金链断裂后就极可能迅速从公众视线中消失,这还不包括他能否长期留在美国所带来的变数。郭文贵解套的方式只有一个,就是揭露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反人类罪行,这是他的道德自救,也是现实生活中的自救。等到江泽民和曾庆红被捕后,郭就连这条自救之路都断掉了。 也许有人问:这么说,郭文贵“爆料”就毫无意义了吗?你反对郭文贵“爆料”吗?我可以明确地说:我对他“爆料”没有态度。他愿意说什么,那是他的言论自由,当然若涉嫌诽谤则另当别论。但他的“爆料”会刺激习近平加速逮捕曾庆红和江泽民,我倒是很乐见这样的结果。 下面再说一下解体中共的问题,这是多年来我一直在谈的问题。靠“报仇”这样的情绪冲动、靠“有钱”这样的利益收买、靠哗众取宠的言论来吸引关注,这样的做法都不可能持久。 从1999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开始,法轮功学员靠着理性、平和、坚定,在不拿一分钱的情况下,凭着信仰的支持,持续不断地非暴力抗争,甚至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也仍然坚持,这样的力量坚韧、充沛而绵长,而且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他们就会坚持不懈。这就是信仰的力量、这就是人心的力量。 如果我们回顾1991年苏联解体之前,苏共保守派亚纳耶夫发动政变,软禁戈尔巴乔夫,还准备了25万只手铐和30万份逮捕表格,并调动了两个师兵力、362辆坦克开往莫斯科。流血的灾难迫在眉睫。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负责包围莫斯科白宫(俄罗斯政府及总理官邸)的坦克营参谋长谢尔盖·叶夫多基莫夫临阵倒戈,他 宣布 向俄罗斯联邦的领袖叶利钦效忠。而军人们面对保卫白宫的几万手无寸铁的志愿者,也不忍心扣动扳机。亚纳耶夫一筹莫展,随后苏共垮台、苏联解体。 回顾这段历史,是要说明唤起民众和军队的道德感是非常重要的。在判断是非善恶之前,首先需要民众以及军队了解真相。这两点,正是多年来法轮功学员所做的。 法轮功学员这样做,恰恰是因为他们没有什么“保钱、保命、报仇”的目的,甚至连政治目的也没有,更没有一丝一毫的利益算计。从浅层次上讲是无条件地坚持正义、抵制邪恶,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大善之心。 因为法轮功学员是“有神论”者,深信迫害佛法的恶报会让人沉沦地狱,永无止息地受苦。因此希望在这个历史的重要时刻,给人了解真相和选择善良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摆在所有人的面前。只要没有达到十恶不赦的程度,就有“回头是岸”的机缘。这也就是我,作为一个个人,对待目前所发生的事和所涉及的人的态度。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833) 次

章天亮:从“郭文贵现象”说起

今年年初,一直隐身的逃亡商人郭文贵突然现身,并开始了一系列爆料的活动。我在4月中下旬发表了几篇分析郭文贵的文章后,就不再发声。因为我发现这已经变成了一个严重争议的话题,而且双方中都有大量的人放弃了理性思考。而支持郭文贵的人中,并不全是坏人,包括我比较尊敬的学者、教授和作家;反对郭文贵的人也不全是好人,也有中共不同派系的身影。 我决定沉默一段时间再来表达我的个人观点,但我知道这段时间不会太久,因为“郭文贵现象”必将随着谎言的揭穿而收场。那时大家才会冷静下来,可以平心静气地讨论问题。在美国撒谎的代价是习惯于生活在谎言假货遍地的中国的人们、特别是中共权贵和勾结权贵的富商们根本无法想象的。 很多人支持郭文贵爆料,是因为他们认为郭的“爆料”对中共具有杀伤力,但我相信这些人一定很纠结,因为他们必须竭力忽视郭文贵说过的立场:1、他“不反党”;2、他“不反习”。郭文贵称赞习近平是“千年一遇的圣君”;法广报道郭文贵“对江泽民、曾庆红赞不绝口”;郭文贵在6月16日的“爆料”视频中说“没有江泽民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曾庆红是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等等,“郭粉们”必须选择性地遗忘,否则就没办法自圆其说。 郭文贵曾有一个一度亲密无间的商业伙伴、后来又反目成仇必欲置之死地的死敌,就是北大方正的李友。今天Youtube上曝光了他俩对话的音频,郭文贵在将这个朋友算计到监狱之后,一边喝酒一边得意的狂笑、并咒骂他赶快去死。那种狰狞和邪恶,与他几周前攻击法轮功、攻击文昭和石涛的时候一模一样,也是喝酒之后自鸣得意地笑。人的声纹和指纹一样,这是无法伪造的。 我一直认为郭文贵是中共党员(不知道这一点郭是否和美国移民局交代过),否则不会被招募进国安队伍,被委以重任。郭在咒骂李友之后的笑声,让我觉得他不但是中共党员,而且是党员中最“优秀”者,深谙党的权术诡计和勾心斗角。李友未必是好人,但郭肯定比他更坏才能“赢”了他。 我到现在也没有看到郭文贵爆料对中共能有什么杀伤力。哪个贪官是被郭文贵爆料所扳倒的呢?倒是他大夸特夸的孙政才进了监狱。要按照这个规律看,郭文贵猛夸曾庆红和江泽民,是不是这两个也快了呢? 点击 (1164) 次